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lenovo奥运频道-搜狐奥运

杜丽回首雅典奥运首金背后 争吵中带着歉意比赛

http://2008.sohu.com 2007年02月17日00:15 搜狐体育

我来说两句
杜丽回首雅典奥运首金背后 争吵中带着歉意比赛

杜丽在比赛中

    搜狐体育讯 从2007年1月1日起,CCTV-5的全新栏目《我的奥林匹克》和观众见面。《我的奥林匹克》每集讲述一个体育人和奥林匹克的故事,有运动员,也有幕后的体育人,2月16日为您讲述的是雅典奥运会首金得主杜丽的故事。

  2004年雅典,她带着歉意登上赛场;一枚金牌,让她最终与教练相拥。杜丽,在射击中瞄准理想,体会快乐。

  射击,一个看似平静的项目。

每次训练,每次比赛,五公斤的射击服,八公斤的步枪,让运动员们在决定成败的每一枪中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

  从2002年进入国家队后,王跃舫就是杜丽的教练。也许是因为训练比赛中的压力,师徒二人经常由于意见不合而争执起来。

  在她们看来,最激烈的一次争吵就是在2004年的雅典奥运会上。那也是杜丽第一次参加奥运会,“奥运会之前我想过很多,包括到奥运会之后我拿了奥运会冠军会怎么样,也会想象自己打得很惨的样子,回去该怎么见人呀。”

  那届奥运会的第一个项目就是射击,而杜丽参加的十米气步枪又是射击的第一项比赛。能否为中国奥运代表团夺取第一块金牌的压力就落在杜丽身上。

  王跃舫教练回忆了当时的紧张气氛,“开奥运会准备会的时候,高志丹主任和许海峰教练都在。当时就谈了咱们怎么拿下第一金,这个第一枪很难打,非常关键。”

  大赛的紧张和压力一直积压在杜丽的心中。在奥运赛前的最后一次训练课结束后,杜丽终于爆发了,她和教练发生了最为激烈的一次争吵。

  “当时在雅典我们放装备的房间时按照其他项目的更衣室来设计的,柜子是竖着的,装枪的皮箱放不进去。”杜丽回忆说,“当时我们就考虑怎么样放这些比较安全,因为当时它的房间没有锁,只有柜子上面有锁。我就说如果把皮箱放在这里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因为这毕竟是奥运会,它外面还有人看着。”

  但是出于对装备的保护,教练并没有接受杜丽的提议,而是坚持要将装备提回驻地。“她怕麻烦。她说平时不也都是这样放的吗。我说这是奥运会,四年一次的,一点差错都不能出的。”王跃舫教练说。

  一看到教练没有按照自己的意思办,当时杜丽就有点急了。尽管时候她也认为教练说的是很有道理的。但是正在气头上的她突然就爆发了,“当时我的火就是一下子上来了,就想发火那种。我说那你弄一下我看看,然后我一生气就走了。”

  让杜丽没有想到的是,当她又回到房间的时候,她的教练正在帮她收拾装备,“她真的正在房间里把那些东西一点一点挪进去,挂在柜子里,然后再把皮箱拿出来。我当时就觉得冲教练发火是不对的,但又不好意思向教练说,就没有再提这件事。但我觉得作为一个运动员来说,很对不起她。因为她是教练,最起码我应该尊敬她。”

  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师徒二人甚至没有再提起过那次争吵。也许是因为大赛的压力,也许是因为对教练的歉意,在决赛中杜丽开局落后,“到了决赛,真的有种蒙的感觉,就是飘忽忽的感觉,就是干什么东西都不受自己控制了。别人看我很镇定,但实际上我好像脑子不受控制的,看着这个东西想着那个东西。”

  幸好杜丽很快稳定了心态,在接下来的几枪中追回了比分。而她记忆最深的一枪也是自己在这次比赛中的最后一枪。

  “打完之后我回过头来看教练一眼,成绩没出来;再看一眼,还没出来。又看了一眼,教练在好远的地方一边看着屏幕,一边伸出一个手指头。我还觉得不可能自己是冠军,老以为教练把手指头伸错了,是不是应该两个手指头呀。”

  拿到了冠军,杜丽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因为从吵完架到打完比赛才两天的时间,她马上想到自己这下子可以回报教练了,也不用再说对不起了。”

  杜丽不仅在射击中实现了人生理想,还收获了一份甜美的爱情。在平时的训练课里,杜丽身边有时还会有另外一个身影。他就是中国射击队运动员张付,他和杜丽是一对恋人。在训练场上他们的交流很少,但是从一些细节里人们却能够感受到了两个人的幸福。“我是一个专一的人。我对射击比较执着,对感情也很执着,对任何事情我都是执着的,”杜丽笑着说,而也许就是这种执着让她取得了事业上和生活中的成功。(内容来源:CCTV《我的奥林匹克》搜狐体育 海天整理)

  《我的奥林匹克》播出时间:

  首播:中央一套 每周一至周五晚21:42--21:52

  重播:中央五套 每周一到周五晚22:05--22:15

  第二次重播:中央五套 次日11:50-12:008

(责任编辑:严国平)

用户: 匿名发表: 匿名发表:

*用搜狗拼音输入法发帖子,体验更流畅的中文输入>>

设为辩论话题 

精彩推荐

奥运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