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lenovo奥运频道-搜狐奥运

桑兰细述和奥运不解之缘 眼中北大男生又拽又好

http://2008.sohu.com 2007年06月07日12:04 外滩画报

我来说两句

  1998 年,17岁的桑兰(桑兰博客,桑兰新闻)参加比赛时受伤,再也没能站起来,但她给我们的是永远灿烂的微笑,微笑背后,是令人揪心的付出、泪水、坚强和成熟。“只要努力,命运总会眷顾你的”。作为2008 年北京申奥形象大使,桑兰以她自己的方式重回奥运的世界,把体育精神传播给更多的人。

  1998 年,北京时间7月22 日早晨6 点,纽约长岛友好运动会体操馆。

  在单项比赛跳马之前的热身训练中,17 岁的桑兰第三次练习“手翻转体”动作——那是她当天要完成的最后一个体操动作,空中转体,落地,桑兰头顶着地,随即休克,被送进附近的医疗中心,诊断结果是:第六、第七节颈椎错位挫伤,并伴随神经组织损伤,可能导致瘫痪。

桑兰在医院躺到8 月7 日,病情毫无缓和迹象,胸部以下没有知觉,双手除大拇指恢复知觉外,其余四指都失去知觉。美国医生宣布:桑兰的中枢神经完全性损伤,除非奇迹发生,否则她将永远不能站起来。

  国人再见到桑兰是1999 年5 月24日她回国康复后。近几年,桑兰担任中国申奥大使、中国奥运官方网站特约记者、星空卫视《桑兰2008》节目主持人等。在各种公开场合,桑兰灿烂地笑,一个新词在网络流传—“桑兰微笑”。

  没有人知道灿烂背后的付出。在接受本报的电话采访时,桑兰笑着,自自在在地说起那些让人揪心的事: “我受伤的位置比较高,手指头不能动,拿起笔却写不了字,拿勺吃饭、穿衣裤都很难。上厕所要人帮忙,一定时间就要导尿,用尿管。拿杯子,我要带柄的,还不一定能拿到或者很艰难才能拿到。”从前,桑兰被父母惯得臭脾气一大堆,现在,稀松平常的刷牙洗脸、吃饭、喝水,都是她的困难时刻。桑兰的奢望仅是做自己能做的,比如拿东西。

  受伤9 年,网络上常有消息说医学上攻克了某个难关,桑兰将能站起来,然而9 年过去,奇迹没有出现,桑兰却彻底变了,她变着法地告诉自己要坚强,有时哭着喊着对自己叫:“桑兰坚强一点、坚强一点??晚上会过去的,总能见到第二天的白天,我信!”有时越对自己说要坚强,眼泪越是哗哗地流,“我会吵、会闹,人都会有宣泄、烦躁、痛苦的时候,怎么面对以后则是最大的问题。”

  她学会了涂指甲油,这是锻炼手指的小方法,第一次涂指甲,她艰难地用了半个小时。她还学会了用手背关节发短信。从前的桑兰是个感性的小女孩,现在变得理性,勇敢和微笑已成为她的代名词,她失去了很多,但她依然热爱生活,爱看韩剧,爱购物,爱臭美,喜欢电影明星里昂纳多。她,还有梦想。

  第一个梦想:上大学

  上大学是桑兰的梦想之一。为了读书、上课,她要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代价。为了达到北大的录取要求—拿到高中毕业证书,她在康复中学完成了别人要读十几年的课程。2002 年,她如愿进入北大新闻系。“走在北大校园,我对自己感慨: ‘哇,我现在就在北大!,累的时候,我也安慰自己: ‘我现在是在北大呢!’”

  因为工作忙碌,本科4 年,桑兰延迟一年毕业。5 年中,她没有缺过一次课,即使对健康的大学生来说,这也是很难做到的,但桑兰做到了。她还记得大学一年级的冬天,很冷,下午5 点下课,晚上7点是英语课,由于行动不方便,饥肠辘辘的桑兰怕耽误时间,顾不上吃饭,让妈妈推着早早到教室。

  桑兰的同学说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一次因为教室安排变动,一节新闻摄影课桑兰迟到了十几分钟,她不想打扰同学,安静地绕进去,坐在窗边,那是夏天,40℃以上高温,在烈日下,3 小时的课,她没上完就中暑了。

  老师说: “桑兰就是桑兰。”桑兰说:“我没什么特殊的,别人能做的,我也能,不能轻易放弃。”

  对于桑兰来说,上学最难的不是拿笔,而是进教室,因为不同的课在不同的楼层,轮椅上的桑兰根本上不了楼。

  桑兰班上有50 多名学生,只有8名男生,他们抬了桑兰4 年!“他们在课前发短信给我,然后来宿舍接我,把我抬上抬下,很感谢他们。”桑兰不会煽情似的说那些故事,她嘻嘻哈哈地说:“北大男生真的很拽,但也真的很好。”

  没课的时候,桑兰就回家看韩剧、上网、睡觉,日子很惬意,也简单。她说自己很幸福:“有得吃,有得读,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第二个梦想:传播奥运

  桑兰和奥运有着不解之缘。1993年,中国第一次申奥。那年她12 岁,在宁波练体操。结果揭晓那晚,运动员宿舍里没电视,孩子们就互相打听申奥进展。当萨马兰奇说出北京的名字时,楼上的男队员们兴奋激动得把地板震得山响,她们几个女孩则互相拥抱,又唱又跳,但可惜的是,白高兴了一场。

  2001 年1 月14 日, 桑兰被聘为2008 年北京申奥形象大使。7月14 日揭晓那晚,她在世纪坛参加直播,结果宣布时,她没喊,也没叫,“第一次的教训太深刻了!第一次拥抱错了,我不想让自己再受一次折磨。”当桑兰从世纪坛出来,满大街都是狂欢的人、烟花、鞭炮,大家胳膊上、脸上都画着五星红旗,还有人站在车顶上跳舞。桑兰甚至忘了当晚是回家了,还是去酒店了,或者去了别的地方,记忆里只有欢乐的人海。

  如今,作为申奥大使,宣传奥运已成为桑兰的本能,给她一个话题,她就会滔滔不绝地讲,见谁都讲。“受伤时,我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奥运梦就这样破灭了,然而只要努力,命运总会眷顾你的,没想到我以这样的方式回奥运。”

  2002 年,在北大读书的同时,桑兰与星空卫视签约,主持《桑兰,2008》。采访的第一个人是刘翔,“他像个大男孩,见我紧张,就安慰我: ‘别紧张,你爱问什么问什么,我都回答。’”

  每次做节目很辛苦,在节目前,编导会把采访提纲给她,四五十个问题,最多一次竟有70 多个问题。“以前被采访讲自己事很轻松,做主持人采访别人,不是那么简单,要了解他的经历、背景、成绩,还要抓住重点。这是对知识和人生阅历的积累。”做节目很辛苦,聚光灯照射下,桑兰受伤的位置怕冷怕热,有时一录录一天,上厕所或换衣服非常不方便,但她享受其中, “传播的力量是很大的,以前我是一个运动员,而以后我希望能把体育精神传播给一群人。”

  传播体育,也影响体育。桑兰对体育最大的影响,莫过于她的不幸让国家体育总局主管部门下决心实施运动员人身保险计划,开始我国体育保险商业化的尝试。去年11 月,国家体育总局在上海宣布,我国第一个有关运动员社会保障的综合性文件《关于进一步加强运动员保障工作的通知》出台,这是中国体育界的一件大事,也遂了桑兰的心愿。

  “很多事你觉得目标很遥远,可你努力做了,回过头来会发现,自己已经迈出很大一步了。奇迹,或许就是这样产生的吧。”面对未来,桑兰如此说道。

(责任编辑:史卉)

用户: 匿名发表: 匿名发表:

*用搜狗拼音输入法发帖子,体验更流畅的中文输入>>

设为辩论话题 

精彩推荐

奥运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