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lenovo奥运频道-搜狐奥运

向好运北京志愿者致敬:为了坚强小辉 我们加油

http://2008.sohu.com 2007年08月31日16:25 第29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官方网站

我来说两句

  官方网站8月31日讯 8月26日,“好运北京”2007世界青年摔跤锦标赛的最后一天,兴奋剂检查团队的工作人员和志愿者们一如既往地忙碌着,一个刚刚失去父亲的孩子不舍地看了看与他一同战斗了十多天的兄弟姐妹,无奈地背起包,转身离去。

  他叫吕小辉,来自北京体育大学的志愿者,在摔跤世青赛筹备和举办的十多天里,他把笑容和关怀留在了赛会兴奋剂检查团队的每一个人心里。然而,比赛的最后一天,父亲过世的噩耗让他默然离去。

  通知受检运动员,陪护运动员到检查站报到,协助尿样转运,还有干不完的杂活儿,小辉和他的伙伴们的工作简单、枯燥,却又不容半点疏失。同事们口中的小辉简单、乐观。志愿者宋元玲对小辉印象开始于20日运动员称重现场——“大家都抢着走到称重器上,唯有小辉在旁边犹豫了好几次才走上去,然后很释然的走下来,跑到旁边正在称重的运动员旁边瞄了一眼,很欣慰的跟我们说:‘还有好多运动员比我还重呢’。”在兴奋剂检查团队的集体合影上,一眼就能被人认出的就是1米94的小辉,拍这张照片的时,大家都开玩笑地说:“吕小辉站哪都合适,没人能挡住他”。小辉在这个团队里还有个外号叫“XL”,因为只有他才能穿得上罕见的“XL”号志愿者服。

  憨厚的小辉简单,所以快乐,他乐于接受团队主管安排给他的所有工作,并且一丝不苟地把它做好。兴奋剂检查经理徐绪峰回忆说,由于小辉身材高大魁梧,自己总有意无意地把一些重体力活交给他去做,“包括和餐饮业务口对接每天去搬水这样的体力活,其他的譬如扫地、拖地更是不用说了,印象中他总是乐呵呵去做,默默地完成,然后继续做其他工作。” 每次分配到小辉执行陪护任务时,他也总是憨憨地笨笨地但极其爽快地回答:“恩,好的。”

  他的这份快乐感染着团队的每一个人。志愿者赵倩还记得每当自己和伙伴端着热腾腾的饭菜刚坐下时,总会有矿泉水“从天而降”摆在他们面前,虽说大家都知道是小辉同学发的,但他们每天都会期待这个小小的惊喜,“有时也会惭愧这种坐享其成,但小辉老爱揽这种活儿,也许这就是累并快乐着吧,一句轻声的‘谢谢’,他也就心满意足了”。小辉在团队里人缘极好,他的同事都还记得赛前演练第一天的午餐,小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把一个盒饭消灭掉,大家都傻了眼,为他食量所惊叹。那之后,每次吃饭时女生们的面包大多留给了小辉,生怕他吃不饱,而小辉爽直的小辉也不跟大家客气,总是在腼腆地道声“谢谢”后就开始狼吞虎咽。

  8月26日晚,餐桌上分水的不再是小辉,水还是同样的水,但大家还是感受到异样的氛围,桌子上一堆大家吃不下的面包也不知该给谁。在这顿饭之前,徐经理从场馆协调主管口中得知,小辉情绪不太好,眼睛红红的,可能家里出了什么事。在办公室里,小辉忍着泪水告诉徐经理:“家里来电话,父亲病重住院了”。徐经理当即安排小辉迅速离岗回家,“当时他还再犹豫,我知道他在想着晚上的工作,”最终,在徐经理的催促中,小辉不舍地踏上了开往包头的火车。

  人们总习惯于把事情的结果向好的方面想,忙忙碌碌中,徐经理几乎忘记这件事。直到27日晚上,当他终于可以静下来收邮件时,团队王远大夫的一封邮件提醒了他赶紧发短信询问小辉父亲的病情:“小辉,情况怎么样?忙得也没来及再多问你。王远老师让我转告,如果有任何医疗方面的需要,尽快联系他。需要我们的帮助尽管跟我说。”小辉回复的短信用了三个省略号:“谢谢徐老师……谢谢老师们……人没了,前天(25日)就没了……。”

  一天后,团队的同事们收到了徐经理的一封邮件。坐在电脑前,看着这封标题为“为坚强小辉 我们加油”的信件,把小辉看作大哥哥的赵倩哭了,她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回复平静,但满溢的悲伤还是惊动了室友,从她那里,赵倩得到了给小辉的最好安慰:“志愿者真伟大”。

  因为工作的特殊性,兴奋剂检查团队的志愿者无法像其他志愿者那样面对记者和镜头,比赛期间这个团队也一次次婉拒了记者的采访需求。徐经理在给团队的一封信中这样写道:“今天发生的事情,让我无法再缄口不语,不求表扬也不求慰问,因为任何言语此刻都是苍白无力的。只想让大家知道,我们的志愿者是多么的可爱和伟大,从他们身上我们看到了真正的奉献精神,他们以实际行动对奥林匹克精神做出最好的诠释,他们才是我们一切行动的基石。”(黎晗)

(责任编辑:老满)

用户: 匿名发表: 匿名发表:

*用搜狗拼音输入法发帖子,体验更流畅的中文输入>>

设为辩论话题 

精彩推荐

奥运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