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lenovo奥运频道-搜狐奥运

给英文标牌挑错 美国老头杜大卫的"奥运"事业心

http://2008.sohu.com 2007年05月29日12:37 新华网

我来说两句

  新华网北京5月29日电 (记者马向菲 高鹏)老杜从来不拒绝媒体的采访,虽然他经常觉得自己像个坏了的唱片机把同样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可他还是希望借助媒体的力量宣传自己的“事业”,如果能达到这个目的,占用一些自己的时间,话说得多些又有什么关系呢?

  老杜今年65岁,全名杜大卫,美国人,现在在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当老师,在美国喜欢别人叫他“上校”或者“博士”,在中国最乐意人们称呼他“老杜”。

这个履历在成千上万居住在北京的外国人当中毫不出奇,但是这位酷爱中国文化的老杜却是去年的“北京市十大志愿者(志愿者博客,志愿者新闻,志愿者说吧)”之一,也是获此殊荣的唯一一位外国人,当选的很大原因是他爱“挑毛病”。

  现在这位白发碧眼,总是一身唐装、脚蹬50号中式布鞋的美国人走在街上,认出他的人多半是因为他那个“爱挑毛病”的习惯——到处给商店、饭馆、公园和博物馆英文标牌挑翻译错误。而且他的小习惯还闹出了大动静,他不但受邀请成为北京市民讲外语活动委员会专家顾问,还花了5、6年的时间参与制订“公共场所双语标识英文译法”北京市地方标准。这部译法分成了6大类,包括道路交通、景区景点、商业服务业、体育场馆、医疗卫生以及通则。之后,老杜又把很大精力投入到千变万化、翻译笑话百出的中国菜名当中。

  “那真是一项非常‘痛苦’的工作,我为此在过去5年中花时间翻译修改了二外校园里的一些餐厅和社区里的一些我喜欢去的餐厅的菜单,去年又和委员会其他成员一起,用了一年的时间修改北京市各个餐厅的菜单。”老杜“心有余悸”地回忆着他们一周工作60个小时,绞尽脑汁把中国菜用正确英语表达出来的那段日子。

  专家们之间也会有不同意见,就算专家达成了一致,使用者并不一定喜欢。老杜举例说“童子鸡”这个菜名让他们特别挠头,用“pullet”(科学名词,意为生长不到一年的母鸡)是最准确的译法,“可我问了10个美国人,10个人都不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老杜边说边无奈地一耸肩。为此,最后有些餐馆使用了“young chicken”(直译为年轻的鸡)这个不甚理想的译法。

  说多了翻译菜名和标牌的事,老杜有点不以为然,他大手一挥:其实还有更重要的,比如让残疾人享受和正常人一样的生活以及如何在奥运会期间发挥老年人的能力。

  老杜特别关心北京无障碍设施的建立,他说这是生活中残疾人实实在在需要的东西,可实际情况是,无论饭馆、饭店还是公园等公共场所,能考虑到残疾人需要的少之又少。但是老杜说情况会越来越好,像北海公园的团城、故宫还有天坛都有一些改进的残疾人设施。

  “我非常关心无障碍设施,现在北京做得还不够。北京奥运会(北京奥运会新闻,北京奥运会说吧)后紧接着要举办残奥会,尽管残奥会的竞技意味不如奥运会,但是它恰恰体现中国是不是对残疾人充满人文关怀。”他说。

  老杜的关心绝对不仅仅是口头上的,他下了大功夫。他知道北京有300多个宾馆,于是他找学生挨个打电话过去问他们是不是有残疾人专用的无障碍房间。几百个电话打下来,得到了如下的调查结果:190个宾馆居然一点无障碍设施都没有,83个宾馆只有一个有残疾人设施的房间,29个有两个房间,7个宾馆有3间,5个宾馆有4间,最好的一个也只有10个房间能够接待残疾人。他还让学生坐着轮椅去北京各地转,拍照,并能说出什么地方已经改建、哪里还是老样子。

  为了做这些事,他自己要往里面搭不少钱:每个月给学生的“工资”、路费和饭钱,而他作为一位北京的大学老师,一个月不过几千元工资。老杜顽皮地说他挺在乎钱,因为他在美国的退休金都交给夫人了,不过为自己喜欢的事情“投资”他心甘情愿,而且他认为所有人都应该加入到关心残疾人的行列里。

  “我觉得做无障碍设施绝对不仅仅是政府的工作,商家也有责任。如果想赚钱,就必须先把服务做好了,这不是理所应当吗?”他说。老杜反复强调,外国有很多残疾人希望到中国旅行,仅美国每年残疾人到国外旅行的花费就达到37亿美元,可他们到亚洲旅行一般都选泰国,就是因为泰国的无障碍设施比较完善。

  老杜还特希望老年人能在北京奥运会的时候发挥他们的作用。“我65岁了,可是我还是希望每天做很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想北京的老人也是。”他说。

  老杜强调,奥运会的志愿者中一定不能缺少老年人的身影,因为他们了解城市的历史,他们本身就是历史,阅历和经历都不是年轻人所能比拟的。

  “我有一次到鲁迅博物馆,当时的讲解员是一个很漂亮的姑娘,可是我觉得她的讲解显然是在背书。可如果换一个年纪比较大的人当讲解员呢,效果肯定会不同,因为他们和鲁迅的时代更加接近,他们更能用‘心’去为大家讲解,”老杜说,“而且北京很多老年人当志愿者的积极性特别高。”

  他向有关部门提交了“ask me”(问我)计划,倡议在奥运会时让老年志愿者戴上ask me的标志,在一些繁华的场所或者社区中的博物馆里做志愿向导和讲解员。

  “你不知道老年人学外语有多积极,而且一些人已经说得很好了。”老杜一脸骄傲地说,还拿出一个团结湖社区老人学外语的册子。团结湖社区从北京申奥成功之后就开始自发组织老人学英语,到现在水平越来越高,不少人已经能应付基本对话,学习班的人也达到1000多了。

  “在国外,志愿者是社会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而老年人做志愿者工作,会让他们觉得自己还有用处,老有所用会使他们心里觉得高兴,心里高兴身体就会健康,身体健康就会长寿。在中国,如果能把老年人都发动起来加入志愿者的行列,那将是‘三赢’,老人高兴、奥运会受益、外国游客方便。”老杜说,“而且,奥运会只是一个契机,奥运会结束后也应该把这些好的东西继续保持和推行下去!”(完)

(责任编辑:海盗)

用户: 匿名发表: 匿名发表:

*用搜狗拼音输入法发帖子,体验更流畅的中文输入>>

设为辩论话题 

精彩推荐

奥运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