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lenovo奥运频道-搜狐奥运

张艺谋御用团队揭密:奥运会开幕式要面向世界

http://2008.sohu.com 2007年04月21日10:37 凤凰网

我来说两句

  中外审美眼光大不同

  窦文涛:但是王导看你这身衣服我想起来了,你这身衣服很大胆啊,红配绿啊。

  王潮歌:这个属于绝对的中国元素,中国人的审美嘛,红配绿,他说是赛狗屁,但是其实我觉得它是一种和谐美。

  窦文涛:我有时候现在也喜欢红绿配。

  王潮歌:是吗?

  窦文涛:所以越来越像狗屁了。但是我想起什么呢,那闭幕式人家看着了,就是希腊的那个,咱不是有一个8分钟吗,那个上面看着了。当时你像我做主持人,不知道你们爱不爱听,很多人有一些意见,什么卖大腿啊,或者这个那个的,我不知道你们怎么看?

  樊跃:说是8分钟。

  王潮歌:它那个8分钟,其实我觉得特有意思的一个现象。首先这8分钟出来以后,我们任务是挺清楚的,就是在一个短短的8分钟内,把中国的符号放进去一点,然后把旗接回家,说下面是我们的了。结果中国人也是,就咱们整个一个民族,对那个,我们要到那儿去,我们要干一些什么事,特别重特别重。然后全开砸,全体开砸,砸这8分钟,简直成了黑色8分钟了。全体开砸。但是特有意思一个现象,就是在国外不是这样的,这个还得了奖了,8分钟还得了奖。

  樊跃:他对8分钟的评价和中国人的评价挺不一样的,他们觉得8分钟很好,我们的8分钟其实也是,我觉得这是全民压力和期盼太高也太大。其实我们就是把旗给接过来,就像王导刚才说的,我们这8分钟的抱负就太大了,我们恨不得这个8分钟,我们的8分钟能把雅典的一个开幕式都给毙了。这个确实可能性不太大。

  王潮歌:那你想下一个,咱开幕式的时候,下边是英国,他弄8分钟把咱毙了,也不大可能。

  樊跃:对。而且这个8分钟它带来许多技术难度,其实这8分钟,开始你去那以后,人们,他,对方提了什么样的条件,给你什么样的条件,而且你是不可彩排的,你没有彩排时间。

  王潮歌:我有一个理论,文涛我不知道这说的对不对。

  窦文涛:您说。

  王潮歌:其实我觉得奥运会不是给咱家人看的。

  窦文涛:对,我就想提这个问题。

  王潮歌:它应该是给外国人看的,你中国人人再多,你13亿,整个世界40个亿,咱都满意了,但是如果,就是咱家吃饭,你请客吃饭你爱吃什么你炒什么菜吗?

  窦文涛:对。

  王潮歌:不是,客人想吃什么你炒什么。客人吃完了特满意,说我今天在你家很愉快,主人就非常高兴。

  窦文涛:那你说客人是喜欢中餐还是喜欢西餐呢?

  王潮歌:我认为他们喜欢中餐,而且是他们概念里的中餐。奥运会是我们国家在世界上的一次亮相,就是让全世界人看我们的一次机会。所以我认为应该更多的,包括国民也一样应该更多的研究我们在世界人民心目中的位置。说这事的时候,樊导有话说。

  窦文涛:这个你们有什么研究结果了?

  王潮歌:像大都会咱们导那个《秦始皇》。

  樊跃:这个体会真是完全不一样的。到外面去吧,有的时候我们讲一些东西,后来对方给我们的反馈,它有两个东西,两个态度。我觉得对方所有的工作是轻松的,是特别有趣的。像我们谈一些方案,把方案给呈现出来,他第一句话就问,这个好玩。他完全是玩的心理,好玩吗?

  窦文涛:透着轻松。

  樊跃:好玩吗,这是第一句话,然后看了之后这个方案真好玩,体会完全不一样。而且对中国的一些概念,我们的体会还基本在普及阶段。

  窦文涛:你比方说你们注意到的外国人对中国的符号有什么感兴趣的?

  樊跃:我们这次符号拿的完全是不太一样的,不太一样的一种符号。我们这次它题材是《秦始皇》吗!

  窦文涛:对。

  樊跃:我这次想能不能拿一些我们文化当中的一些个文化一些精髓的说法,比如说什么叫写意。

  窦文涛:写意。

  樊跃:写意。其实这一点上,我觉得包括奥运,包括拿我们今天所设想的,我们是不是能够让外国人懂得我们的写意,我觉得这一点特别特别的难。其实东西方文化对比起来看,我有一个看法,我觉得人家的东西好象是很难言表。就东西,比如说他们的雕塑,就像希腊的雕塑一样,意大利的雕塑一样,就像他们的建筑一样,他们的文化是一种完成时放在那给你看,哎呦,这个雕塑太伟大了,很难言表。我们的文化精髓的有很多方面,我觉得是很难形表,因为靠意象,传意,全部在心里,尤其是那些个比较著名的诗句,一些文化的精髓。我是讲文化的精髓。

  窦文涛:好比说国画。

  樊跃:国画。

  窦文涛:很多那种意境。

  樊跃:齐白石的虾米。

  窦文涛:怎么解释。

  樊跃:包括大都会这次,我也拿齐白石的一些作品,包括给他买了很多画册给他们看。你看,这一张白纸,我说这一张白纸,画几个虾米,你看这个水他没有表述,这张白纸就视为是水,我说你看咱们现在这个舞台,我就视为是黑纸,我在黑纸上去作画,去作一种意象。外国人听了以后没听懂,但是他们觉得很有趣,很有意思。

  窦文涛:你说这个画,我想起有一次我看一本书,说张大千见过毕加索。说毕加索拿出一堆国画来,说这是我学画你们国画,你看。他觉得基本上有点学齐白石那路子,但是也不像。但是你看张大千说毕加索就更奇怪,其实张大千就是说,坦白讲实话,毕加索这个我不是太能理解,然后他就有个分析。他说有可能是他年轻的时候,老也不能出名,别人老不给他机会,所以有朝一日出名了之后,他有一种反社会的心里,就干脆瞎画,他说可能毕加索是这么回事吧。所以你看东方人人和西方人可能很不一样。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责任编辑:拉拉)

用户: 匿名发表: 匿名发表:

*用搜狗拼音输入法发帖子,体验更流畅的中文输入>>

设为辩论话题 

精彩推荐

奥运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