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lenovo奥运频道-搜狐奥运

举重队为奥运不停加量 刘春红等名将备战测试赛

http://2008.sohu.com 2007年08月08日15:00 体育画报

我来说两句

  2008年北京奥运会(北京奥运会新闻,北京奥运会说吧)上,举重依然是中国军团夺金的一大热门,力士们还在为自己的美丽梦想不停地加量、加量、再加量然而,这美丽梦想的背后,又有多少我们看不见的柔情、脆弱与寂寞。

  • • • •

  “每天早上醒来把睡衣换掉,穿上运动服,拿冰冷冷的水洗洗脸醒醒脑袋就出操,走到田径场慢跑活动,然后是计时跑,跑啊跑啊跑个半死”

  这是中国举重队的小将岑彪写在博客上的一篇日记, 22岁的他到北京已经三年了,三年里,除了外出比赛,每天的生活都是这样周而复始,而吃是他最大的难题。他总是吃不饱,而只要吃多了点,从食堂走出来时心里又开始后悔了,于是“昂首挺胸地对天发誓明天再也不能这样子吃了”。

  每天训练课结束后,面对散落一地的杠铃片,岑彪累得实在不想动了,他斜了一眼自己的同屋丘乐说,“你帮我收拾吧。”同样累得够呛的丘乐自然不能同意,于是两人面对面,开始划拳比胜负,谁输谁收拾,结果岑彪得逞,开心离去。

  周末的大多数时间,岑彪会待在自己的房间,“懒得出去,平时训练太累,不想动了,有时候会上上网,或者跟队员打牌,不过他们都嫌我牌臭,不叫我玩。”偶尔,岑彪也会出去逛街,每次都去西单或者王府井,“有一次和丘乐两个人从早上八点半出门开始逛商场,一直逛到下午五六点,可还觉得逛得不够,要不是第二天还要训练,还想接着逛。”逛了这么久,东西买了多少呢?只有两三件衣服。

  在国家队三年,来自广西的岑彪没有回过家,对父母家人的想念,他说已经习惯了,刚开始的时候不习惯,就使劲忍,忍不住了就去打个电话,现在慢慢好了,就是希望自己能出好成绩,让爸妈骄傲。

  • • • •

  比起岑彪的三年不回家,28岁的张平离家的日子更久。自从1992年离家上北京练举重开始,张平就再没有回过一次福建老家。张平是国家队里一名“年轻的老将”,说年轻,是因为他2004年才进入国家队,说他是老将,因为他从事举重运动已经15年。“我现在都还记得父亲送我上北京时流下的眼泪,那时我第一次看见他流泪。”张平说。他的家乡在福建南平下面的一个村

  里,1992年的时候,村里如果能有人上北京,那都是非常不简单的,父亲送他上火车的时候,说了这么一句话:“北京都是贵人待的地方,我们这里能够去北京的人,那都是贵人啊,所以你一定要好好努力,给我们争气啊!”说着这话的时候,父亲已经是泪流满面了。

  然而来到北京,张平并没有马上成为贵人,仅仅在北京体育大学训练了两年,就面临着教练退休,无人训练、无路可走的境地。偏偏这个时候,张平意外地在训练中手骨骨折。那一天是1994年11月25日,骨折后的他什么都没想,抱着断臂往校医院走去,“那天下着大雪,我不知道走了多久,雪花都落了我一身了,队友才突然意识到给我披上一件衣服,真的是太意外了。“

  骨折以后,张平没能留在北京,而是转到了成都体院继续他的梦想。最艰难的时候,他搬到校外居住,一锅米饭,就着一包8毛钱的榨菜,这样就吃上好几天,偶尔,师弟和好友会接济他50块钱。那一段日子里,他一度躺在操场的草地上放声痛哭。

  “那是我长大以来第一次流泪,为自己的这种没有出路的日子,我还写了一首歌,叫《我心飞翔》,总局春节联欢的时候我还上台唱过,”张平说他写完这首歌,自己抱着吉他一句一句地唱下来:“缤纷的世界哪儿才是我的家,从未放弃心中美好的理想,憧憬着未来美好的幻想⋯⋯”那一刻他突然明白,自己根本不能放弃。于是第二天,他就翻出了遗弃已久的举重鞋、腰带、训练服,跑回学校训练馆重新开始训练。此后,张平只用了一年的时间,就赢得了全国冠军。

  2004年,张平终于梦想成真,进入了国家队,并于2005年取得了世锦赛62公斤级抓举的金牌。不过,那阵子特别流行玩网络游戏传奇世界,“据说整个国家队的运动员都在玩,我也是一下训练课饭都想不吃,赶紧冲到网吧去抢位子,”为了这个游戏,张平扔进去了两三万块钱的工资,没时间玩,就拿钱给小队员上机帮自己玩,“真是玩物丧志啊,还好教练抓了几次,我也算比较自觉的,总算是醒了过来,要不就真的完了。”

  现在张平有了新的业余爱好,那就是摄影。现在有空时,除了给父母写信,给女友打电话,就是在网上看看摄影博客,学习摄影技巧。当然,另一爱好写歌还在继续。“我最近给举重队写了一首歌,叫《寂寞英雄》,还去专业的录音棚录过,有些队友也会唱。”张平说,他写这首歌的目的是想告诉大家,举重运动员并非人们想象的那样,“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而是多才多艺,“举重运动员,除了力气大,也跟常人一样的,我希望能够改变大家对举重运动的看法。”

  举重队里除了力士,还有巧手,比如说刘春红。刘春红爱画画,没有接受过绘画专业训练的她,喜欢临摹一些漫画作品。 “我经常带着画笔跑,训练比赛完了,能静下心来独处,好好地画画,能让自己彻底放松,也是积极的休息。马导说了,只有休息好才能比出好成绩,这画画就是我休息的方式。”即使在雅典奥运会期间,刘春红也没有停止作画。

  除了画画,刘春红还喜欢十字绣,她的第一个作品是个小抱枕,“那个抱枕没几天就绣好了,然后就喜欢上了,于是就想绣一个难度大一点的,刚好有一次出门看到一幅马头,就想绣一个给马指导做生日礼物。”就是这个马头,断断续续地花了刘春红一年的时间,马导的生日礼物,迟了一年才收到。

  • • • •

  距离北京奥运会还有一年的时间,距离10月的泰国世界举重锦标赛只剩下两个月的时间,8月3日和6日,举重队将举行世锦赛之前的队内测试赛。

  刘春红早已停下手中的针线,认真备战;岑彪的体重依然保持得很好,脱了上衣,还能看见“上帝赐予我的24根傲骨”;张平也放下了吉他,和张国政、石智勇一起在大别山上向大力量进行冲击。就像他的那首《寂寞英雄》所唱:“没什么能阻挡追逐自由的方向,不懈的顽强坚持自己主张,永不放弃的梦超越平凡”

  

(责任编辑:海盗)

用户: 匿名发表: 匿名发表:

*用搜狗拼音输入法发帖子,体验更流畅的中文输入>>

设为辩论话题 

精彩推荐

奥运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