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lenovo奥运频道-搜狐奥运

中国男佩世界冠军王敬之 剑指北京奥运金牌(图)

http://2008.sohu.com 2007年07月10日10:52 津报网-城市快报

我来说两句
击剑世界冠军王敬之

  6月24日,拉斯维加斯,津门帅小伙王敬之一剑挑落男子佩剑世界杯美国站的金牌。这一剑,不仅挑落了一枚金牌,而且击败了雅典奥运会冠军,更一举打破了中国男佩50年的无金史。对于中国男子佩剑队来说,国际比赛的男佩冠军曾经是那样的遥不可及,但随着王敬之的利剑出鞘,尴尬过去了,辉煌成了现实。从青涩的少年成长为俊朗的剑客,王敬之已经是中国男佩的NO.1了,夺冠给了他无穷的信心,他开始将目光瞄准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他的目标就是金牌!

  明天,王敬之将随国家佩剑队前往大别山进行为期10天的集训调整。
此次集训,男、女佩剑队各有6人,这将是备战亚锦赛和世锦赛的主力阵容。随后,国家队返回北京稍作休整后前往南通,备战8月份在那里举行的亚洲锦标赛。在南通,王敬之和天津女剑客谭雪成就了全运会冠军的霸业。福地重游,二人期待着续写辉煌。本组撰文本报记者苏娅辉

  两次挫折·雅典,替补之痛

  如今叱咤剑坛的王敬之,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的时候,却只能沦落在奥运村外当替补。那段日子,曾让他萌生退意。

  2001年九运会团体夺冠,王敬之入选了国家队。2002年出战釜山亚运会,他收获了个人、团体两枚银牌,冠军都是东道主选手。可是在雅典奥运会的阵容中,他却排不上主力。在临近雅典奥运会的日子里,通过训练和比赛的安排,王敬之已经感觉到了危机。他把自己的感觉告诉了自己天津的教练李绍春,李指觉得不可能,而且告诉敬之不要想太多,全心去备战。但事实证明,敬之的感觉没有错。当国家队主教练张永春找敬之谈话的时候,尽管事前已经有所感觉,但是敬之的脑子还是蒙了。“当时教练说我只能参加一项,个人赛或者团体赛。参加个人赛最好也就是前八名,而且这个目标都不太可能实现,参加团体赛最差也是前八名,让我自己考虑。我根本听不进去了,当时脑子一片空白,就说教练安排吧。”后来,王敬之的名字出现在了团体赛的阵容中。

  而更让他蒙的事情还在后面,到了雅典,他没有进村的机会。“我从来没有参加过奥运会,也不知道是什么模式和程序。我们抵达雅典后,从机场出来开始往大巴车上装行李。别人的行李都上去了,而到我的时候,却被告知不用装了,我的行李要上另一辆车。因为我是替补队员,没有进入奥运村的资格。那一刻,我感觉自己的血液凝固了,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那么多人看着我,我都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做什么,人有些僵了。不过,咱们天津的谭雪也在旁边,我绝对不能影响她的情绪,她也是第一次参加奥运会,而且还有夺金的任务。我就装着非常轻松的样子和她说,不进村更好,正好可以在外面放松一下。”在奥运村外的那些天,王敬之经常一个人偷偷地流泪,睡不着觉。爱琴海边,他留下的只是伤心的回忆。他想尽快逃离那个地方,回到家,然后离开击剑。练了这么多年击剑,手中的佩剑已经成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可是没有想到,让他的心受伤的正是击剑。正谓爱之深,恨之切。王敬之开始厌倦击剑,他害怕听到和击剑有关的任何事情,哪怕只是这个词汇,都会让他感到莫名的烦躁。

  然而,闹情绪只能是暂时的。毕竟,生活还要继续。在家人、教练、队友和朋友的劝导下,王敬之的情绪渐渐平稳了。他还有很多宏伟的目标没有实现,如果在这一刻真的赌气离开,他真的不甘心。

  两次挫折·股骨头,伤病之痛

  有谁能想到,王敬之曾经险些因为股骨头伤痛告别剑坛。4个疗程,300多袋中药,他挺过来了,重新拿起了他心爱的剑。

  2004年年底的时候,雅典的替补之痛还没有痊愈,王敬之的腿又出现了问题。他总感觉腿疼,开始并没有太在意,到2005年年初的时候疼痛越来越厉害,最严重的时候,他只能一个人躺在国家队宿舍的床上不能下地。队友们都去训练了,他只能在疼痛中望着天花板想心事。实在忍不住了,王敬之就打电话给天津佩剑队总教练李绍春。李指把敬之接回了天津,带着他去天津医院进行检查。检查结果让所有人大吃一惊——股骨头坏死。天津体工大队的队医都不太相信这个结果,毕竟,得这种病的以老年人居多,像王敬之这么年轻的人,之前也没有受过伤,怎么也会这样呢?敬之开始害怕,因为他听说得了这种病基本上就算残废,更别说练击剑了。虽然在雅典村外的时候,他也曾经决绝地要离开,但是此刻想到真的要离开,他终于发现竟然是那般难舍。

  那段时间的记忆充满了中药味,中药是在医院熬好装袋的,每天要喝三至四袋,到医院一取就是一个疗程的,要100多袋,喝多了都想吐。可是想到病治好了就可以继续练击剑,王敬之忍住了。4个疗程,他一共喝了300多袋药(后来的疗程开始减量)。除了喝药还要输液,每天早晚各一瓶,比什么都准时。3个月下来,医生都已经很难在他的手臂上下针了。这还不算,伤处还要敷膏药,一贴膏药一敷就是一个星期。天热的时候,皮肤痒得厉害,过敏的地方都破了。同屋的队友刘明悦每次帮敬之换药的时候,都觉得心疼。“那时候,天天不停地吃药、输液、敷药,还要进行理疗。真觉得自己是个病人了,都快烦死了。”

  都说孩子是父母的心头肉,敬之疼在腿上,父母痛在心上。在父母的心中,与成绩相比,孩子的健康才是最重要的。看到敬之那么痛苦,父母都劝他别再练了。但是敬之不想放弃,他的心中还有很多目标没有实现。可是,他也不忍心看父母难过。“我知道爸妈心疼我,可是我不能放弃击剑。我和他们说,如果现在放弃击剑,将来你们的儿子一辈子都不会开心。”于是,父母只能尊重他的选择。功夫不负有心人,似乎连老天爷都感动了。一次次的复查结果显示,敬之的伤逐渐地恢复了。每一次复查都是好消息,他又开始投入到了训练中,而且创造了无数的辉煌。

  三次飞跃·狂飙,收获冠军

  古语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经历了雅典的苦闷、腿伤的困扰以及琐碎的不如意后,王敬之仿佛涅槃的凤凰,他开始了在国内外剑坛的一路狂飙。

  2005年2月,十运会击剑预赛全面打响。到9月份的决赛开始前,王敬之需要参加4站预赛。可是每一次的发挥都不是特别理想,最好的成绩是第三名。在一次次的失利中,王敬之开始怀疑自己,难道是自己的水平退步了?随着十运会决赛时间的日益临近,他愈发着急。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天津方面做出决定,天津男子佩剑队远赴俄罗斯封闭训练,进行备战冲刺。正是在俄罗斯的那段时间,王敬之逐渐找回了状态,而且解决了一个困扰自己多时的“症结”。“我和俄罗斯队一个个子比我矮很多的队员比赛,他总是能攻进来,而我却不能。按理说,我身高臂长在进攻中应该占优势。主教练杨震发现了这个问题,在随后的训练中反复带我练这个动作,我自己也领悟了,问题一下子就解决了。”王敬之带着轻松的心态走上了十运会决赛场。利剑出鞘,英雄万丈豪情,王敬之一剑挑落十运会天津代表团第一金。那一刻,他用胜利证明了自己是中国男佩的NO.1。

  2006年12月,多哈亚运会。王敬之先是个人赛称王,随即又以1号主力的身份出战团体赛,第一场他为中国队完美开局,最后一场再度上演一剑绝杀,为中国队完美收官。“以前决一剑输的时候多,如果我打最后一场的话,队友经常会问到底行不行?现在我用行动告诉了他们,我行!”获胜的那一刻,他用手指着后背衣服上自己的名字,然后做了个“第一”的手势,向全世界证明了自己是亚洲男佩的NO.1。

  2007年6月,世界杯赛美国站。王敬之终于全面爆发,为中国男佩“破冰”,用金牌证明了自己已经跨入世界顶尖选手行列。站在了决赛高台上的王敬之,对手是雅典奥运会男子佩剑冠军蒙塔诺。获胜后的王敬之没有想象中的狂喜,“这一年来我的成绩一直不错,具备了与顶级选手抗衡的能力,夺冠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对于王敬之来说,夺冠的最大收获是自信心的提升。“以前总觉得国际比赛的男佩金牌太遥远了,现在我把不可能变成了现实。”

  一个目标·直指08金牌

  王敬之要飞得更高!“从2004年雅典奥运会回来之后那一刻起,我就下定了决心,一定要以1号主力的身份参加北京奥运会,而且我的目标就是冠军。”

  在雅典无法进村的日子里,王敬之每天要乘坐一个多小时的大巴车到赛场给队友助威。在赛场外的过道里,王敬之遇到了现任中国击剑队外教鲍埃尔,那时候他还是意大利男队的主教练。“我知道他是个很有名的教练,他问我为什么不参加比赛。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告诉他这是教练的安排。当时旁边还有几个外籍教练,他们都觉得不可思议,问我"Why(为什么)"。”王敬之无言以对,但他感觉到了,在鲍埃尔的心目中,自己是一名优秀的选手,这激发了他的斗志。

  2006年年初,国家击剑队传出鲍埃尔要加盟中国佩剑队的消息,那一刻,王敬之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春天”来了,他的心情无比激动。但好事多磨,由于种种原因,直到2006年8月份鲍埃尔才抵达中国。这位洋帅真的非常器重王敬之,平时的训练中,他带敬之的时间总是比其他队员多。敬之领悟东西确实快,师徒二人配合得非常默契。如果是其他队员做错了动作,鲍埃尔有时是要发脾气的,但是他对敬之总是很宽容,从来也没有发过脾气,平常还总是和敬之开一些玩笑,帮助他减压。和鲍埃尔在一起的日子里,敬之的心情总是很愉快。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确实从洋帅这里学到了很多宝贵的东西,无论是技术还是经验。在洋帅的率领下,王敬之摘取了亚运会个人和团体两项冠军,又夺得了世界杯赛的金牌。他开始将目标瞄准了北京奥运会,他已经具备了这样的实力! (来源:城市快报)

(责任编辑:姚欣)

用户: 匿名发表: 匿名发表:

*用搜狗拼音输入法发帖子,体验更流畅的中文输入>>

设为辩论话题 

精彩推荐

奥运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