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lenovo奥运频道-搜狐奥运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 该不该“抬出孔子”展文化

http://2008.sohu.com 2007年08月10日08:16 解放网-解放日报

我来说两句

  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越来越近的时候,一位文化名人日前建议:在明年奥运会开幕式上将孔子“抬出来”,让更多外国人领会中国和谐文化的精髓。


  此言一出,立即引发热议。有人说,奥运会是一次难得的展示中华文化的机会,可以借此将孔子这一丰满的文化符号展现在世人面前,更加吸引世人关注中国文化。也有人认为,宣传孔子与奥运会“更高、更快、更强”的精神不符,而且中国历史上的文化代表人物很多,是不是要让更多的“子”如孟子、庄子、墨子等齐齐亮相呢?

  建设和谐世界的良好开端

  胡颉辰

  纵观中国历史,虽然文化名人辈出,但孔子无疑是中国文化中最具有符号象征意义的人物。

奥运会开幕式上“抬孔子”,是除了孔子学院以外中国又一次向世界展示中华文化、让世界关注中华文化的绝佳机会。

  事实上,奥林匹克精神之所以能够延续至今依旧熠熠生辉,乃是奥林匹克“更高、更快、更强”的内涵早已超越了一般体育精神的范畴,成为一种全人类意义上的自强不息、盈科后进的优秀品质,是人类向自我与极限挑战的共同宣言,因此也成为追求人类终极价值的朴素的普适认同。

  我认为,奥运会在体育竞技的背后,更重要的是挖掘世界各国之间超越国界的文化内涵与民族精神,中国在奥运会开幕式上抬出孔子,也不失为对奥运精神的尊重。子曰:“君子和而不同。”人如是,文化亦如是。若奥运会所追求的不是这种由不同民族间的文化差异所升华出的人类共同的精神价值,那么四年一次的奥运圣火又何必在各国间传递呢?

  《大学》云:“诗曰:‘周虽旧邦,其命维新。’”中国作为古文明的滥觞但又同时为新崛起的大国,不仅应当在世界的政治经济方面担当重任,更应在世界的文化认同中起到应有的作用。也许奥运会开幕式上“抬孔子”,就是建设和谐世界的一个良好开端。

  应更多展示超越传统的一面

  饮子虚

  儒家文化中“和”是中国的主流思想之一,孔夫子的精神已经成为人类文明共享的精神财富,作为中国古代伟大的思想家,孔夫子完全有资格站在中国奥运会的开幕式上。

  但是我想,孔子上不上台倒不重要,问题在于,奥运会开幕式如何向世界展示一个能将传统完美地融入现代文化的中国。事实上,中国向世界的宣传屡屡都是借助“祖宗”的力量,绵延悠久的历史,博大精深的文化,梦幻般美丽的艺术,丰富多彩的民俗,这几乎成了世界对中国的“刻板印象”。因此,树立中国的形象,需要更多地展示既根植于传统又超越传统的一面,以符合“更高、更快、更强”的奥运精神。抬出孔子,并不是来供世人膜拜的,更重要的是,在抬出传统文化符号时,要考虑它给现代世界带来的意义。

  很担心这会产生“游戏化”的反作用

  梁永安

  有人认为,在雅典奥运会上,那些古希腊的哲学家被抬了出来,那我们为什么不能把同为世界伟人且代表着东方优秀文化的孔子抬出来?

  要知道,古希腊哲学家与孔子在世界近代史中的境遇完全不同。古希腊哲学家在欧美强势文化的扩张过程中,已经放大为一种全球化的符号,为全世界所熟知。但孔子作为中国儒家文化的象征,他的实际地位还处于被世界人民“再发现”的阶段。虽说现在孔子在西方世界具有相当的知名度,但是西方人看中国,看中国文化,看孔子,更多地是出于另一种基于差异性上的好奇,认知水平大多还处于学汉语的“初级阶段”,并没有达到更深的文化理解。

  从另一方面看,在奥运会开幕式这样一个本质上是大众狂欢的场合将孔子抬出来,场面可能会比较滑稽。奥运会是活泼的、动感的,它不是严肃的经典文化的传播空间,而更像是一个“嘉年华”。像孔子这样的文化巨人,是需要系统的文化解释才能让人们的心灵亲近。如果不假思索将他抬上奥运会,甚至会产生“游戏化”的反作用。

  即使要在开幕式上突出表现中国传统的儒家文化,也可以从更为丰富的艺术形象、生活场景上来铺展,因为儒家文化更多地渗透在我们的社会细节中,而不是对孔子的偶像崇拜。如果我们轻率地将一切归结到孔子这样单一的视觉偶像上,就有违于中国儒家文明的基本气质,抽空了中国文化的丰富内涵。

  人文奥运,就该弘扬民族文化

  邱月儿

  在奥运会开幕式上将孔子“抬出来”,希望让世界领会中国和谐文化的精髓的想法,一时间引来众多争议。我们倒不必一窝蜂地争论孔子是否是中国文化的唯一代表,抑或苦苦思量在以物象表现方式为主的奥运会开幕式上如何展现人物、要不要设计卡通形象的孔子等等。这一“抬”,并不旨在把孔子抬高到中国文化源头,而是流露出一种对当下传统文化缺失的焦虑,希望借奥运会的契机期待中国传统文化的回归。

  孔子这么一“抬”,若能勾起国人对“中国文化”的要旨之思考,想想除了奥运会场馆等硬件纷纷落成之外,我们国家还有什么可以追溯、发扬以至重塑的“软实力”,即便是争论不一,但引发了关注也是好事。办好人文奥运,不是建几座模仿外国的大楼,而是对中华民族文化的传承和弘扬。

  从“想像中国”到“现代中国”

  熊幸立

  在自家门口办奥运会,是每一个中国人的梦想。这个梦想在2008年就要变为现实。对于国人而言,这个奥运会承载了太多倾诉和表达的欲望。

  纵观近年来中国的对外宣传,打“传统牌”总是最容易也是最保险的,京剧脸谱、少林武术、旗袍唐装等等。这些传统文化是中国古代人民劳动和智慧的结晶,是高度发达的中华文明的瑰宝,也是全人类文明的骄傲。

  但如今的传统文化在中国,更多地存在于大学讲堂、书本和博物馆里,与普通百姓的生活相去甚远。孔子虽然在中国仍然家喻户晓,但是老百姓对于孔子的了解和亲近程度不容乐观。如果在奥运会上仍然主打孔子这张“传统牌”,那么展示给世界的就只是一个只存在于过去的“想像中国”。

  我们应该有信心向全世界展现一个真实立体的“现代中国”。这里面不是没有“孔孟”、“四书”,而是以国故重整和文明再造的形式出现。

  过去的一个多世纪,在面临亡国的危机之时,中国作出了学习西方先进器物、制度和思想,将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与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的正确选择。诚然我们要继承传统文化,但是我们更需要向世界展示的是这百年来中国进入现代之后,传统发生的巨变和身处其中的国人的不平凡的心路历程。

  “抬孔子”背后的三个悬疑

  曹维斯

  民族文化是奥运会开幕式的核心主题之一,可是把孔子“抬出来”的做法还得三思而后行。这两者之间有一些根源上的悬疑,是不能忽视的。

  首先,这是一种放眼未来与展示过去之间的心理落差。奥运会开幕式要展示的是一个怎样的中国?显然,它的目光应该在未来。它更注重的不是对过去成果的回顾,而是对未来的期许和承诺,是中国未来的形象定位。如果我们抓住孔子不放,那么很可能传达给世界一个讯息:中国还沉湎于对旧我的玩味中。

  其次,这是一种大文化概念与个体形象之间的对比。在奥运会开幕式上体现的,无疑都应该是最能代表中国的符号,但每一个符号都应该是整个文化系统的浓缩。这种浓缩,应该尽量简洁抽象,并且符合整个人类的共性。而一个太具体的人物形象的出现,容易将人们误导到一个有局限的思维中去,引起“崇拜”式的误读。

  第三,这也是一种草根文化与精英意识之间的冲撞。奥运会倡导的是一个能够超越人神界线、战争隔阂的无国界奥运赛场;但是孔子所提倡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等级差异,是不可僭越。如果我们要用孔子来宣传和谐文化,那也只是有条件的和谐。

  奥运会开幕式就像我们手里的一个庞大餐盘,我们想到什么珍馐美味,都希望往里面拼命放,然后招手对中外宾客说:来来来,吃吃吃。但客人并不能把你家好吃的全吃尽,而是更在意吃的过程中,进行了哪些沟通互动,然后在少数几道菜的深刻印象之下,保有了不断探究你家美味的长久兴趣。

  让孔子当代表有些勉强

  秦 鲁

  孔子无可非议是著名教育家,是圣人,但要在奥运会开幕式上作为中华和谐文化的精髓象征,从情感上讲合适,但从理性上讲却并不合适。

  中华文化自古百家争鸣,多元融合。孔子的学说有很多精华,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并非中华文化的全部。除了儒家,中国还有道家、法家、墨家等众多学说,且中华文化光文字记载的就有五千年文明史,而孔子学说的影响不过两千余年。让孔子当中国和谐文化精髓的代表有些勉强。

  而且,孔子所强调的“和谐”,是基于一种强烈等级观念的和谐。这与现在我们所提倡的“和谐”的概念有很大不同。比如孔子的学说对论资排辈的一种道德伦理安排,比如过于关注所谓“君子”之精英阶层而忽视庶民百姓等等,因此,孔子的学说在某种意义上是古代血缘文化的一种极致反映,缺乏积极向前的动力。

  中国当前的和谐文化,是一种积极发展的文化,所以用孔子来代表现在的“和谐”并不合适。况且奥运会的文化精神属于全世界,是关注人类共性的,因此需要一种更开阔的胸襟和人性关怀。在奥运开幕式上抬出孔夫子有些牵强,其潜台词反而是中国人对当下文化的缺乏自信。

  “抬”与“不抬”,都别太沉重

  黄芝晓

  2008奥运会开幕式上把孔子“抬出来”的一句建议,竟引发了一场争论。我觉得赞成者和反对者举出的理由都挺严肃,但也太沉重了一点。

  赞成者不由自主地把论题纳入人文精神、和谐文化精髓甚至世界和平的高端轨道,仿佛在奥运会开幕式上对世界施以儒家的“精神洗礼”,现在世界有些地方的不太平就消弭有望了。反对者的视角也不低,强调展示现代化的同时,有人还翻出了孔子当年游走各国求官不得,死后因为封建统治的需要才享受“尊儒”待遇的老账,喊出了“保卫五四运动成果”的口号。

  奥运会开幕式全球关注,每个主办国都会认真考虑如何把民族的传统文化特色与现代风采结合起来,向世界展现国家的前进步伐。对这样一个建议,各方人士利用现代传播手段各抒己见,也很正常。只是不要把简单问题复杂化了。

  简单问题复杂化的思维方式,不利于解决问题。有的运动员动辄把自己与“13亿人民”联系起来,就把比赛复杂化了,反而影响了水平的发挥,而刘翔每次比赛前都没有豪言壮语,只是抱着平和心态专心投入,结果倒是披着五星红旗绕场一周,让13亿人民着着实实地风光了几回。

  奥运会开幕式的丰富内涵如何体现?需要集中更多人的智慧,其中难免有争论。争论是为了解决问题,最好的办法是提具体的建设性意见,提供更多的方案给有关方面作决策参考。大家都放平了心态来讨论,既不抱以权威之态而使人沉重,也不因处于草根阶层而使讨论变为“口水仗”,那样争论就有意义了。

  

用户: 匿名发表: 匿名发表:

*用搜狗拼音输入法发帖子,体验更流畅的中文输入>>

设为辩论话题 

精彩推荐

奥运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