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lenovo奥运频道-搜狐奥运

直面后奥运时代的奥运场馆 仅有职业体育还不够

http://2008.sohu.com 2007年10月30日13:42 中国体育报业总社

我来说两句

  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商业神话的缔造者——彼特·尤伯罗斯来华,言必称“奥运会是商业气息最淡的体育赛事”。

  老彼特怎能和我们开如此的玩笑?如果阿迪达斯的第二代传人霍斯特·达斯勒当时在场,恐怕会忍俊不禁——如果不是老彼特开启了现代奥运的“赚钱先河”,阿迪达斯恐怕当时很难下决心重拳出击商业体育,并一举拥有IOC这一现在看来最为稀缺的体育营销的官方资源。

老彼特的乐天主义,其实回避了很多奥运主办城市头疼而现实的商业化“历史遗留问题”。

  2008年北京奥运会,仅就赞助商、电视转播版权、门票收入想必就会让国际奥委会实现巨大利润,但是北京奥运会后星罗棋布的场馆,在后奥运时代如何回收运营和维护的成本问题,却是不能回避的现实问题。即使是号称“商业体育史上最成功”的悉尼奥运会,现在也正在遭受奥运会后奥运场馆闲置所带来的巨大的场馆维护成本的烦恼。

  北京奥运会也不例外:仅北京城就有31个奥运比赛场馆,就占地面积来讲,北京奥林匹克公园是悉尼奥林匹克公园的4倍,而奥林匹克中心、国家体育场、国家游泳中心、国家体育馆几大标志性建筑已形成了“一个中心,三个区域”的规模宏大的场馆布局。

  不过,已经有外籍人士开始为我们未来的场馆回收工作支招——采取公私合营,即民间参与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共事务管理或许是解决后奥运时代场馆闲置这一难题的较好方法。

  其实,奥林匹克中心和“鸟巢”已经未雨绸缪,采取了公私合营的模式。以“鸟巢”为例,当初在承建的融资方面,分为两部分:一部分由北京市政府委托北京国资公司资金投入,占整个资金投入的58%,剩下的部分则由成立于2003年5月的“中信联合体”出资,联合体的成员包括中信集团及其所属国安岳强有限公司、北京城建集团和美国金州控股集团,三家所占资产比例分别为65%、30%和5%。

  而在“鸟巢”的建设、运营和维护上,“中信联合体”则与北京市国资公司于2003年底共同注册组建了“国家体育场有限公司”,它拥有奥运会后30年的国家体育场经营权,北京国资公司在这30年期间不参与分红,待经营期满后收回完好的体育场。

  一届奥运会,举办城市动辄需要花费1/3强的奥运预算来修建、改建几十座大大小小的比赛场馆,但是16天之后这些场馆便宣告使用结束。奥运会结束后,谁为这些建筑继续买单?

  国外也有此困惑。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因为奥运场馆在后奥运时期运营不善,蒙特利尔市政府还银行贷款直至2001年。而此后历届奥运会,都致力于寻找彻底解决新修场馆如何在奥运会后合理运营的成熟模式。

  排球、乒乓球、羽毛球这些传统优势项目的运动人口和观众成正比,加上职业联赛赛季为支撑,这些项目的场馆问题自不必发愁。而以北京国安俱乐部这个赛季的球场气势和人气,相信奥运会后主场迁到鸟巢,不会让“鸟巢”观众座位过于闲置。想必北京首钢俱乐部也能用好奥运篮球馆——篮球运动过去几年在中国拥有坚实的群众基础。

  职业体育的赛事能缓解部分奥运场馆闲置的问题。因此,类似足篮排乒羽这些热门项目我们可以不必担心。那么缺少职业体育支撑的冷门项目呢?比如击剑馆,仅靠节假日收取击剑爱好者的入馆体验费维护其作为奥运一流场馆的运营成本?比如顺义的水上运动场馆,远离市区,既没有职业联赛,也没有群众基础,难道只靠每年举办两三次国际级龙舟或皮划艇赛事来为维系它的生存?

(责任编辑:张韬)

用户: 匿名发表: 匿名发表:

*用搜狗拼音输入法发帖子,体验更流畅的中文输入>>

设为辩论话题 

精彩推荐

奥运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