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lenovo奥运频道-搜狐奥运

高潮东转型是煤球总会燃烧 坚决不做纯娱乐节目

http://2008.sohu.com 2007年04月13日14:38 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我来说两句

  以前,打车开车的人都爱听交通台那档把修车当娱乐的《1039交通服务热线》,主持人就是高潮东;现在观众爱看他在BTV-5《首都经济报道》以“非典型主播”方式报新闻,动不动“瞎掰”、“找抽”之类口头禅就顺嘴溜出来———过去没有新闻主播敢在电视上如此“撒野”,惟独高潮东,北京观众听他这么说反觉得挺“顺耳”,一笑而过。

  按照对主持人的传统要求,高潮东从外貌到声音都没有优势,但他成功的秘诀就是“不装”,用跟北京老百姓一样的语言、语气说话;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也一点“不装”,自嘲和自信都旗帜鲜明地挂在脸上。

从家喻户晓的交通台主持,高潮东全凭一张“肉嘴”单枪匹马在竞争激烈的电视圈杀出一片天。

  始终“保持一颗农民的心”

  生活中高潮东是非常普通的人,生活规律、不爱应酬。北京台有个女主持人曾说他“始终保持一颗农民的心”。高潮东的确随父母在顺义李家桥乡底下一个小村落里呆了10年。小时候,他淘气、爱出洋相,刚上小学一年级就成了班里的故事大王。在农村度过童年不仅给高潮东留下很多快乐印象,质朴宽厚的性格也保留至今。

  高潮东的自我评价是“一个好父亲,好丈夫,规规矩矩过日子的人,下班就回家,不回家第二天就没精神上节目了。”他和爱人感情一直很好,高潮东原话是“患难之交”———当年高潮东下岗,爱人全心全意照顾他,对他格外好,那段经历成了这个大老爷们心里最柔软的一块地方。

  高潮东大学学纺织,进交通台前在北京“雪莲”羊绒公司当了三年工人,干的是最累最脏的刮车工,一天下来就算戴着口罩也得长“山本”的小胡子。第一年他还特得意,能挣300块工资,同学都挣104,绝对的高收入,可第二年他涨到500,人家都涨到5000了。高潮东就不爱干了,开始到处应聘找活,各种各样的单位都试过,纯属“饥不择食”,他还曾跟黄健翔一同应聘中央台,结果一去一留。进交通台对高潮东来说纯属“巧合”,“应聘那天赶上小姨子结婚,中午喝完酒就去了,领导让我做一定位,我就偷用王朔的一句话,我是文化人里的粗人,粗人里的文化人。人家一听还挺新鲜,就把我留下了”。

  成功转型成为电视台“红主播”

  高潮东形象声音气质,跟传统审美对主持人的要求完全不相符,今天能够在北京电视台成为“红主播”,跟社会对主持人建立了新的审美和内在要求以及娱乐化平民化趋势不无关系:端庄大方、字正腔圆不再是唯一标准,个性、内涵、智慧、幽默、草根等成为更紧俏的要素,因此李咏、毕福剑才能上央视,李静毫不掩饰小女人虚荣、明褒暗贬的主持风格那么受欢迎,又黑又高的高潮东对赶上了这波大潮自我解嘲:“是煤球总会燃烧的”。

  嘴上虽这么说,实际高潮东为“上电视”还是经历了不少挫折。“我上电视其实特别早,1995年进交通台,1997年就到中央2台做《生活》栏目,很不成功,刚觉得广播有点游刃有余了,谁知上电视跟傻子一样,简直就是不会说话了,也不知道该迈哪条腿,白白浪费人家录影时间,李咏用四十分钟录半小时的节目,我用三个小时录半小时的节目。就干了一个星期,人家说你走吧,我一点辙没有,但心里挺难受的。其实从广播到电视确实需要很长一段时间适应,比如交通台王为跟我做《首都经济报道》,说话状态和镜头感跟电台简直是俩人,特不自在,机灵劲全没了,刘思伽也去过,一下让人觉得弱点暴露无遗,优点没发挥出来,原因跟我当年一样,就是不适应。男主持上电视,没个7年8年根本出不来。”

  我的语言风格就是“爷们儿派”

  高潮东的名字在北京地区叫得很响,但到了外地就不灵,这跟他非常明显的北京特色话语方式有关,当年主持《财富故事会》,在北方地区收视率百分之十几,但在南方收视率为零的城市比比皆是,一平均就被拉低成了零点几。

  高潮东说话总是或多或少带点北京人的“痞气”,这种痞气也一直被他带到节目里,歪打正着对了北京观众的胃口。高潮东把转行电视看成人生一大机遇,他对个人风格是这样自我定位的:“我跟别人不同,跟传统意义和新派主持都不一样。有点像主持人里的摇滚派,总之还是属于爷们儿派的!”

  高潮东的“北京爷们儿派”语言风格当然不是一朝形成的,当新人的时候也没少模仿过别人,对此他直言不讳:“陆凌涛知道吧?当时无数男主持都学他,他造成的‘阴影’实在太大了,只要一张嘴满脑子想到的都是他怎么说话。我刚进台做音乐节目时就模仿过他,后来做得还不错是因为下的功夫大……其实风格形成还是自信心,慢慢知道什么话不能说,有的话泼出去能不能收回来。新手的时候我说球就说过‘国安队见了sóng人搂不住火’,就有听众提意见你这是什么语言,怎么能这么说!现在我口头语‘瞎掰’张嘴就说,也没人说了,反而认为你就是这种说话方式。语言风格形成也是在证明你自己是谁的过程。”

  坚决不做纯娱乐节目

  很多观众把《我爱我的2008》当好玩的娱乐脱口秀节目,其实以前高潮东主持《首都经济报道》、《1039交通服务热线》时就愣有本事把正统节目也搞得很娱乐性,因此有人猜测《我爱我的2008》弃用曹启泰,起用高潮东,是看中了他骨子里的娱乐精神。

  高潮东澄清说录的时候没觉得是娱乐节目,播出一看发现还真是,完全没想到。但他强调《我爱我的2008》跟其他娱乐节目最大的区别在于,芯是新闻的,每次都有一个新闻的事,只不过外包装娱乐化。“其实我做娱乐也还行,挺自然的过渡,没有硬生生改变说话方式。咳,咱没受过训练,比较没规矩一些。《首都经济报道》是新闻,需要比较正统,转到这上面来我也没有不会说话,装时尚或港台腔,我还是这样。对我来说,新闻是节目的生命,反正纯娱乐节目我不爱看,我也肯定不会做纯娱乐节目———干吗呀,燃烧我的生命而没有意义。”

  事实上,《我爱我的2008》不仅最大限度地发挥出高潮东的娱乐潜能,连嘉宾都被他发掘调动起来了,比如纪连海就跟他在《百家讲坛》上完全不一样了:辩论失败,乖乖坐到“禁声席”还自觉戴上口罩,表情特不服气,非常搞笑很有娱乐精神。

  

(责任编辑:海盗)

用户: 匿名发表: 匿名发表:

*用搜狗拼音输入法发帖子,体验更流畅的中文输入>>

设为辩论话题 

精彩推荐

奥运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