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lenovo奥运频道-搜狐奥运

曲曲折折“奥运行” 柔道女王孙福明的多味人生

http://2008.sohu.com 2007年07月30日18:53 《新体育》杂志

我来说两句

  她是国内柔道选手中年龄最大的运动员,曾夺得过奥运冠军,也曾以前奥运冠军的身份给队友当陪练。大红大紫,平淡无味,虽然也有头疼事儿,她却总是笑呵呵——猜出来了吧?她就是辽宁女将孙福明。9月在日本举行的柔道世界锦标赛上,久不见声息的孙福明再次“闪亮登场”,夺得女子78公斤以上级冠军。

而她的目光所视,是明年的雅典奥运会。

  曲曲折折奥运行

  参加奥运会是每个运动员一生最大的梦想。孙福明很幸运,经历了两届奥运周期。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成就了她作为运动员最大的功名,而2000年悉尼奥运会,则让她体会到做平凡人的坚忍。

  孙福明能参加1996年的奥运会,颇有些“偶然”。

  作为一名柔道运动员,孙福明的先天条件并不好,爆发力不足,没有柔道队员所需要的“哏”劲。但她能吃苦、人实在,训练时举120公斤重的沙袋,每次10下,有的队员偷懒少做几个,孙福明每回必定完成,有时身体不舒服,也会老老实实向教练汇报还差几个,事后再补上,

  1994年11月,在咸阳举办的全国女子柔道冠军赛上,孙福明获女子无差别级冠军。这是她第一次拿全国冠军。1995年,庄晓岩退役,孙福明成为辽宁省女子柔道队的主力之一。

  1995年举办的全国锦标赛,实际上是国内各项目争夺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的入场券,孙福明战胜当时实力强劲、名声显赫的张颖,不啻在柔道界投放了一枚“重磅炸弹”。赛后有人说:张颖会输,是不是裁判的问题?本无悬念的奥运会女子柔道入场券问题,由于孙福明的“搅局”而变得复杂。

  1996年春季,在北京,孙福明、张颖为“入场券”做了一次最后的“了断”。赛前,教练刘永福告诉孙福明:“我跳着脚地说了大话,只要能让咱们参加奥运会,金牌保证拿。”憨憨的孙福明没让教练失望,干净利索的以2比0赢了张颖。在1996年第26届奥运会女子柔道72公斤以上级比赛中,她同样干净利索地战胜了高出她半头有“黑铁塔”之称的古巴选手罗德里格斯,夺得金牌。

  奥运会夺得冠军,孙福明成为公众人物。但她依旧按部就班地参加训练,她想拼到2000年的悉尼奥运会。

  国家体育总局制订的2000年奥运夺金计划中,孙福明所在的无差别级的金牌是“既定”的。除孙福明以外,她的队友袁华也是这一级别的顶尖高手。但规则规定,一个国家在每个级别上只能派一名选手参赛。现实就是这样残酷,不是弱者和强者之间的竞争,淘汰要在两个强者之间进行。

  袁华年轻力壮,当时状态极佳:孙福明经历过1996年奥运会的洗礼,又在“榻榻米”上锤炼了4年,技术也日臻完美。外界一致看好孙福明是第一人选,她也在认真地做准备。

  幸运之神更加青睐袁华。参加奥运会选拔落选,对孙福明是沉重的打击。为此她背地里哭过很多次。但是,朴实的她从不在表面露出来,当教练让她做袁华的陪练时,她乐呵呵地当起了“沙包”。训练中,她一如既往地认真,尽好“高级陪练”应有的责任。电视里,袁华终于在高高的领奖台上露出灿烂的笑容。电视前,孙福明露出噙着泪花的笑容。

  2001年九运会上,孙福明打算退役,但队里她这个级别的新队员还没有成长起来,教练希望她能留下来,孙福明听从了组织安排。

  2003年9月11日,世界柔道锦标赛在日本大阪举行。孙福明在+78公斤以上级决赛中,以一记快速凶悍的背摔,“一本”胜出东道主选择塚田真希,获得金牌。

  宝刀不老,让孙福明胸中燃起雄心。9月底,回到辽宁省国家柔道集训队后的孙福明,一头扎进训练馆。年龄最大、资格最老的她最听教练的话。每天4堂训练课,她一次不缺,教练布置的任务,她不折不扣地完成。

  她要在2004年再圆奥运梦。(附记:孙福明最终如愿参加了2004年雅典奥运会,但半决赛大意失荆州,最终只获得铜牌,孙福明在雅典流下了伤心的泪水)

  家里有个“贤内助”

  2000年,孙福明都27岁了,仍然待字闺中。

  柔道队里的女孩子对象不好找:她们每天从早到晚训练计划安排得满满的,一星期只休息一天,队员们还想用这一天补补觉:和外界接触太少,男孩子一听介绍的是女子柔道队员,先矮了三分——女孩儿得多厉害。孙福明的对象更不好找:她练的是78公斤以上级,1.78米的个头,100多公斤的体重在赛场是优势,情场却是劣势,而且头衔吓人——奥运冠军。

  老实的孙福明择偶条件其实并不高:只要个头高一些,人正直,支持她的事业就行。

  2000年3月19日,星期日,孙福明刚进北京奥体中心训练馆就被刘永福截住,刘教练说话直来直去:“给你介绍一个对象,1.9米多,块头挺大,你俩合适。”

  刘教练介绍的小伙子名叫杨旭东,内蒙古人,火车头体协队——97公斤级古典式摔跤选手,最好成绩全国前6名。小伙子一听介绍的是孙福明,心里头一阵嘀咕:她能看上我吗?跟孙福明握手时,他的手禁不住颤了一下,手心里全是汗。

  都是运动员出身,项目也类似,话越聊越投机。晚上,朋友请他们吃饭,热闹的酒席,让孙福明产生了“幻觉”:这是在为谁举办婚宴吧!第二天,她的呼机上显示出一行字:相见恨晚——杨旭东。

  当时,孙福明住在北城奥体中心,杨旭东住在南城大兴,相隔大半个北京城,俩人只能每星期日见一次面。每到星期六的训练课,队友都“躲”着孙福明,“想到明天就能和杨旭东见面,也不知道怎么那么大力气,练对抗,见谁撂谁。”可不,心里高兴呗。

  孙福明眼里,杨旭东不算帅气,但谈吐稳重、举止大方,很有男人味。难得的是,杨旭东非常支持孙福明的柔道事业。2001年,孙福明准备九运会后领结婚证,由于队里需要老队员传帮带,孙福明提出推迟婚期,老实的杨旭东二话没说,同意。

  2002年2月1日,孙福明、杨旭东在沈阳和平区办理了结婚登记。那段时间,孙福明正在备战当年9月在韩国釜山举行的亚运会。当天,孙福明换好训练课,背着20斤喜糖进了训练馆。5天后,孙福明把爱人送上回北京的火车。望着恋恋不舍的杨旭东,孙福明说:“亚运会我拿回金牌后,咱们再办婚礼。”杨旭东点头。

  亚运会,孙福明获得了78公斤以上级冠军。兴高采烈的杨旭东通知了亲朋好友,准备“十一”前后举办婚礼。不料,回国后的孙福明第一件事就是推迟婚期。她是1996年的奥运冠军,一枚亚运会金牌让孙福明雄心大盛,她要参加2003年的柔道世锦赛。

  杨旭东又一次毫无怨言地为孙福明“让路”。

  2003年柔道世锦赛实况,辽宁电视台没有转播,孙福明获得冠军后,一名国内的随行记者通过越洋电话将喜讯告诉了柔道队的留守队员,队员又打电话告诉了杨旭东,并让他等孙福明的电话。杨旭东一等就是两天。

  接到孙福明的电话,心切的杨旭东问:“怎么不打电话!”

  尽管相聚的日子并不长,但杨旭东很懂孙福明的心思。看着回国后的孙福明欲言又止的样子,杨旭东替她把话说了出来口:“等你明年拿了奥运会冠军再举办婚礼。”如此体贴的老公,孙福明这个美呀。

  明星也有住房难

  一般人眼里,孙福明是奥运会冠军,不定享受着怎样高级的待遇呢。其实不然,这位奥运冠军房子的问题曾久拖未决,还差点因此“挂靴”而去。

  2002年3月,孙福明给辽宁省体育运动技术学院领导写了一份离职报告:尊敬的领导,我在1996年获得第26届奥运会冠军,按规定,应该享受“冠军楼”的待遇,我多次申请,一直没有给予解决……

  1988年,为表彰辽宁籍的世界冠军和他们的教练,辽宁省在辽宁体育运动技术学院旁边盖起了一座4门7层能容纳60多户人家的小楼,人们称之为“冠军楼”;1996年,在第一座冠军楼一侧,修建了同等规模的第二座冠军楼。

  辽宁籍的体育选手能以入住冠军楼为荣耀。孙福明是1996年的奥运冠军,应该享受80平方米的“冠军楼”待遇。辽宁省是体育大省,1988年至1996年,有资格入住冠军楼的运动员、教练员不下一百户,很多人更是拖家带口地盼着分房,“僧多粥少”。当时,队里考虑孙福明刚满23岁,年轻,又没有对象,不必急于“争房”,可以等下一座“冠军楼”,同时也向孙福明保证:你登记结婚那天,保证有你房住。

  孙福明对教练的话一向言听计从,从此再没提起过房子。

  随着国家“住房货币化”政策的出台,辽宁省不再增建新的“冠军楼”,孙福明的房子成了“悬案”。她并不着急:队里答应的事,不会错。

  2002年春节,孙福明、杨旭东两家父母见了面,孙福明的婚事进入“倒计时”。想到队里承诺的房子,孙福明找到领导,领导很快向省体院打了住房申请。

  一个月过去了,没有结果。2002年,孙福明29岁,作为女柔道队员,她在赛场拼争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干了小半辈子,不能挣不到一间房吧!”其实,那几年间“挖”孙福明的不少,有的省市直接抛出“住房一套,现金×××万元”的诱惑,考虑到是辽宁培养了自己,她一直没有动心。但是,如果……

  知道消息后,辽宁省体院领导表示:尽快解决孙福明的住房问题。2002年5月,靠队里借的10万元和银行贷款,孙福明在距离训练馆不远的“绿景花园”买了一套117平方米的住房。拿到钥匙,杨旭东正在北京忙工作,房屋的设计、装修材料、装修队,全靠孙福明一人忙。由于上下午都有训练,中午虽然休息,但她必须睡觉,否则完不成下午的大运动量训练。装修的事情只好在晚上谈:实在忙不过来,她把哥哥叫来为她监工。

  装修完工,从北京赶来的杨旭东进去一看,整个房间除了白色就是棕色,没有一点儿新房的样子。杨旭东问:“设计成这样,你干什么来着?”孙福明不含糊:“我在队里训练。”

  2002年7月,孙福明搬进盼望多年的新房,珍藏了很久的结婚照被她端端正正地摆在了客厅的主墙面上,一旁是放满奖杯、奖牌的“荣誉柜”。但新房很快成了“空穴”,杨旭东回了北京,孙福明的家距离训练馆骑车也就15分钟,不愿意分心的孙福明干脆又搬回了宿舍。每星期孙福明干脆又搬回了宿舍。每星期孙福明回家一次,打扫卫生时,她恍惚间觉得:这“旅馆”真不错。

  2003年上半年,有关领导将辽宁省世界冠军住房补助25万元亲手交到了孙福明手里。用这笔钱,孙福明还清了借款和贷款,真真正正算是拥有了自己的房子自己的家。

  除了奥运金牌的梦想,孙福明还有好多事等着做:

  她想早一点儿要小孩——最理想是一对女孩。队友曾经很认真地对她说:“喜欢小孩,最好去做试管婴儿,生一个四胞胎,放到队里咱们一起喂养。”事事认真的孙福明想了想:“我和杨旭东商量商量。”

  她还想退役后留在柔道队,做一名像刘永福那样的“金牌教练”。实际上,随和正直、业务能力很强的孙福已经被推荐在2004年适当的时候担任辽宁省体育运动技术学院的副院长……

  生活的河流不停息地向前流动,前方有更多的滋味等着孙福明品尝。

(责任编辑:海盗)

用户: 匿名发表: 匿名发表:

*用搜狗拼音输入法发帖子,体验更流畅的中文输入>>

设为辩论话题 

精彩推荐

奥运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