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lenovo奥运频道-搜狐奥运

谭宗亮:苍天不负有心人 努力跳出“奥运怪圈”

http://2008.sohu.com 2007年08月08日09:28 大众网-大众日报

我来说两句

  谭宗亮缓缓抬起手臂,举枪,瞄准,扣动扳机,查看一下靶纸,看看打得怎样,然后换一个新靶,再重复以上一系列动作。如此交替往复,不厌其烦。

  射击训练本身就枯燥乏味,异常单调。但他每天至少要训练六个小时以上。

  “每天的正常训练都是上午从8点到11点多钟,下午从3点到6点多钟,再进行一个小时的体能训练。”谭宗亮说,“一般周日还要再练上半天儿。”

  7月18日,正逢梅雨季过后,今年到当日为止上海最热的一天,38.6℃。上海射击射箭运动中心射击馆内,更是热气蒸人。

  虽然二楼的一个射击馆内装有空调,但汗珠依然不断地从谭宗亮的额头沁出。

  这一半是因为天热,另一半还是因为他正在发烧。前两天,谭宗亮感冒了,高烧,到7月18日已经是第三天,高烧仍然未退,还腹泻不止,量了量,体温在37.9℃。

  “没敢吃药,因为国际射联随时都可能会进行飞行药检。”谭宗亮满脸的无奈。

  在我们普通人感冒发烧或腹泻时,一般服用的一些感冒药或退烧药、止泻药中,都含有镇静药物的成分,而这些镇静药成分又恰恰是国际奥委会反兴奋剂组织明令禁止的,属于射击运动员禁用的药物。为了避免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感冒、腹泻之类的小病,运动员们都只好自己硬抗着。

  “我最好的办法就是多喝开水,然后再多冲几个热水澡,靠这种简易的物理退烧疗法退热。”他一天最多时,可洗上七个热水澡,然后赶紧盖上厚厚的被褥,以此捂出汗来,降低体温。

  “感冒发烧也就是十天半个月的时间就过去了,最闹心的还是老伤的纠缠。”由于射击运动员常年一个姿势练习瞄准、射击,颈椎、腰椎等关节肌肉劳损是再常见不过的伤病了。谭宗亮自打少年时期从事射击训练以来,光在国家射击队一呆就是二十多年,他右侧的斜方肌劳损过度,时常伤病发作,令他伤痛难耐。“如今,我是边疗伤,边训练。一天训练下来,要是不请队医按摩治疗,简直无法动弹,更别说坚持第二天训练啦。”

  说起来,谭宗亮也是国家射击队的“老将”了。他已经参加过三届奥运会,北京奥运会(北京奥运会新闻,北京奥运会说吧)将是他射击生涯中的第四次奥运之旅。在他的运动生涯中,世界杯、世锦赛、亚运会、全运会等国内外重大赛事的冠军,他已应有尽有,但惟独缺少一枚奥运金牌。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无疑是他圆梦的绝好机会。他自己也对此充满期待。“我相信,苍天是不会负有心人的!”爱开玩笑的谭宗亮说这话时,可是一脸的正经样。

  此前,曾有一种说法,说谭宗亮身上有一个“奥运怪圈”。因为在其他大赛中,他夺金如探囊取物般容易,可一到奥运会上,他就绷不住了,结果屡屡失手。对此,谭宗亮昔日的队友、如今已是他教练的王义夫哈哈一笑:“哪有什么‘怪圈’啊?说到家,平时把一些小细节解决好了,什么问题也都没有啦。”

(责任编辑:亚丁)

用户: 匿名发表: 匿名发表:

*用搜狗拼音输入法发帖子,体验更流畅的中文输入>>

设为辩论话题 

精彩推荐

奥运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