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lenovo奥运频道-搜狐奥运

叶冲08奥运不挥剑做忠实观众:为王海滨输送人才

http://2008.sohu.com 2007年03月26日15:06 上海《青年报》

我来说两句

 

  奥运的步伐匆匆。申办成功时喜悦的一幕幕还依稀眼前,转眼间,明天就是北京奥运会500天倒计时了。

  循着奥运的脚步,我们也迈出了寻访上海昔日、今日和未来奥运英雄的步伐。

  我们的第一步,便是回到记忆的深处,追随曾经在奥运领奖台上披金戴银的城市英雄。乐静宜、蒋丞稷、叶冲、丛学娣……如今他们身在何方?

  在我们的寻访中,这些叱咤奥运赛场的英雄敞开了心扉,对着我们讲述着自己的奥运故事,憧憬着2008北京奥运的美好前景……

  虹口击剑馆充斥着叮叮当当的剑身碰撞声,上海男子花剑主帅叶冲身在其中,38岁的他虽然比雅典奥运会时胖了10斤,但还是那个挺拔优雅的剑客。

  为了悉尼和雅典奥运会,叶冲曾经两度复出并夺得两枚团体银牌,当记者问他:“北京奥运会还会复出吗?”叶冲笑了:“北京奥运不会再复出,年龄大了反应确实慢了,如果打还是可以打,我现在和学生之间就互有胜负,如果训练一段应该还可以,但是要让39岁的我在奥运会上拿奖牌是不实际的。我会去北京看奥运会,以嘉宾的身份!” (撰稿记者 张楠)

  [2008]

  为王海滨输送人才

  叱咤剑坛10年的“三剑客”,如今都已找到新角色———王海滨成为国家男子花剑主教练,叶冲是上海男花主教练,董兆致在广州体育局从事行政工作。叶冲说:“我在上海,王海滨在北京,董兆致在广州,我们聚在谁的城市谁做东,大家聊的还是击剑。”

  “我经常把自己的训练感受和方法告诉王海滨,我希望能培养点好苗子输送给他,目前我有两个19岁的学生,一个进了国家青年队,一个进了国家成年队,王海滨在带,不过他们肯定没法参加北京奥运会了,击剑选手20岁看苗头、24岁要冒尖、28岁到顶峰。希望我的学生能参加2012年奥运会,并在2016年奥运会上出成绩拿奖牌。”叶冲说。

  “三剑客”角逐3届奥运会的花剑团体项目,在北京奥运会“瘦身”时居然被拿掉了!叶冲摇着头说:“男子花剑团体和女子重剑团体是我们最有优势的两个项目,但是去年被国际剑联表决后取消了,其实团体赛是最能反映真正实力的。”

  优势项目被取消,叶冲和王海滨多次探讨过,“我告诉王海滨,在这种情况下只能确保主力。原先奥运会有男花团体的时候,8个队员都要抓以提高整体水平,现在必须突出重点。现在中国有3个花剑选手排名世界前16名,雷声排在第四,张亮亮第十。”

  男花个人能否在北京奥运会拿牌?叶冲没有把握,“个人赛的不稳定因素很多,不光看实力,还有打法相克等因素。团体赛的时候我们只重点分析4支队伍,每支队就4个人,针对性很强,现在个人赛目标太多。我只能说,北京奥运可以保证有选手进前八,但不能确保金牌。雷声不久前夺得两个世界杯分站赛冠军,但上周在一项比赛中仅仅名列第17名,这说明了个人赛的偶然性,具有冠军实力的选手实在太多了。”

  [往事]

  三剑客三届奥运会

  1994年雅典世锦赛,叶冲、王海滨、董兆致首次携手,获得花剑团体第三;1996年他们首次一起参加奥运会;悉尼奥运会夺得亚军之后,才得到了“三剑客”的称号;雅典奥运会,“三剑客”回到梦开始的地方,再次屈居亚军。叶冲喟叹道:“从雅典开始,到雅典结束,这10年,充满酸甜苦辣。”

  叶冲比王海滨、董兆致年长4岁,除了“三剑客”联手的3届奥运会,叶冲还参加过1988和1992年奥运会,“汉城奥运会是我第一次参加成年赛,当时只有19岁,团体获得第八;巴塞罗那奥运会团体没进前八,个人我获得第九,这是当时的历史最好成绩。”

  “亚特兰大奥运会是我职业生涯中最痛最遗憾的一次。我们以为10点钟比赛,计划起床后吃个早中饭去比赛,其实是早晨8点半比赛,团部来人催我们的时候,我们还都在睡觉,当时就慌了!整个职业生涯也没发生过这种事,稀里糊涂就输了,很窝囊。团体没进前八,个人赛我也以一剑之差没有进前八。”叶冲的声音有点低沉。

  谈起悉尼奥运会的团体决赛,叶冲居然清楚地记得每一局的比分!他说:“我们有3个机会夺冠———42比38、43比40、44比43———但是没有把握住领先。那场比赛有点裁判问题,但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对于一两剑的误判我们还是有心理准备的。”

  “备战雅典奥运会的时候,我们在训练中有意磨练应对错判误判的心态,有时候裁判就是搞你一剑,但这一剑就会导致你的崩溃。谁知道,雅典奥运会决赛的时候,总共45剑整了我们7剑!国际剑联也觉得不可思议,第二天召开新闻发布会处罚了裁判,但成绩是没法改变的。”时过境迁,叶冲不再愤怒,但仍很无奈。

  “三剑客”带着遗憾离开了雅典,他们如何评说这场比赛?“雅典奥运会时我住在村外,赛后没和他俩交流,到了机场才见到,因为嗓子在比赛时喊哑了,心情也很低迷,没心情说什么。回国后我们经常说起那场比赛、说起裁判,但是我们想的不仅是裁判问题,要抓运动员、教练和裁判队伍,渐渐多些官员进入国际剑联和国际奥委会技术部,这样才能有发言权、表决权,全方位提高中国击剑在世界上的地位。”

  他的奥运军功簿

  1988年汉城奥运会19岁的叶冲第一次参加成年赛,获得团体第八;

  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团体没进前八,个人获得第九,是当时的历史最好成绩;

  2000年悉尼奥运会一剑之差惜败法国,获得男子花剑团体亚军;

  2004年雅典奥运会又一次因三剑之差输给意大利,获得男子花剑团体亚军。

  [幕后]

  三次退役两次复出

  第一次:1997年退役,1999年复出

  1995年,叶冲进入上海外国语大学日语系,成为班上唯一的运动员,入学时答应老师“读书为主、训练为辅”,但是为了备战亚特兰大奥运会还是休学半年。“奥运会四年一届不等人,读书可以推后。奥运会后重返校园,大二上半学期期中考试不及格,老师让我降到一年级,我说服他可以在下半学期跟上进度。”

  “大二的时候真的很苦,半年学一年的日语,每天上午到下午3点上日语专业课,下午3点到5点半训练备战全运会,晚上6点半到8点半到夜校补习英语,每周唯一的休息时间就是周六晚上看会电视。全运会后,为了专心读书,我决定退役,退役后1998年通过日语一级考试,几乎每个学期都能拿到三等奖学金。”

  叶冲1999年7月从上外毕业,申请到日本法政大学读经营学,“日本的大学4月开学,我就有了半年的空当期,当时正好是奥运会预选赛,国家队教练劝我‘动一下’,我就出来打比赛,没想到在1999年世锦赛获得团体亚军,我决定休学半年参加奥运会。”

  第二次:2002年退役,2003年复出

  “2001年全运会后退役,我以为自己没法参加雅典奥运会,因为到时候我就35岁了。”叶冲说,“2003年复出的时候,医生劝我:‘你有腰椎间盘突出,最好不要训练。’朋友也劝我:‘奥运会银牌拿过了,全运会也拿了两枚金牌,应该算是圆满了,为什么还要出来吃这个苦?’我当时想,已经练了那么多年,奥运冠军毕竟是梦寐以求的。”

  叶冲向记者讲述了“三剑客”艰苦的备战:“35岁的我已经远不在鼎盛时期,董兆致和王海滨都是31岁,我们3个人身上都有伤,年纪大了身体恢复也没有以前那么快,但还是要苦练体能,当时王海滨已经有点发胖了。那时候,我和王海滨、董兆致每天都沿着一个5公里的山地自行车场跑一两圈,跑步的时候我们不用说什么,都明白彼此心中的目标,我们愿意吃这个苦!”

  两次艰难的复出换来两块银牌,值吗?叶冲说:“银牌当然遗憾,不过我对自己的付出无怨无悔,我这样概括我的职业生涯:成功,但不够辉煌。”十运会后,叶冲第三次退役,十一运会还会复出吗?“2009年我都40岁了,更加不可能!”

  

(责任编辑:海盗)

用户: 匿名发表: 匿名发表:

*用搜狗拼音输入法发帖子,体验更流畅的中文输入>>

设为辩论话题 

精彩推荐

奥运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