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lenovo奥运频道-搜狐奥运

北京奥运会火炬抵达杭州 "祥云"热度更胜桑拿天

http://2008.sohu.com 2007年06月28日10:23 浙江在线-钱江晚报

我来说两句

   本报讯 昨天下午三点多,室外艳阳高照,晒得人挣不开眼,实在有点蒸桑拿的感觉,但走进浙江国际大酒店罗布泊厅,没想到更热,满满当当的活动现场人头攒动,一股热潮迎面袭来,那温度丝毫不亚于外边毒辣辣的日头。

而“热源”正是抵达浙江的第一支北京奥运火炬(奥运火炬博客,奥运火炬新闻,奥运火炬说吧)——“祥云”。昨天,由本报、汽车电台西湖之声、浙江电视台公共·新农村频道和可口可乐联合推出的奥运火炬先睹为快活动热得烫手。

  忙工作人员添凳忙

  昨天下午两点半,当记者走进展厅,不少热心读者已经早早地到了现场,随着活动时间的临近,人越来越多,现场40个座位更是供不应求,被一抢而空。最后工作人员只能在展厅周围又加了一圈凳子,才算解了燃眉之急。

  大厅正前方,“祥云”火炬如一个害羞的大姑娘披着盖头,安静地站在那。座席上,有人性急地掏出相机拍了起来,还有人急切地跑上前,蹲下身来,想把火炬看个仔细。

  热边擦汗水边拍照

  “祥云”的隆重登场,吸引了所有的目标,“在电视上看到很多次,但在现场这么近距离看还是很不一样!”已经退休的覃建俐激动地说。

  众人在主持人的组织下依次上台戴上白手套握住火炬摆起POSE。因为人气太高,现场有些闷热,不觉中汗水已经顺着脸颊淌了下来,但这根本无法转移人的注意力。有人趁着拍照间隙匆匆掏出纸巾抹了一把,然后继续投入“战斗”,有人干脆不理会满头的汗水,抓紧时间拍照,“不管是不是熟人上去,多拍点总没错。”有人笑呵呵地答道。

  轮到杭州电子信息职业学校高二学生王安恒上台了,也许因为紧张,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把白手套戴上,“真是太激动了。”拍完照他吐了口气,说,“能够这么近距离地接触火炬,已经完成了我的心愿。”

  今天上午,可口可乐浙江区奥运火炬手选拔发布会一结束,“祥云”将离开浙江飘向齐鲁大地。

  本报记者 伊志刚 王琼

  从安徽来的烫衣工程进说——

  请假看火炬别人都羡慕

  蓄着小胡子、穿着蓝汗衫,程进站在围睹“祥云”的人群中,额头上还冒着汗。一打听,程进本来下午是上班的,请了两小时的假,顶着大太阳,专门赶来看火炬。

  老家安徽的程进在杭州一家丝绸服装公司负责烫衣。35岁的烫衣工程进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老一些,烫衣的工作也不轻松。做一名奥运火炬手在他看来是很遥远的事,“轮到我?不太可能吧?”

  不过亲手触摸火炬的梦想一点也不遥远。程进在一片闪光灯中捧着火炬,那一刻,他有些皱纹的脸笑得很舒展。

  有一点必须要提一下:程进来看火炬,是老板和同事们大力支持的,都说机会难得,还能和火炬合影,大家都羡慕得不行。程进来,算是个代表。

  八旬老太徐冰吟说——

  我跑不动了,机会让给别人吧

  “这支火炬是不是就是以后火炬手举着跑的那支?”79岁的徐冰吟老太好奇地问,记者告诉她:“真正火炬接力时,每个火炬手都有一支,火炬手交接的是火种,不是火炬。”

  虽然年近八旬,应该算是来现场观睹“祥云”的最年长者,但徐冰吟老太看上去清朗矍铄,精神好得很。

  徐老太说,“我年轻时也是体育爱好者。不过如果要我做火炬手,头一个困难就是已经跑不动了。 所以我是报不了名了,机会让给别人吧。”

  “不过我们国家第一次办奥运会,支持当然要支持的。明年我正好80了。”健谈的老太太还很乐观。

  在海外生活了20多年的蔡大生——

  想代表华侨举起火炬

  在海外生活了20多年,挪威皇家歌剧院终身歌唱家蔡大生说,没想到回来才几个月就有机会可以拿起奥运火炬。现任浙江传媒学院音乐学院名誉院长的他说,希望这只是他和火炬的第一次接触,下一次接触,会是他当火炬手时。

  “我有我的优势,”蔡大生自信地说,“我有多重身份,我代表着海外华人,代表着海归,代表着传媒学院的师生,更代表着喝着钱塘江水长大的人。”

  其实作为文艺界名人,蔡大生把推广奥运作为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申奥成功后,国外华人接连组织了不少活动为北京喝彩。德国、英国……这种庆祝活动我参加了不下十个。”

  作为奥运会重要一环的火炬传递,蔡大生动情地说,他不想错过,“如果让我当火炬手,我最想在两个地方传递火炬,一个是侨乡温州,另一个就是钱塘江,因为我们喝着钱塘江水长大,它是我们的母亲河。”

  漂亮的声乐演员徐宁被说成是——

  采圣火的雅典女祭司

  徐宁是现场那么多来争睹“祥云”中第一个上台触摸火炬的人,她用“又感到激动,又觉得幸运”来形容自己的心情。

  用坐在徐宁身后的蔡大生的话来说,“徐宁如果换件白衣,捧起火炬,那就是活脱脱一个采圣火的雅典女祭司。”

  漂亮的浙江歌舞剧院声乐演员徐宁是我省优秀的青年演员,就是她在“七艺节”中与著名旅欧歌唱家蔡大生合唱了主题歌。谈起选拔奥运火炬手,徐宁第一句话就是:“当然要报名,这是我们文艺工作者的责任。”

  从河北来杭从事餐饮工作的于新梅说——

  我是河北触摸火炬第一人

  “听到电台里说有这个活动,我马上打电话,没想到真的有机会,真是太难得了。”于新梅用自带的相机一遍遍拍着照片,不厌其烦。

  说一口北方话的于新梅两个月前才从河北来到杭州,目前在一家酒楼从事配餐工作。“在河北,我估计我是亲手触摸‘祥云’火炬的第一人了。”虽然只是简单地做个姿势,但说起来总还是有点意义的,看上去于新梅性格很开朗。“还不知道报名火炬手的具体程序,等了解了就去报名,至于结果不重要,这样的机会一定要争取。”

  无独有偶,在杭州经销大米的王宇鹏则成了“黑龙江的第一人”。 王宇鹏在杭州的工作任务是让更多的浙江人能吃上黑龙江大米,让家乡人民的生活尽早像浙江一样富裕起来。

  来杭廿多年的朝鲜族女士崔福锦说——

  想在走了十多年的西湖边跑一段

  活动现场有两个人格外特别,为了“祥云”,她们甚至穿上了只有重大节日才会穿的民族服装,她们就是壮族女士覃建俐和朝鲜族女士崔福锦。

  “我到杭州已经二十七八年了,到中国旅行社当导游也有十六七年了。”崔福锦微微一笑。

  当导游的十多年间,崔福锦接待最多的就是来自韩国的旅行团,“在杭州,我向他们宣传杭州的美丽,带他们去西湖。”在崔福锦看来,“白堤、苏堤正是西湖的精华之所在,那是西湖最美的地方。”

  崔福锦第四个走上台,触摸火炬的她显得格外紧张,从台上下来,紧紧攥着的手心满是汗,“我太激动了!”她说这种紧张情绪从前一天就开始了。“我一个晚上没睡好觉,就在想明天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明天该说些什么。可能是太激动了,今天我五点钟起来又是吹头发、又是化妆,我还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

  手握火炬,拍了照片,但崔福锦说她还不过瘾,还想再握一次祥云:“我肯定会报名去当火炬手。我希望可以在带团走了十多年的外西湖边跑上一段。”

  怀孕一个月的准妈妈李擎——

  带着奥运宝宝和“祥云”合影

  当一身黑白连衣裙的李擎走上台,谁都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但李擎说,她这次来不光为自己更为了自己肚子里已经一个月大的宝宝。

  “今天我在办公室里听广播,”就是这么一个偶然的机会,她突然听到,下午有奥运火炬展示活动,正在征集幸运听众,“当时我特别激动,决定下午过来看看,不光为自己,更为了肚子里孩子。”

  “我上个月才怀上宝宝,预产期在明年二月份,这么算来就是奥运宝宝了。”对于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拍照时,李擎有点紧张,“当时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明显感觉笑容很僵硬,实在太激动了。”

  拍完后,李擎说:“等孩子长大后,我会给他看这张照片,告诉他当他还在我肚子里时就曾经和奥运火炬合过影。”

  九岁的三年级学生张葛思涵——

  一家三口苦追“祥云”

  九岁的张葛思涵是活动现场年纪最小的读者,看着他带着白手套,紧紧地抓着火炬“祥云”的那股子好奇、认真的劲头,一直等在旁边的妈妈葛三飞用相机迅速地捕捉着孩子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嘟嘟,拿火炬感觉怎么样啊?”“太爽了!”那张汗涔涔的小脸上满是快乐,听到孩子这话,葛妈妈送了一口气,笑着说:“这一下午的时间没白费!”

  原来,就读于景华小学三年级的嘟嘟今天还要考试,“昨天他放了学,看到这个消息,就一定要来,所以他爸爸帮他在论坛上留言。”

  虽然考试结束要三点,葛三飞夫妇俩还是决定无论怎样都得满足孩子这个要求,“今天下午,我们俩都从单位请假了,”这夫妻俩兵分两路,“我从单位杀到这里来占位子,他爸爸从家赶到学校去等他。”两路人马,分工合作,“我在这里一遍遍地打电话催,急得一身汗,他爸爸2点50接了嘟嘟直接打的从景芳赶到这。还好,一切还来得及。”这就是他们这一家追逐祥云的特殊一天。

  本报记者 伊志刚 王琼

(责任编辑:严国平)

用户: 匿名发表: 匿名发表:

*用搜狗拼音输入法发帖子,体验更流畅的中文输入>>

设为辩论话题 

精彩推荐

奥运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