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lenovo奥运频道-搜狐奥运

世纪运动员郭洁 等待奥运见证中华民族屹立东方

http://2008.sohu.com 2007年08月08日10:18 大河网-大河报

我来说两句

  如果时光可以倒转,71年前的今天,英姿飒爽的郭洁是在1936年柏林奥运会会场里,他或许是在比赛,或许是在看别人的比赛——现年96岁的西安老人郭洁,当年作为中国奥运代表团运动员之一,参加了是届奥运会铁饼比赛。

  □奥运媒体联盟华商报孙元华

  郭洁老人,住在西安市朱雀路一个普通家属院中。与许多老人生活一样,早晨出来锻炼个把小时,回来路上捎带着买些干货小菜,而后收拾屋子看书颐养天年。生活规律、养生得法,96岁的他,看起来也就70多岁的样子。

有时候,老先生也会想起从前,想起1936年柏林奥运会。只不过他想起的不是文献史料上的历史,而是自己的历史——柏林奥运会上他是参赛的铁饼运动员之一。

  奥运会运动员辉煌在上世纪30年代

  中国人第一次参加奥运会比赛,是1932年在洛杉矶举行的第10届奥运会。短跑运动员刘长春作为中国选派出的唯一运动员,参加了该届奥运会100米、200米及400米比赛。1936年在柏林举行的第11届奥运会中,中国派出69名运动员参加了100米、游泳和自行车等7个项目的比赛,这是中国首次全面参与奥运会。

  在柏林奥运会参赛运动员确定之前,郭洁曾参加了1936年5月27日在天津举行的“世运田径训练班与天津万国选手表演赛”,这算是奥运会之前的国内选手选拔赛。郭洁在铁饼比赛中掷出最远的41.07米成绩,这也是当时的新全国纪录。

  当时创造全国铁饼新纪录的郭洁,也成为69名参加柏林奥运会的中国运动员之一,当年他25岁。“藉广见识,而资淬励”被确定为当时的代表团参赛目标。

  当年出国最大的问题就是交通,“怎么计算都要提前一个半月动身才行”。当时住在北京的郭洁和好友刘长春等人先赶到南京报到集中,整备之后一起乘坐火车到达上海准备出发。出发的日子定在1936年6月26日,当郭洁等运动员鱼贯登上意大利邮轮康悌罗索号时,上海当地数百名各界群众还在码头欢送。

  受经济条件限制,代表团运动员几乎都是乘坐最低级船舱。“一路走了27天才到了意大利的威尼斯,然后又辗转到了德国柏林,记得还有不少华侨来迎接。”郭洁说,当时许多运动员想着如何在比赛中取得好成绩,“背后是多少同胞的期待呀”。

  世事沧桑难料一代中华健儿壮志未酬

  柏林奥运会于1936年8月1日至16日举行。赶到柏林之后,郭洁等人只有约一周的调整时间。“很多人在船上生活不习惯,导致体能损失严重,这种状况下参加最为激烈的比赛,结果可想而知,毕竟我们最好的竞技状态和欧美高水平运动员也有差距。”郭洁说自己此次奥运比赛经历“最多就耗时两小时”。“各国总共有48个运动员参加铁饼资格赛,代表中国参赛的有冷培根、陈宝球和我,44米的及格线我们都没有超过,这样连复赛都进不去,确实是个打击。”时隔整整71年,可还是能感受到从老人语气中散发出来的悲壮。

  打击是连串的,失望几乎一直在延续。

  郭老轻声回忆起中国运动员在其他项目中的比赛。“100米比赛里,刘长春、傅金城和程金冠在预赛里都被淘汰了。贾连仁参加的800米和1500米两项也都是在预赛里就掉下来。110米跨栏黄英杰预赛也是没跑出来。跳高的吴必显也是失常,没有跳过1米85的资格赛高度,在国内他最好成绩是1米88呀。只有符宝卢在撑杆跳高里进入了复赛,这是我们69名运动员中唯一进入下一轮比赛的,当时他比赛的杆子还是在场地里跟别国运动员借的呀!”

  “唉!没有办法。”郭老一声长叹,令听者动容。时隔大半个世纪,且经历了多重往事,可71年前的记忆却深深刻进老人心底,且夹混着许多悲哀与惆怅。

  “参加柏林奥运会确实开了眼界,对我们每个人都触动很大。我们当时听说美国运动员是坐飞机来的,都很惊讶,那时我们国内还很乱呀。由我们国家想人家国家,真是羡慕呀。”郭老回忆说,自己和队友当时都住在每天需要花费两美元的奥运村,“希特勒当时在台上,且正是鼎盛时期,场馆和奥运村都修得十分漂亮,也很雄伟。”有关德国的往事以及当时柏林的盛况,郭老故意不多谈。至于比赛之后的情况和回国历程的往事,“回来还是坐那邮轮回来的”,郭老只是寥寥几句带过。

  从柏林奥运会返回之后,壮志未酬的中国运动员们曾希望在下一届奥运会上有所突破,以改变困顿的国际形象。“没有基础是不行的,很快战争就开始了,许多人就再也没有了音讯。”郭老说完话,狠狠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使劲皱着眉头。

  等待北京奥运见证中华民族屹立东方

  郭洁1911年出生在辽宁大连,与刘长春是老乡,且两家相距不足10公里路。“1931年沈阳出事时,我正在北京,结果有家都回不去。颠沛流离几年之后,我就和刘长春在迁校北京的东北大学里住。当时找工作不好找,1934年那时候开始和刘长春练体育,当时就是想能够参加奥运会,能够找一条出路。”郭老说,“当时想法很简单。”

  回国之后,刘长春和郭洁受当时的国民政府邀请南下南京。“大概待了半年多时间,就住在励志舍里,实在无聊,不是长计,就借口不适应江南天气走掉了。”上世纪40年代,郭洁留学日本4年,主攻农业科技,打算学成之后在国内有用武之地。“那时候天南地北,最多是几个交好的有些信息,其他一起参加奥运会的人都没有了音讯。”

  郭洁最近十几年一直试图寻找当年一起参加柏林奥运会的老队友们,“运动员除了我,好像已经没有了,都不在了”。

  留学回国之后,郭洁曾在北京农学院等地做教师。1952年服从分配来到陕西西安,先是在粮食系统担任秘书工作,后因在省行业运动会中获得铁饼和铅球第一名,被正在筹备中的原西北体育学院(西安体育学院前身)抽调。“这是柏林奥运会之后,我的第二次人生转机,从此我就完全进入体育领域,有些迟到,但还干得动。”直到1987年郭洁才从西安体育学院田径专业的教授任上退休。

  郭洁说他和许多人的奥运感觉该是不一样的。“我参加过1936年柏林奥运会,我知道当初的漠视和冷遇,这些不单是给我的,也是对我们每一位同胞的偏见。我知道我会看到中华民族崛起的,我会等到这一天,看到我们体育健儿在奥运赛场上扬眉吐气。”

  “对1936年我能够参加奥运会感到很光荣,但是当时的社会经济落后,中国人在世界上也没有地位,参加奥运会是非常艰辛的。2008年奥运会将在中国举行,备受世界瞩目,体现了中国综合国力的崛起,我非常高兴和兴奋。”对于明年即将在北京举行的奥运会,郭老也有自己的祝福,“祝愿我国体育健儿为中华民族争光,明年我一定去北京为他们加油助威。”

(责任编辑:小迈)

用户: 匿名发表: 匿名发表:

*用搜狗拼音输入法发帖子,体验更流畅的中文输入>>

设为辩论话题 

精彩推荐

奥运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