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lenovo奥运频道-搜狐奥运

张雄:因打球结下"中国缘" 凭毅力赢得奥运人生

http://2008.sohu.com 2007年05月28日13:59 竞报

我来说两句

  国际奥委会(IOC)资深委员、国际跆拳道联盟(ITF)主席、国际奥委会国际关系委员会和全面体育委员会委员

  国籍: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生于:1938年6月5日

  毕业于:平壤体育大学

  曾任职务:朝鲜国家篮球队队员、领队,朝鲜奥委会秘书长,朝鲜体育部副部长

  爱好:阅读、古典音乐

  张雄所讲述的自己的故事是从1956年开始的,那时候他17岁,读高中,是一名篮球运动员。

他对自己当时球技的评价是“不好也不坏”。那时候的他对于未来多少有些懵懂,他不知道,自己的一个爱好最终会决定他一生要从事的事业。

  高中毕业后,张雄像所有的年轻小伙子一样,按照当时朝鲜的规定参军服兵役。结果,他在部队一待就是10年。“假如你是一个好的运动员,部队是不让你退役的。”他的脑海里保留的那十年的印象只有一件事,就是打篮球。

  张雄否认自己年轻时是朝鲜姑娘的偶像。他说自己那时不解风情,是个青涩的大男孩。“比较顽皮,有时还与人发生冲撞,不是女孩们青睐的对象。”而他在感情上的主要收获是在打球生涯中结交了一帮铁哥们儿。

  因打球结下中国缘

  在此期间,作为朝鲜国家队队员的张雄有机会访问中国。第一次是在1957年来中国参加比赛,张雄去了长春、沈阳和鞍山。那时候正是抗美援朝战争结束不久,中朝两国关系十分密切,其中体育方面的交流也很频繁。在年轻的张雄眼里,中国人就像自己的兄弟姐妹,跟来自朝鲜的他们心连着心,仿佛一家。“来中国真的感觉很温暖。虽然当时中国的经济很紧张,但在我们的房间里,都会放上中华烟,还有大前门。”

  张雄第一次来北京是在1959年。他对那时中国人的印象是善良、谦和、朴实。他还清楚地记得当时国家体委的一位官员对他说:“你们不习惯北京的干燥,一天应该喝两暖瓶水。”尽管如此,张雄还是发现自己流鼻血,于是他想了个办法,在房间里放上水,让水蒸气充满整个房间。

  张雄曾经受过周恩来、贺龙等国家领导人的接见,他至今津津乐道的是1959年国家体委主任贺龙接见他们朝鲜代表团时在前门吃全聚德烤鸭的情景。“贺龙的胡子很有特点,是八字胡,他让我们各取所需,而他吃饭的时候不说话。

  我觉得他是个很直的人。”

  也是在与中国人接触的过程中,张雄喜欢上了中国的文化。就在那天采访的饭桌上,他问一位中国女孩:“你知道孙子吗?”女孩说:“知道。”他随即问:“第21计是什么?”然后他说到鬼谷子,又谈到李白、苏东坡、康熙、鲁迅。他用英语讲到一首中国的古诗,激情地描述诗中所写到的桃花、流水,进入中国古诗的陶醉境界,但没有人说得出他讲的是哪一首。有人说,他把我们中国人都考住了。

  凭毅力赢得奥运人生

  当张雄决定投身体育管理事业的时候,他的气质随之改变了。昔日的率性小伙渐渐学会了理智、忍耐,还有很多只有岁月才能教给人的智慧。

  1967年,张雄的职业篮球生涯宣告结束,随后他进入平壤体育大学(现朝鲜体育大学)学习。毕业后,他当了两年教练,之后进入体育部工作。

  1976年中期,张雄进入朝鲜奥委会。后来,他担任体育部副部长的职务,仍主管奥运工作。

  1996年,亚特兰大,张雄成为一名正式的国际奥委会委员。“当时萨马兰奇推荐我,执委会马上同意了。其实之前大家都已经认识我了。”张雄回忆。

  大型奥运纪录片 《我的奥林匹克》编剧兼导演胡波是与张雄委员有着较深交往的中国人之一。在他的眼中,张雄的毅力和智慧是让他能够赢得人心的原因。他说在两个方面最佩服张雄,一是张雄完全来自于基层,从一个普通的运动员最终成长为一个有影响力的国际奥委会委员,而不是凭借学历或者其他背景;另一个就是张雄学习英语的能力。“在国际奥委会,开会的时候,他讲一口流利的英语,侃侃而谈,这在亚洲的委员里是不多的。可是你知道吗?他从来没有正式学过英语。”

  对此,张雄的解释是:“不能跟人交流非常痛苦。”原来,他在比赛时通过和外国运动员用英语交流来练习,平时自己阅读提高。“他学英语,完全靠毅力。”

  现在,68岁的张雄依然精神饱满地奔走于各个国家和地区,而北京是他常来的地方。他愿意给中国人做一些奥运方面的知识与礼仪培训,他说奥运其实不仅是体育,还是文化;他告诉大学生以前的火炬传递发生过许多有趣的事情;他还对记者们说,你们应该学好英语和法语,到奥运会举办的时候你们可以发挥好东道主的作用。当然,他还说,他期盼2008年北京奥运会(北京奥运会新闻,北京奥运会说吧)成功。

  记者:您觉得打篮球和搞外交有什么联系吗?

  张雄:肯定是不一样的工作。我当时只是打篮球,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们推荐我当了篮球协会的主席,之后我开始为体育管理和交流而工作了。如果要说它们之间有什么关系的话,那就是长期的体育锻炼对人的素质提升有帮助。至于相同点,我觉得篮球场上和外交场合都需要一种处变不惊的应变能力。

  记者:您早期的体育生涯里亲历了哪些重要的体育历史事件?

  张雄:比如,1963年,新兴力量运动会在雅加达举行。当时中国和朝鲜是这次运动会的积极参加者。我和同伴从朝鲜坐火车到广州,然后再从广州坐船到雅加达。1964年,国际奥委会要对参加雅加达运动会的成员国进行处罚,称凡是参与了这次运动会的成员国代表队都不允许参加东京奥运会。当时朝鲜已经派出运动员参加这届奥运会,分两队前往,我被分在二队,还没来得及走,一队的运动员们又打道回府了。这是国际体育中一次政治干涉体育的案例,但当时中国和朝鲜两国运动员团结在一起。

  还有,中国乒乓球在世界上的地位非常高,国际乒乓球协会是承认中国的,但当时的亚乒联(ATTF)不承认。在这种情况下,朝鲜、日本和中国三家联合起来,组织了另外一个亚洲乒乓球组织,称之为ATTU,以此与ATTF对抗。结果,很多国家都来参加ATTU,因为三个最强的乒乓球国家都在这个组织里。那时候我参与了ATTU的协调工作。

  记者:您现在还经常打篮球或者看篮球比赛吗?

  张雄:由于事务很多,我不像过去那样有机会看每一场比赛,这是个遗憾。现在新的球员出来了,我都快成了被人遗忘的老古董了,只有过去的一些老人还会记得我当年在球场上驰骋的生涯。像电影一样,我的身影渐渐地淡出了。就像在中国,你们现在只知道姚明,可是谁还记得中国当年的篮球运动员钱澄海呢?当年的钱澄海身高1米85,相貌英俊,是很多中国姑娘心中的偶像。

  记者:您对2008年奥运会有怎样的期待?

  张雄:2008年奥运会必将成为一届成功的奥运会。我希望利用自己多年从事体育工作的经验为2008年奥运会的筹办工作出力,我愿意做一名北京奥运会筹办工作的志愿者。

  张雄首次披露韩国和朝鲜运动员携手进入2000年奥运会赛场细节

  交流就从换衣服开始

  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朝鲜和韩国选手在同一面旗帜下联合入场,这成为继两德之后的又一个奥运史上的佳话。作为朝鲜籍的国际奥委会委员,张雄亲历了双方谈判的曲折过程,并最终亲眼见证了这一激动人心的历史时刻。接受本报独家专访时,张雄第一次透露了这一历史事件幕后的一些戏剧性故事。

  萨马兰奇发出两封信

  记者: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韩国和朝鲜共同撑着一面旗帜走进赛场,这成为一个激动人心的历史时刻。能说一下这一幕究竟是如何发生的吗?

  张雄:其实在1956年墨尔本奥运会上,两德共同进场,已经为我们提供了先例。2000年6月15日,朝鲜领导人金正日和韩国总统金大中在平壤举行了历史性的会晤,双方签署了《北南共同宣言》,决定为尽早结束敌对状态和实现民族的统一开展交流与合作。这震动了全世界,当然也影响到国际奥委会的态度,这让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立刻联想到1956年和1960年的奥运会上两德共同进场的情景。

  记者:于是国际奥委会在这样的背景下抓住了契机?

  张雄:是的。萨马兰奇随即发出了两封信,一封给韩国总统金大中,一封给朝鲜领导人金正日。这时候已经距离奥运会开幕的时间非常近了,韩国和朝鲜的参赛运动员大部分已经到达悉尼。我得到了指示,而当时韩国的委员金云龙也接到了通知,当然,我们接到的是同样的信息——说的是如何把韩国和朝鲜两支队伍合在一起!这对于我们双方都是第一次!

  服装问题最为头疼

  记者:之后你们要马上为同时入场而做准备工作?

  张雄:时间太紧张了,可是我们要谈很多具体的事情。萨马兰奇、金云龙和我三个人坐在一起谈,好多细节问题,有时候萨马兰奇和我同意了,但金云龙不同意,有时候金云龙和萨马兰奇同意了,我又不同意。就这样,三天的时间,谈了七次,最终达成了一致。这时候,朝鲜的运动员队伍已经在等待比赛了,而韩国的队伍已经大部分到齐,只有女子手球的运动员还没有到。

  我们遇到的最主要的问题是服装统一的问题,国际奥委会出钱,让我们置办统一的鞋子、衣服、领带等等,可是在那么紧急的情况下,我们好几百人在悉尼,一下子买不齐所有这些东西。最后我们决定,让还没有到来的韩国手球队的队员们在韩国把服装配齐,带到悉尼。

  服装一直到开幕式当天早上才到,当即对半分开,一半给了韩国队,一半给了朝鲜队。当然,我们不管他们拿到的衣服尺寸合适不合适,就让他们自己去互相调换吧!你可以想见,场面立刻热闹起来,他们互相找来找去。就从这一刻起,交流开始了。

  受启发选用“阿里郎”

  记者:当时你们使用的伴奏音乐是“阿里郎”,这个决定是怎么产生的?

  张雄:我们用了“阿里郎”作共同的音乐,这是从两德的谈判里受到的启发。上世纪50年代,两国的国歌同样也不相同的两德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他们使用了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的一段。我们呢,采用了类似的办法,就选择了 “阿里郎”。 所以要研究历史,找到解决之道。你知道吗?我们专门有一个小组学习研究“阿里郎”。(编者注:“阿里郎”为朝鲜民族乐曲。)

  记者:您认为在这个历史事件的促成上发挥最重要作用的人是谁?

  张雄:最主要的是萨马兰奇。

  记者:这对后来双方体育和其他事业的推动表现在哪些方面?

  张雄:大面积的体育交流开始了。比如足球,双方已经打过好几次了;朝鲜队员被送到韩国仁川进行训练;最近,双方联合进行跆拳道表演;还有冰球……

  记者:跆拳道两大国际组织———国际跆拳道联盟和世界跆拳道联盟已经开始协商合并事宜。您作为国际跆拳道联盟的主席,如何看待这件事情?

  张雄:我们在多哈亚运会的时候已经签署了文字协议,最近又在北京开了协调会,现在正在继续深化,合并是大趋势。这将是一次跨越种族、跨越国家的融合,它将推动跆拳道在全世界的普及,并能够在将来巩固跆拳道作为奥林匹克运动会项目的地位。本版文/本报记者刘淑清

  

(责任编辑:海盗)

用户: 匿名发表: 匿名发表:

*用搜狗拼音输入法发帖子,体验更流畅的中文输入>>

设为辩论话题 

精彩推荐

奥运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