搜狐网站lenovo奥运频道-搜狐奥运

体育经济需要科学经营 中国冬季体育项目的发展

http://2008.sohu.com 2007年01月04日16:44 搜狐体育

我来说两句

  主持人:那么有网友对你两次参加国际奥运会运动员委员会的竞选,是非常关注的,能不能给我们简单说说 这两次竞选的过程?

  杨扬:作为冬季项目来讲,我第一次知道有国际奥委会竞选是1998年奥运会的时候,那个时候是我第一次参加奥运会,但是当然是没有竞选了,我记得当时邓亚萍,亚萍姐的名字在上面,然后我们还投了票,那个时候我就有一个愿望,我说有一天我能不能像他们一样,但当时只是觉得这是一个很光荣的一个事情,但是并不知道自己能够去充当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然后1999年的时候,我就当时是被国际滑联选为亚洲的运动员代表,当时国际滑联成立了运动员委员会,所以1999年的时候我就开始进入国际滑联里边,做运动员委员会的委员,参与了一些工作。从一开始的一点都不懂,到最后也可以说也是做了一些贡献吧,然后很多的提案,我们给了很多的意见。这样2002年的时候,国家又推选我去竞选国际奥委会运动员委员会的委员,其实那次我第一次参加竞选的时候,我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而且如何竞选,包括我连最基本的去准备一个小的宣传单,我都没有准备,因为当时的整个压力是放在奥运会的夺金上面,这边也担心这些事情会分散我的精力,所以没有做任何的宣传。当时很遗憾,最后差了二十二票没有选上,然后都灵奥运会继续努力,坚持不懈地继续努力,当时 再一次参选,都灵奥运会参选的难度要大得多,因为盐湖城那一次,我们是十三个候选人最后要选四个,但都灵是十五个候选人最后只选两个,所以它概率就更小了。但是都灵奥运会我是做了一些准备,包括一些宣传品,包括也去在国际上做一些宣传等等,但是作为现役的运动员,做这些事情确实非常难的,国家也给了很多支持,但是国际奥委会也有很严格的规定,不能做更多的像拉台子,去拉人,不可能的,那样会违反规定。而且我作为现役的运动员,还要投入很多精力去比赛,但是无论如何,不管怎么说我们是开始了,你开始主动地去竞选,这个过程非常好。最后结果还是没有选上,但是几次的结果我觉得对我来讲都是非常有收获的,不光是对我,对于下面的运动员,无论今后还有谁再去竞选的话,我想我的经历都会给他们很多的帮助,我今后也愿意给他们一些帮助。而对我个人来讲,我也会继续坚持努力,希望有机会能够进入到这样的组织。特别是现在退役了,退役了以后我也有更多的时间,而且我觉得现在我反而比以前更有能力去做这样的事情,我自己也很愿意做。

  主持人:那就是说你还有打算要去参加,下一届的国际奥委会运动员委员会的竞选吗?

  杨扬:如果有这样的机会我自己当然是愿意,另外也可以主动,其实国际奥委会在国际上是一个志愿者的工作,不是那种付薪水的工作,所以你要如果有这样的愿望,如果你不断地去努力的话,应该相信会有机会的,不一定非得去竞选,还有其他的渠道。我想对于我个人来讲,能够有这样的荣誉去参与的话,将是非常好的事情。

  主持人:那你刚才提到国际滑联,因为我还知道你在国际滑联担任工作,具体担任是哪方面的工作?

  杨扬:体育,其实最终还是围绕着运动员的。在国际滑联里边,像我第一次去开会的时候, 首先英文不过关,根本什么都听不懂。第二就是说在开会的时候,我自己不知道自己该放到什么位置上,还是像小学生听课一样,听我们的国际滑联主席在讲,听那些理事们在讲,我当时就没有意识到自己出任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但是当时我周围的那几个运动员,我们一共是六个运动员,我代表亚洲,还有两个欧洲的,两个北美的,还有一个大洋洲的运动员,外国运动员可能在这方面更有经验一些,所以在那个会上我受他们感染非常大。而且我当时记得还比较有意思,我们的桌子是圆的,跟理事,主席我们是坐在一圈的,所以大家是一个平视的感觉,我在心里首先就感觉不错,没有那种把他们高高在上的感觉。另外从其他运动员那种感染,他们真是有问题就要提,而且有不满的地方,或者认为这样做不对的地方,他们就去讲。当时主席也好,理事也好,还有那些其他比如说像国际滑联的律师,还有国际滑联兴奋剂这一块,还有国际滑联的仲裁委员会,他们都要给我们最清楚的答复的,所以我们提出问题以后,他们要给我们答复,而且完全是平等的,当时给我的那种震撼非常强。而且我记得第一次是也稍做了准备去开会,我是提出了怎样更好地保护运动员,比如像我们的防切割服装这一类的。

  1999年到现在已经是很多年了,是去年开始防切割服装正式地被列入到规则里边,就是必须要穿防切割的服装,因为在那之前,我们也有很多这种割伤等等,所以那一届,我的第一次会议,我就提出了这一个观点,但是刚开始的时候不知道该怎么说,然后不知道该怎么提,有点不敢,但是慢慢地被他们感染以后,我觉得我的问题很重要,在提出来以后,当时也是受到了很多的这种回应。之后每一年他们都会给我们一些报告,我们现在这个的问题我们做到哪一个程度了等等。总而言之,我觉得运动员,我们等于在做我们自己的事情,在保护我们自己,在国际组织里边这个非常关键的。


[上一页][1][2][3][4][5][6][7][8][9][下一页]

(责任编辑:小婧子)

用户: 匿名发表: 匿名发表:

*用搜狗拼音输入法发帖子,体验更流畅的中文输入>>

设为辩论话题 

精彩推荐

奥运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