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lenovo奥运频道-搜狐奥运

实录:奥运舵手项目组做客搜狐 畅谈选拔历程

http://2008.sohu.com 2007年01月23日15:37 搜狐体育

我来说两句

    搜狐体育讯 1月23日下午2点,国家体育总局水上运动管理中心赛艇部部长、国家赛艇队领队曹景伟和中央电视台奥运舵手项目组总导演鄢蔓和西部赛区参赛选手李翔做客搜狐,就CCTV中国人保财险奥运舵手选拔、舵手集训、节目录制和即将产生的20强等话题与广大网友进行交流,以下为本次聊天的实录:

  各位网友,大家下午好!欢迎来到搜狐嘉宾聊天室。

  主持人:各位搜狐的网友,大家下午好!欢迎大家来到搜狐嘉宾聊天室。今天看到我们来了三位嘉宾,这三位可以说在未的几天当中大家都非常非常熟悉,坐在我身边的是国家体育总局水上运动管理中心赛艇部的部长曹景伟。

  曹景伟:大家好!

  主持人:在他旁边的是中央电视台“奥运舵手”这个项目组的组长、总导演鄢蔓女士。

  坐在旁边的小帅哥,是参加我们“奥运舵手”选拔的西部赛区的选手叫做李翔。非常欢迎大家来到这里,跟大家打个招呼吧。

  曹景伟:大家好!

  鄢蔓:大家下午好!

  李翔:下午好,我的队友们好,想死你们了。

  主持人:大家非常关注和气概我们平民可以参与奥运会唯一的机会到底会有什么样的结果,首先请曹部长谈一下,您也是一直在参与选拔的过程,到现在这样一个阶段这个活动给您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曹景伟:首先和大家一样,刚开始对奥运舵手充满了好奇,毕竟奥运舵手的选拔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的通过海选和电视选拔的方式挑选一个奥运项目的舵手,所以说我们既然是从来没有过,所以就好奇。

  第二,随着工作的深入,我们逐渐感觉到用这个方式有很多豪猪。

  第一,可以用中国人自己的方式来体现出人人参与本土奥运的梦想。

  第二,对我们本身来说也是非常好的,通过“奥运舵手”活动的启动,可以使更多的中国老百姓了解赛艇,同时通过奥运舵手的选拔也能够为我们赛艇队舵手的选拔进行有益的尝试。

  所以从好奇到逐渐的明晰,特别随着整个进程的参与,我们感觉到正在往有序的方向发展,看到通过这样一种选拔出的舵手。

  主持人:鄢蔓导演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参与活动,我们知道“奥运舵手”在中央台播出,您是从节目的角度看这样一个选拔过程您心中是什么样的感觉?

  鄢蔓:我感觉特别多,可以谈一下最主要的,当我在电视上看到东部赛区选拔节目播出的时候,当我看到我们冯文文被淘汰的时候,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因为在做这个事情之前我们被很多人质疑,质疑的关键词就是问我们这事是不是真的。我想当时我们在做这个事的时候节目组的所有同事一直在跟评委做交流,因为我们这个选拔只有一个视点,就是专家视点,就是评委决定所有选手的生杀大权,我们作为节目的创作是忠实的把节目记录下来。当时评委告诉我们,所遵循的体育比赛原则就是公平、公正、公开,当我们看到真的是国家队的舵手冯文文被自己的教练不得以通过这个比赛落榜的时候,我可能比普通的关注多一些情感,就是我在现场看到了这个事情从头到尾的发生,我看到了评委们的选择,我也看到了冯文文个人状态的表现,所以我更多的一种情绪,到后面节目逐渐的完成了我更多的情绪就是特别的感动,为我们评委的选择感动,为我们选手们辛苦的付出而感动。

  主持人:关于这个节目选手的感受我相信李翔是最有发言权的,不管是残酷也好、真实也好,我不知道你在真正参与选拔的过程,包括也是被评委说是生是死的时候,你自己是什么感受?

  李翔:因为之前我参加这个比赛的时候经历了有三个月到四个月的时间,我在去了西部赛区比赛之后所有的选手才知道,我当时以为我自己的付出很多,我以为我放弃了很多的东西,我有可能有一些课没有去上、有可能有一些东西没有参加,但是真正到了昆明和大家一起接触了之后我才知道,有些人为了奥运梦想放弃了可能考研究生、可能出国的机会,可能自己人生当中很重要的一些机会。大家都是因为这样一个梦想而聚集起来的,有这样一个梦想在这里作为一个凝聚点,把我们紧紧地拴在了一起,让我们每个人都能够感受到为了共同的目标产生的友谊和亲情,我想这个是我感受最深的。

  主持人:我想问曹部长,作为我们普通人来说从来没有经过训练的人,跟一个不管是专业做舵手还是参与水深运动也好,我觉得可能跟他们差距很大,他对赛艇可能更有感受、更有经验,但是我们节目也看到了会有专业选手被淘汰,从专业角度来讲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按说好像不是很容易?

  曹景伟:因为这次活动本身也是想通过这个活动能够吸引更多的热爱赛艇的人,适合于做舵手的人参与到这个活动当中,所以从海选包括电视选拔的第一阶段,整个所体现的是先易后难,从电视目前所做的选拔来看是围绕着舵手标准当中的基本能力,通过一些设计所产生的一些项目,然后选手之间进行相互的比赛。在基本能力当中如果比得好的这样的一种选手,基本上我们就可以认定他具备舵手的基本素质和条件,随着选拔的深入逐渐的会向专业的方向发展。

  主持人:看到你比如自己以前比较熟悉的选手被淘汰的时候,您惊讶吗?

  曹景伟:应该说很惊讶,当冯文文被淘汰的同一时间电视台的导演包括我们的教练都打电话给我,因为这个队员应该说经过多年的训练,是女子赛艇当中目前为止最好的运动员之一,具有很好的协调能力和组织能力。通过这次选拔被淘汰以后,那一刹那大家觉得很遗憾,但是同时想毕竟这个节目我们和央视同时举办,整个原则就是公开、公平、公正,为每一个有志于做舵手的选手我们提供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她被淘汰,说明她在这个环节当中相对是一个弱者。

  主持人:可以说这个设置了很多活动的环节,好像都说您亲自参与和试验过是吗?

  鄢蔓:对,很多我都参与试验过,按照现在项目考核的是选手原生态素质,就是爹妈给他的是不是有好的身体、有好的平衡能力,逐渐往后才能往专业技能上靠。围绕着他这些原生态的素质我们设置对应的考核项目,这个考核项目如果太简单了评委肯定不会太满意,因为他觉得没有在一个高压的状态下考察出选手的真实水平,如果太难了观众肯定不太满意,说你们怎么选手的死活都不顾这样的状态下去做。所以我们要放在合理的尺度,评委也能合理的考核出选手的技能,选手也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尽可能多的完成这个任务,也不是说非让他们一个一个都失败。所以这个情况下我们对项目难易程度的设置就比较精心,所以我们就会让比如像我什么都不会,然后体育差的人上去走一遍,说你看他怎么怎么摔了,对他这种人来说太难了。同时我们就会让体育素质特别好的人再上去走一遍,对他来说太容易了,好,我们再找一个他们两者之间的人再完成一遍,这样我们取一个中间值。在我们节目制作里面有一组人他们完成的非常好、非常辛苦,就是我们的比赛项目组,他们是听取这些专家的意见进行项目设置,同时把这些项目回馈给专家,比如100个项目专家说这50个都不行这50个都可以,那这50个难易程度怎么样,那我们的节目组成员和导演都要去试,我出于好奇只试了一两个,我觉得功劳都是他们的,而且任务都非常好。

  主持人:我想问曹部长,曾经我也想去报名,但是因为我不会游泳打消了这个念头,您觉得一个好的舵手素质应该是什么样的?

  曹景伟:应该说舵手是灵魂人物,首先沟通能力、协调能力是对舵手最基本的要求。比赛当中因为舵手要把教练的意图通过比赛充分的表现出来,而教练往往所制定的意图是针对舵手的,在整个实战过程当中他要非常的冷静,在必须作出决策的时候要敢于作出决策,然后对结果负责。对身体方面的基本要求,舵手要有良好的健康状态。

  主持人:必须会游泳吗?

  曹景伟:作为自身的安全必须会游泳。电视选拔事实上为我们舵手选拔探索出了一条新的路,表现在什么地方呢?因为所设计的情节都在有志于成为奥运舵手的这些选手中通过实战、通过相互的竞争和压力所展现出来的,而这样的一种能力对于一个高水平的舵手来说也是一个必备的心理素质。

  主持人:我想问问李翔,你作为亲自去参赛的一个选手,划船我小时候划过,但是我想划赛艇肯定感觉是差得很远的,我不知道你感受是什么样的?

  李翔:当时我们上取得时候在最开始我们都觉得看到国家队经过长期的训练划的非常顺,觉得很简单的事情,我上去就可以了,没有关系,而且我以前也是练体育的,而且我自身的平衡能力、协调能力都很强的,但是真正到赛场看到艇这么窄,你坐上去整个身体要蜷在里面,而且是这样一个梭型的,非常没有平衡型,很容易翻下去了,我觉得运动员经过长期训练是很不容易很不容易的,然后在赛场上飒爽英姿的,真的经过很长时间的训练才可以。

  主持人:你上去翻过吗?

  李翔:我还好,没有翻,但是非常紧张。

  曹景伟:赛艇,比如皮划艇,随着人的进步肯定比赛成绩越来越高,器材在改变也是其中的一方面,所以整个零件会越做越窄,这样阻力小,阻力小对技术就提出了更得高的要求。赛艇和皮划艇来讲,有支点,还是相对比较容易维持平衡的。赛艇这个项目,我个人认为可能是未来中国休闲体育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因为全世界没有哪一个运动能够动员全身70%以上的肌肉参与运动,对于身体健康是非常好的。

  主持人:而且还是很团队,很有互相鼓舞的感受。

  李翔:而且中国还有这样的基础,划龙舟的基础。

  鄢蔓:在我们这个星期五播出的节目里有对我们队员体验龙舟的描述,刚刚李翔说的关于担任艇的也会在周四节目里看到,当时评委组也是这么决定的,要在湖上做这个比赛,后来我们的评委李教练是特别好的老先生,他就说我要自己试一下,因为很冷,不到十度,他看了一下,说估计我们的选手都会叩穿,因为很冷嘛,所以改到了游泳池,那个浆只要撑到底了就翻了嘛,李翔他们身体没有受到折磨,但是心理受到了煎熬。

  主持人:我听这个描述,就觉得我走上去就是这样的样子了。

  看这样一个被淘汰的节目,可以说悬念当然是谁胜出了,但是我想对于离开的每一个人,我不知道您作为旁观者是不是心里也挺难受的,就是挺有这种同悲同泣的感觉?

  鄢蔓:有,我个人来说有两种情绪,一种是觉得选手参与很不容易,另外有一些选手觉得来的时候明显不合格,这里面就不提他们的名字了,我们在东部赛区有一些选手被淘汰,不完全是因为他的量化技术和身体素质不行,而是表现出了他跟身体不融合,而且来了以后说训练营里吃的不好、住的不好、为什么没有人给我洗衣服、比我出差还住的差。当然这个团队里有这样的情绪在里面会蔓延和扩展的,因为所有的选手相对来说是一个弱势群体,我们的评委时时刻刻都在观察、在看,当然评委也观察到了这个选手,评委就说这个算什么,比起国家队来一点要求没有,比起国家队的付出他一点都没有做,这样的选手他赶快走,我们不耽误他的时间,他也别耽误我的时间,但是这样的少,更多的是选手离开我们都舍不得,因为他们来的时候怀着各自的梦想。

  到走的时候李翔可以说一下,我们很伤感。

  主持人:当时评委说你OUT的时候你心理的一瞬间是怎么想的?

  李翔:因为最初我们有几天军训的时间,因为去之前觉得这毕竟是一个比赛,我也很清楚,而且是一个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在我的心里面是这样的游戏,就是一定会有人胜出一定会有人淘汰,很残酷的比赛。我去之前就有朋友告诉我,说李翔你是一个很难揣摩别人内心的一个人,当然你不可能说你首先怎么样另外一个人,但是你要知道这是一个比赛,你一定要有防备心。我在去的时候其实是带着这样一种情绪去的,但是在和我们的选手、在我们的队友接触两三天、三四天之后,我就觉得大家之间根本不存在这样一种,可能也是因为最开始的时候我们比赛还没有竞争到白热化的时候,可能大家都是一种为了同一个梦想交朋友,使自己更加的丰富,人生阅历更加的充实,这样的心态去的,我真的觉得大家的感情是非常非常深的,有可能是友情,有可能是亲情,有可能是兄弟或者兄妹之间的感情,有可能觉得是和上一代的,因为我们有一些年级稍微大的选手,像我一起住的马大哥,他是40多岁的人,他有家庭,女儿在上大学。他跟我聊天的时候跟我说,如果我这次被淘汰的话我损失的东西很多很多,但是我还是愿意为这样一个梦想来,他说虽然我知道我自己各方面的能力并不是那么强,有可能我不一定能走到最后,但是我就是为了这样一个梦想来的,就是为了想要证明一下自己,而且让所有的人都看一下四五十岁的人我也可以有这样的激情,这样为奥运梦想付出的精神。

  主持人:我还想问你当时哭了吗?

  鄢蔓:先不告诉他们,星期四看节目。

  李翔:好,大家看节目。

  鄢蔓:我想接着李翔刚刚说的,为什么我一直说我们的节目不是选秀,我们就是选人。我们的选手会感觉到不是残忍的对杀,我觉得是舵手这个职位决定的,这个曹部长待会儿可以详细的说一下,舵手在队里是什么样的角色?他这个角色就是说,要跟别的船上竞争,但是同时在这个艇上要保持凝聚力,所以我们来的选手都很融合,就是比赛的一瞬间就是对手,真正比赛下来我们就是兄弟姐妹,我们就是凝聚在一起,这就是舵手的职责,别的都没有这个感觉。

  李翔:我想插一个细节,刚刚鄢导说在平时我们都是兄弟姐妹,我其实觉得在比赛中我们也是兄弟姐妹。我记得有这样一个事情,我们比赛当中有一个西藏选手格桑达瓦,在他二十岁当中从来没有走出过拉萨,没有跟其他人接触,他来就是很纯朴的,一看就是小孩子一样,肆无忌惮的和我们玩。还有一个西藏的选手叫慈恩吉,我们就像兄弟一样的。那次我们上艇,格桑达瓦就是因为有这样一个小孩的性格,格桑达瓦上赛艇的时候慈恩吉就紧紧的抓着我的手,我们看到他都快哭了,就是为他紧张的,我觉得我们的感情是很难得的。

  主持人:我们看到赛艇比赛必须是一个团队,而且在奥运的历史上,包括我们现任的奥委会主席罗格,他年轻的时候也曾经当过舵手,不知道为什么舵手这个项目这么吸引人、赛艇这个项目这么吸引人?到底有什么样的内在的吸引力呢?

  曹景伟:事实上应该说赛艇是奥运现代工业革命和现代工业改革双重作用的结果,随着资本主义制度的建立,生产方式在发生着变化,从小作坊到工厂,需要合作,车间需要一个领导,同时每一个人在工作当中都需要奋斗赢得更好的未来,有了社会的这种需求反映到学校里面,这项运动应该说是工业文明的产物,展现的就是这样一种精神,通过这样一种展现可以激励、教育、培训当时的年轻人,能够符合社会的需要。同时这个游戏本身每年一届,如果剑桥赢了牛津肯定要败了,所以赛艇这个项目必须面对失败,而这个运动本身必须是团结协作,有一个舵手来指挥大家。所以我就想舵手选拔过程也展现了这种精神,当每个队员被PK掉的时候,我看到舵手的梦想在一刹那的消失,也看到其他的参赛选手对他未来的祝愿,也看到了被淘汰的舵手祝愿还在进行比赛的舵手,实际上是一个很团队、很融洽的范围,我想这正是赛艇这个项目内在最深刻的东西。因为从西方来说团队精神这个词是来源于比赛的,我们舵手这个活动我非常高兴看到了选手之间,虽然刚刚像李翔说的在竞争,但大家又是非常融洽的生活在一起,非常团结,大家都是以对奥林匹克共同的执著的梦想进行这样一个竞技或者是比赛,同时像我们的评委和教练通过这个过程认识了他们,为他们这样一种精神感动。所以我就想每一个队员走的时候,不仅仅是他们在留下眼泪,我们的教练每一次淘汰一个运动员的时候他的心情是非常难受的,有的教练热泪纵横,回去以后他就说我太难受了,这些孩子、这些舵手参加选拔的人都太好了,不同的民族、不同的职业、不同的年龄,大家在一起,央视提供这样一个展示自己的平台,我想他们选拔本身又很好德格诠释了赛艇运动。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鄢总指导,因为我们知道像这种节目有很深的残酷性在里面,因为毕竟最后的胜出者是很少的,您最想通过这个节目展示给我们观众的,就是我们这些去看的人的是什么?是这样一个残酷的结果还是其他的东西?

  鄢蔓:不是,残酷的结果只是因为我们的选拔出来的结果,而不是我们在节目里要强调的结果,我们在这个节目里更多的还是强调奥林匹克精神,就是人人参与,我们不同年龄的人、不同职业的人、不同性别、不同民族,他们带着同一个梦想来到这里,他们来到这里以后接受国家的挑选,我们的评委也是,我们的评委代表国家在做一个正确的选择,同时在他们离别的时候,可能宣布完了以后我们评委作为人的东西才会出来,所以曹部长说我们有一个评委热泪盈眶,他受不了。其实我们没有在节目里过多的渲染这种眼泪和残酷,更多的给大家展示的是这些选手是如何比赛的,他们的成绩是怎么出来的,在这个过程我们的评委在观察他们什么,注意到了他们身上的哪一点。通过这些我们更多的是要告诉我刚才说的一个奥林匹克参与的精神、一个过程,如果说大家看到了这个残酷,这个因为是节目的形态是选拔,最后一定会有一个结果,带来的这个结果是我们没有办法改变的,我们尽量的弱化它。

  曹景伟:确实没有办法,竞技体育就是这样,逐渐的淘汰,我们又面临着国际赛艇联合会的选拔,所以这个选拔就是资格赛,我们这么多运动员去比赛,要凭自己的实力争取得奥运会的资格,这个当中有胜利者有失败者,既然舵手是作为赛艇队的一员,同时也要承受这些东西。

  鄢蔓:我们当时节目设置的时候也是按照体育选拔的规律来做的,我们是边训练边比赛边淘汰,就是从310到80,从20到8,8进4,都是这样的规律在往后走。

  曹景伟:可能越往后淘汰越觉得越可惜,最后我们把资格拿下来也只有一个男舵手、一个女舵手。

  主持人:竞技体育恰恰因为是残酷性大家才更愿意参与,毕竟参与是就是一种成功、就是一种胜利,特别是像奥运舵手选拔这样一个过程,真的是给按说你没有经过专业训练不可能参加奥运会的梦想,我想问一下李翔,我知道你后来离开了,大家看到桌子上也有一些东西,大家可以看一下这是他的荣誉证书,这个是一个奖杯,定格一下,实际上想获得这个都是非常非常不容易的,对于一个普通的人来讲。

  下面的棋子是什么?

  鄢蔓:这是对李翔刚刚讲的美好情义的最好的诠释。

  李翔:我们所有的选手在上面签了自己的名字。

  鄢蔓:这是他们西部赛区的选手,这是他们的蓝色赛区旗,上面有西部赛区所有选手的名字。

  主持人:这是那两个位藏族选手吗?

  李翔:对,他们已经留下了他们的名字和他们的奥运祝福,我们觉得2008年的时候在奥运赛艇的赛场上一定再相聚一次。

  鄢蔓:他们带着这个棋子接头。

  曹景伟:2008年在赛艇比赛的时候会有很多参与奥运舵手的人关注,我相信那一天、那一刻整个赛场会沸腾的。

  主持人:我相信真正参与过的人不管是规则,还是对整个形态的理解,可能都不是说我空有一颗热情的心就可以做得到的,曹部长是不是感觉赛艇比赛奥运会的时候心里比较有底了?

  曹景伟:至少我们中国赛艇将会历史上第一次在中国有这么多人来关注这个,因为只有在西方好像赛艇比赛的时候关注,在奥运会第一次当中有一因为奥运舵手这个栏目了解了赛艇,另外一些就是亲身参与过奥运舵手选拔的。

  鄢蔓:我们已经说了,到时候在2000米的看台上我们要分不同的方阵,在不同的奥运舵手的带领下喊口号。

  李翔:到最后真正参加奥运会的选手就是从我们这80个选拔里面选出来的,就是我们日夜一起接触的每天生活在一起的人,所以我们对这样的比赛会更加期待。

  主持人:后面的选拔,包括直接到最后,就是要跟我们赛艇队长期进行训练,对于我们还在生存着的这些选手,我不知道曹部长你有没有什么建议,密技,给大家讲一讲。

  曹景伟:应该说进入这个阶段以后对于舵手的专业性要求越来越高了,为了培养这些舵手尽快的掌握专业化的技能,我们会进行八人艇的训练,让舵手体验在水上的感觉,比如对整个船的平衡的控制,包括对技术的了解。按照整个的进度,这个过程会持续到8月份,我们在这个当中力争完成20进8,20进8以后就更专业了,完全可能就是以赛艇舵手的标准来要求最后的人,能够符合国家队需要的人最终才能成为国家队舵手。

  主持人:这个不管到时候真的因为曾经的舵手入选,还是说真的是一个甚至于平民奥运冠军的产生,我相信整个过程大家非常非常关注,并且从中感受到奥林匹克精神离我们非常非常近,传承这个精神可能鄢导会在后面的日子当中会非常非常辛劳。

  鄢蔓:后面的过程当中我们第一会尊重评委的宣传,还有一个,我们如何在评委的选择当中把我们的电视节目做好,就是多一个传播口径,让大家都爱看,而且逐渐逐渐的熟悉我们20位选手,所以后面的节目确实挺难做的,但是我们剧组还是有信心把这个事做好的。

  主持人:相信通过这个节目,不管20个人最后剩8个人是谁、剩2个人的时候,这些人都是我们奥林匹克精神中的英雄,今天也非常感谢三位的到来,首先预祝这些选手虽然是离开了,但是未来你要为中国的赛艇事业作出更多的贡献,带动你身边的人都去支持中国的赛艇事业。

  李翔:一定一定的。

  主持人:后面就辛苦鄢导演了,后面还有长期的过程,希望把更好的节目呈现给观众。

  希望曹部长,期待在这个过程当中选择出最适合、而且是最出色的舵手,带领我们的八人艇在奥运上一展雄风。

  鄢蔓:曹部长很紧张,因为后面还有很多事情。

  主持人:后边会很操心。

  李翔:曹部长压力很大。

  曹景伟:这是我们的职责,也是我们的责任。08年奥运会在本土,这一生就有一次在自己的祖国作战的机会,我相信我们整个团队的每个人都会珍惜好、把握好的。

  主持人:最后你可以出一本奥运舵手选拔的书,谈谈这个过程中的心情。

  曹景伟:这个更多的是鄢蔓他们的事情,我更多的是在浆手。

  主持人:我相信八人艇这个项目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感受,因为是你和我都共同参与过的项目,我们也预祝08年的时候这个项目会带给我们更大的惊喜,也预祝你们的节目成功,预祝未来的事业能够更好的发展,预祝您找到您最理想的舵手,谢谢所有网友的参与,我们下次再见。

  鄢蔓:再见!

  李翔:再见!

  (小剑整理)

(责任编辑:小剑)

【相关新闻】

用户: 匿名发表: 匿名发表:

*用搜狗拼音输入法发帖子,体验更流畅的中文输入>>

设为辩论话题 

精彩推荐

奥运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