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lenovo奥运频道-搜狐奥运

检验鸟巢每道工序的"判官" 监理总工的奥运情结

http://2008.sohu.com 2007年05月10日10:43 北京日报

我来说两句

  已经开始昼夜施工的国家体育场工程施工现场,总有一个身材高大的人随时出现在各个施工作业点上,他叫乔锋。乔锋有着"多重"身份,其一是中咨工程建设监理公司国家体育场项目总工程师。

  乔锋和《天龙八部》的英雄同名,他的绝活儿是"轻功"--在"鸟巢"上飞檐走壁。

每天早晨七点半,渐渐活跃起来的施工现场都会出现乔锋的身影。鸟巢外一圈,"鸟巢"内一圈,再往上走,一转就是一个多小时。比较难的地方,容易出问题的焊接点,乔锋都会攀上去反复检查。很多工人一起来,就能看到乔锋像蜘蛛人一样"粘"在"鸟巢"上,他说就当晨练了,而他的晨练,每天至少1.5公里--如此往复,已经两年。

  在奥运工程施工现场,乔锋说,自己可能是所有监理公司中,"最不关心结果的人"。因为已经从业20年,他谈起工程监理,只是轻描淡写:"只要每道工序的质量控制都到位,做成优质工程是水到渠成的事儿。"而他,就是检验每道工序合格与否的"判官"。

  提起乔锋,"鸟巢"工地施工人员都知道,他这个"最不关心结果的人"曾在日本留学工作10年,如今却放弃高薪,以十倍的认真和严谨来为"鸟巢"的施工质量把关。要问起他为什么这样做,他只会笑答:"因为我的心里,有国旗。"

  ■留学为国家努力

  1993年夏天,北京申奥失败后,乔锋心里充满了失落。走在东三环上,看着当时号称"京城第一高度"的京广大厦,乔锋一阵眩晕。想着已成泡影的2000年北京奥运会(北京奥运会新闻,北京奥运会说吧),他叹息着自己没有福气去修建奥运会场馆。看着坚不可摧的京广大厦,想着自己虽然身处一个很好的建筑公司,却没能力建设高层建筑,只能将其拱手让给日本熊谷组--他下决心去日本留学,和北京一样,乔锋也在等待着下一个机会。

  1994年初,乔锋办好了出国手续。冬天的首都机场寒冷而萧瑟,在家人依依不舍的送别声中,乔锋许下两个誓言:十年,我一定要回国;申奥成功,我也要回国,为祖国贡献自己所学的一切。

  这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气氛一直持续了三四年。在日本留学期间,乔锋最窘迫的时候,身上只剩了几千日元,连碗面条都得算计着吃。几年下来,乔锋半工半读地完成了博士课程,也在建筑业闯出点小名气,无论是东京、还是大阪,一起搞建筑的人都知道有个严谨的中国人,在为他负责的每栋建筑保驾护航。

  在国内时,很多同行都知道乔锋眼睛很"毒",能分辨非常微小的误差。一堵5米多高的墙,他站在10米之外一看,就知道偏差3毫米。经常有人不服,跟他打赌,等拿来工具一量,乔锋每次都会得意而归。

  日本加工厂也领教了一把乔锋的厉害。在日本时,很多加工厂都很害怕乔锋在看样时拿出设计图。他们都知道,所有的数据都印在乔锋的脑子里,只要他一拿设计图核对,只能说明这个样品有问题,返工重做不可避免。乔锋对工作的认真劲儿,让做事严谨的日本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想起在日本的日子,乔锋的笑中带着几缕回味:"我当初之所以吃那么多苦,就是为了让祖国感到幸福。"

  ■回国为实现梦想

  2001年7月13日,莫斯科的喜讯传到北京,也传到包括东京在内的世界各地。在日本的家中,乔锋再次重复了他在首都机场许下的誓言。他一定要成为一个对北京奥运会工程建设有用的人,回到祖国--他已经能够做到了。

  2003年8月,眼看着各个奥运场馆设计逐步到位,乔锋返回北京,与多家建筑设计、施工、监理单位接触。当时中咨公司已经投标"鸟巢"奥运工程,在办公室里,面对着中咨公司的负责人,双方商定:只要拿下"鸟巢"工程,我乔锋定会回来。

  2004年12月,乔锋得到了"鸟巢"开工的消息。在完成手里最后一个工程以后,乔锋毫不犹豫地提出了回国。日本公司挽留他,承诺了更高的薪水,他婉拒了,说要为了心中的五星红旗。朋友也不理解他:你已经在日本奋斗了十年,在业界也树立了良好的信誉,薪水拿得不低,回来之后,哪个单位也给不起你这么高的工资。但他说,我要实现自己的梦想,我要为了北京奥运会的成功而拼搏。

  在回国前与妻子通的最后一次电话中,他和妻子约定:我回来肯定工资低,肯定比现在忙,你要支持我,因为从现在开始,我是为祖国服务的。

  ■"情结"为奥运加油

  几乎每个喜爱体育运动的中国人都会终身记住2004年雅典奥运会,8月28日,刘翔在男子110米栏的决赛中夺冠,看着身披国旗绕场飞奔的亚洲飞人,乔锋仿佛回到了儿童时期,他又回味起心中那个梦。

  幼年时,为了增强乔锋的身体素质,他的父母将他送到西城体校学游泳,一学就是七年。上了中学以后,乔锋又喜欢上了篮球。虽然起因仅仅是为了锻炼身体,但乔锋已经逐渐适应,并且爱上了体育运动。当年的同学说起乔锋,那真是一顶一的体育健将。他也期望自己能够有一天成为冠军,成为胜利者,用自己的实力在强者如林的赛场上夺金,也能够在万众瞩目下身披国旗在赛场飞奔。

  可是他选择了另外一条路。乔锋没有成为运动员,却成了建筑师。工地上的人都说,两年了,很少见乔总歇过;妻子给他打电话,从来不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只问他在哪儿:只要他在北京,就肯定是在工程现场;只要不在北京,就肯定在各地的钢结构加工单位。为了"鸟巢"工程,他真的不顾家了吗?

  乔锋疼儿子,但他疼的方式,就是在有空的时候,带着儿子到"鸟巢"工程附近转转。儿子刚刚七岁,一个星期里,顶多能见到乔锋三四次,平时都跟着妈妈。回来这么长时间,他就给上学的孩子送过一次东西,那也是回国三年来,惟一的一次。

  乔锋曾经在回国前设想过在北京郊区买套房子,但让一贯支持他的妻子一票否决了--你又不在家,买大房子也没用,全家人住在父母的老房子里挺好。他爱自然,在日本工作时常带着孩子骑车去海边,但回国以后,他再也没有见过海,儿子说很久没有一起去玩了,他就在上班路上带着孩子看看"鸟巢",给他讲讲奥运工程的事情。

  几乎每个喜欢竞技的男人都有英雄情节,乔锋说,他的人生目标就是做个有责任心的一般人。还有人问乔锋,你是否有很浓的"'鸟巢'情结",乔锋笑了。只要是奥运工程,他都一样。无论"鸟巢"、水立方,还是任何一个临建场馆,都是他实现为国家效力、为奥运会效力的梦开始的地方。曾有人问乔锋,你是否后悔当初回国的选择?乔锋的回答是:无怨无悔,因为我心中有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

(责任编辑:小剑)

用户: 匿名发表: 匿名发表:

*用搜狗拼音输入法发帖子,体验更流畅的中文输入>>

设为辩论话题 

精彩推荐

奥运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