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lenovo奥运频道-搜狐奥运

特奥圣火抵达华盛顿 老布什白宫主持火炬跑仪式

http://2008.sohu.com 2007年09月29日14:12 中国新闻周刊

我来说两句

  2007年10月2日,世界特殊奥运会的火炬即将在上海点燃。特奥圣火火种采自奥林匹克运动的故乡雅典,经过开罗、伦敦的传递,抵达现代特殊奥运的发源地——美国首都华盛顿。

  7月26日上午(北京时间26日晚上),美国总统布什和夫人劳拉在白宫玫瑰园欢迎国际特奥会官员及主办本届特奥会的中方代表团。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致信表示祝贺,布什总统主持了火炬跑点火和起跑仪式,国际奥委会主席也是特奥会的创建人尤尼斯·肯尼迪·施赖弗女士与中美选手一起共同迎接圣火的到来。

  布什总统在仪式上说:“我们要向特奥会送上我们的爱和祈祷,当你们到上海时,要一同带去美国人民的问候。我们要藉此提醒人们,希望我们的世界更加受欢迎,更加给人予希望,和更加和平。”

  这是特奥会第一次来到中国主办,上海举办特奥会显示了中国对智障人士的关爱,对于帮助推广特奥理念来说至关重要。特奥会不但增进了世人对智障者的了解与接受,也改变了智障者的世界,特奥圣火点燃的不仅是火炬,更是无数智障者心中的希望之火。

  而这一切,在不到半个世纪之前,都是特奥会的创建者们始料未及的。

  “你知道吗,尤妮斯?世界从此将会不同。”

  翻开特奥会并不算久远的历史,追溯到45年前,尤妮丝·肯尼迪·施莱弗决心开放自家花园、邀请了35名智障儿童在其中自由嬉戏的时候,她或许并不清楚这个举动会给世界近两亿的智障人士带来什么。

  而6年后,施莱弗在美国华盛顿特区创立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特奥会)时,她已确信,体育会给全球的智力残缺者送去希望和勇气。

  “如今,这个专为‘智障人士参与体育活动’ 而设立的组织(特奥会),每年在世界各地举办2.5万种竞赛活动,旗下拥有来自165个国家的250万名运动员、70万名志愿者和50万名专业教练。”国际特奥会全球品牌和市场推广主管科尔斯顿·苏陀·萨克勒尔告诉记者。

  尤妮丝创办特奥会跟她的智障姐姐有很大关系。尤妮丝·肯尼迪·施莱弗是美国前总统约翰·肯尼迪的妹妹。

  1962年9月,尤妮丝说服家族成员,在《星期六晚邮报》上公开了姐姐露丝玛丽患有轻微智障的秘密。

  露丝玛丽患有天生的智力障碍,她在幼年时期和几个姐妹们没有太大的差异,稍大后家里人才发现她的思维反应迟钝,行动上也会比一般的孩子要困难。露丝玛丽在二十三岁时接受了前脑叶白质切除手术,因手术失败而丧失了行动和自理能力。

  “施莱弗在当时发表的那篇文章引起了轰动。此前人们并不熟悉露丝玛丽,而且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人们对智障的认识还非常浅薄,但施莱弗女士的这篇文章一定程度上改变了社会对智障者的态度。”萨克勒尔说。

  在当时的美国,智障孩子往往被看作是连基本生活能力都不具备的“废物”,大部分智障孩子不但得不到足够的照顾,反而会被无知的父母送到固定的看管机构,在那里“自生自灭”。

  国际特奥会运动员领袖计划副主席大卫·勒诺克斯回忆起40年前的情形亦不禁唏嘘:“那时即便是一些有名望的学者对智障都没有太多的认识,他们的态度是:你只要给他们(智障者)一根棒棒糖、一条公园板凳,他们就会很知足地呆着,不会产生任何威胁。”

  但尤妮丝不会这样做。尤妮丝年轻时候曾与露丝玛丽驾船出游,亲眼见到智残的姐姐在驾船方面的天分。于是她相信,智力有残缺的人其实同正常人一样,总有某一方面的潜力可供挖掘。她决定要让其他遭受歧视智障者都从体育运动中找回自信和尊严,培养自理生活的能力,展示不同寻常的才能。

  1949年,尤妮丝参与管理以她大哥约瑟夫·肯尼迪命名的基金,开始全力为智障人士谋求公民权利。她看到智障的孩子没有朋友,没有玩乐,没有活动的场所,于是有了一个念头:为何不在马里兰州的家中给孩子们办一个“夏令营”?

  特奥会主席蒂莫西·施莱弗清楚地记得1962年那个“不同寻常”的夏天:“有一天早上我醒来,惊奇地看到窗外数十个大人、孩子涌进我家的后院,他们举着美国国旗,快乐地唱着歌。接着,他们又分头玩起了游戏,踢球的踢球、游泳的游泳、骑马的骑马……每个人都显得很开心。”

  这样的聚会此后每年定期举行,人们亲切地称之为“施莱弗营”。以这次“施莱弗营”为范本,尤妮丝向当地和外地的大学、社区以及休闲俱乐部推广“让智障者拥有参与运动和竞赛权利”的概念。1963年,约瑟夫·肯尼迪基金会支持了十一个类似的活动在美国各地开展。而在1963年至1968年间,各地仿照“施莱弗营”而兴起的智障者休闲聚会已经超过了300个,数万智障儿童因此受益。

  1967年,芝加哥的一位体育休闲老师安妮·伯克提出:应该举行一个类似奥运会项目的全市田径比赛,组织智障人士参赛,借此引起公众对智障者参与体育项目的关注。安妮的建议递到尤妮丝手中时,尤妮丝立即有了另一个想法:既然要办运动会,为何不办得更大些?她指派约瑟夫·肯尼迪基金会的工作人员前往芝加哥与安妮碰头,大胆地将原计划的全市运动会改为全国运动会,运动项目亦不局限于田径,还包括了游泳和室内曲棍球赛。

  对1968年12月成立的特奥会而言,当年的7月20日是个里程碑式的日子。这一天,首届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在芝加哥的“军人体育场”开幕,来自美国26个州的1000名智障青年第一次被尊称为“运动员”。

  尤妮丝·肯尼迪·施莱弗在开幕式上说:“芝加哥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证明了一个最基本的事实,即特殊的孩子——那些智力有缺陷的孩子——能够成为特殊的运动员,通过体育,他们找到了自身发展的潜能。”

  当日出席运动会的芝加哥市长理查德·戴雷对施莱弗说:“你知道吗,尤妮斯?世界从此将会不同。”

  “让我获胜;如果我不能获胜,请让我勇敢地尝试。”

  这曾是古罗马的角斗士准备殊死搏命前说的一句话,而今成为特奥精神的代表,成为每名运动员自我激励的口号。

  40年前的第一届特奥运动会的简陋和冷清如今已难以想象:可容纳数万人的芝加哥体育场空空荡荡;选手在临时搭建的、不足一米深的游泳池里比赛,池子四周还守着救生员。

  “2003年在爱尔兰都柏林,来自150个国家的七千名运动员步入主赛场的时候,8万人的观众席坐得满满当当。”蒂莫西·施莱弗说,“不过40年的时间,要填满这八万人的空座,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萨克勒尔告诉记者,特奥运动发展的最大挑战莫过于世人对智障者的固有偏见。“人们总是觉得智力残缺者成不了什么事,40年前是这样,40年后依旧如此。”

  国际特奥会于2003年公布的一项全球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尽管67%的受调查者相信智障患者能够完成诸如穿衣、洗漱之类的简单任务,但有相当比例的人也不相信智障者能够读报、写作、玩电脑。

  仅有19%的受调查者认为智障者能应付突发事件。54%的人表示如果企业聘用智障人士,工作事故的风险将会增加;更有79%的家长认为,智障孩子应该与正常孩子区别教育—或者是接受家庭教育,或者归类于特殊学校。

  萨克勒尔说,人们总是坚持主观的判断,而对于这些特殊的人群,任何主观的判断都可能显得过于武断。“我的同事之中便有不少智障人士,包括我的助手本。他们都是运动员,有的参加过马拉松,有的玩帆船,有的打垒球。坦白地说,我是我们联合垒球队中技术最差的!”

  而蒂莫西·施莱弗则表示,“这些调查结果或许会成为促使人们态度转变的‘催化剂’,在世界的每个角落、社会的各个方面,对智障人士形成全新的认识。调查结果无疑加强了我们为实现这一目标的决心。”

  “我们的目的是给所有智障者提供机遇,让他们尝试,尤其是在体育项目上,让他们展示勇气,从而获得欢乐和友谊。我们的终极目标是为智障人士提供平等机会参与社会生活,使他们成为有益于社会并为社会所接受和尊重的人。”萨克勒尔总结说。

  “这项运动不仅是全美的,它是全世界的。”

  1988年,国际特奥会得到国际奥委会正式承认,并允许在世界七大区域运作:非洲东、西及南部区、亚太区、东亚区、欧洲-欧亚区、拉丁美洲,东及北非和北美洲。目前,特奥会在全球超过170个国家和地区成立了特奥组织,200多项特奥活动在世界范围内同时展开。

  “国际特奥会250万运动员中有80%为非美国公民。” 萨克勒尔透露,但在美国发展特奥运动显然会比在全球发展容易得多,但正如发起人所言,“这项运动不仅是全美的,而是全世界的”,特奥运动必须走向全球,让所有的智障者受益。

  2003年的都柏林特奥夏季运动会是特奥运动会第一次由美国以外的城市举办。

  2005年,日本代表亚洲国家第一次迎来了特殊奥林匹克冬季运动会,而在2007年的10月,中国上海成为第一个举办特殊奥林匹克夏季运动会的亚洲城市。

  “毋庸置疑,在上海举行的这次特奥运动会将会盛况空前。开幕式上,数百名智障运动员会给我们带来精彩的表演。他们在上海已经排练了整整两个月,每天都坚持工作六个小时。在这次开幕式上,我们将期待看到迄今为止最精彩的点火仪式。”

  萨克勒尔说,上海为残疾人建设的各类完备设施以及政府开展的各类关爱计划是上海被定为承办城市的主要原因。“我们希望这次运动会能够引起人们对智障者的关注,让所有在上海已取得的‘成就和奇迹’,也能在中国和世界其他地区实现。”

  “我们的工作如同播种。有一天人们会说,还记得那些疯狂的人吗?他们站在智障者一边,但也许他们是对的。” 大卫·勒诺克斯如是说。

  

(责任编辑:刘耘)

用户: 匿名发表: 匿名发表:

*用搜狗拼音输入法发帖子,体验更流畅的中文输入>>

设为辩论话题 

精彩推荐

奥运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