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lenovo奥运频道-搜狐奥运

桑兰黄旭陈一冰做客:喜爱金牌之亮 08成就梦想

http://2008.sohu.com 2007年03月28日12:09 华奥搜狐

我来说两句


视频:桑兰黄旭陈一冰访谈 失败并不是一件坏事

  北京时间3月28日上午,体操明星桑兰、黄旭和陈一冰做客华奥搜狐直播间,畅谈奥运奖牌和梦想中北京奥运会。

  直播员: 桑兰:各位网友大家好!中国奥委会官方网,华奥星空的网友们,大家好,我是桑蓝,今天来到直播间的两位嘉宾,是我的两位好朋友,黄旭和陈一冰,相信大家对两位都十分熟悉,今天来到我们演播室,也是北京奥运会倒计时不到500天的特别日子当中他们要跟我们网友一起来分享一下,他们对2008北京奥运会的一些期许和目标,畅想一下2008年的梦想和愿望!我跟旭哥真的是非常非常熟悉了,我们之间有爱称,今天在这里真是不便这样称呼,我跟一冰的见面机会比较少,今天面对面这么近距离的是第一次,旭哥,我第一个问题先开始。

现在离2008年北京奥运会倒计时还不到500天,作为能参加北京奥运会的运动员来说,你是不是心情感觉非常不一样,非常特殊。

  黄旭:现在听起来好象日子还很长,但是对我们来说,已经完全进入奥运会临战状态了,时间非常紧迫。

  直播员: 桑兰:心情呢?

  黄旭:心情感觉比较激动,又是在北京,自己家门口比奥运会,希望赶紧到来,让自己在北京,在中国展现自己,展现体操。另外又觉得时间紧迫,想准备更加充实的这种矛盾的心态。

  桑兰:现在心情激动吗,有没有慢慢的开始酝酿,慢慢的开始预热,就跟比赛开始之前的准备活动一样?

  黄旭:进来见到你就有了。

  桑兰:那一冰呢,有什么特殊的心情?

  陈一冰:我想作为一个新人,跟我的偶像一起比,能够面临2008年奥运会这个特殊的日子,特殊的奥运会,在自己家门口比是非常荣幸的事,我希望能够顺顺利利的完成我们的任务。

  桑兰:一冰跟旭哥还是有一些不一样,一冰是2008年第一次参加,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参加过奥运会,这种心情跟旭哥是完全不一样的,我特别想听一冰对奥运会的希望,特殊的心情,跟旭哥不一样的。

  陈一冰:我想对于我来说是一件非常荣幸的事情,能够参加奥运会,而且是第一次,而且是在家门口,非常激动,非常开心。

  桑兰:你觉得会跟旭哥有什么样不同的心情?

  陈一冰:跟他们比赛,他们是大队员,非常的放心,能跟他们学习到很多东西,我是新人,我比较年轻,我也有我的特点,以我的冲击力,自己的特点来为这个团体补充一些新鲜的血液。

  黄旭:就像我们2000年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

  桑兰:新队员和老队员的区别就是这样,你是27届男子冠军的成员,在这里能否跟我们谈一下对奥运会的感受和印象。

  黄旭:奥运会给我的印象,一个是天堂,一个是地狱的感觉。2000年我们第一次比奥运就拿了奥运会的团体冠军,感觉真是飘拂在天上,一直保持这种喜悦的心态,沉醉在快乐当中。到了2004年,之前我们的战绩也非常的辉煌,抱着必胜的心态,赛场像战场一样,瞬息万变,不能够预测的,那一次失利以后,真的是跌到低谷,恨不得找石头缝钻进去,永不见人的感觉,大喜大悲的感觉,没有任何一个比赛能够让心情如此的起伏。

  直播员: 桑兰:第二届的时候,当时你们想卫冕,是不是给当时所有的队员很大的压力?

  黄旭:压力每个运动员都会有,但是我相信我们并不是输在压力上,中国体操队也不是这么容易被压力压垮的队伍,是身经百战的,因为我们的准备工作不够充分,有一些东西没有想到,

  直播员: 可能导致最后比赛一些失误。

  直播员: 桑兰:一冰是怎么看待,奥运会一冰还没有参加,但是有没有一些印象深刻的,你看到的和感受到的。

  陈一冰:2000年和2004年奥运会我都是在电视上观看他们的比赛,2000年比完以后,我替他们高兴,很短暂,印象就过去了,2004年也是看他们比完以后,取得了非常不好的成绩,经过很长时间,我心里也是非常非常难受,虽然我没有上场,但是我能感觉到当时气氛非常压抑。每次采访的时候我都会说,我敢肯定2000年和2004年他们的努力,之前的训练全部都是一样的,没有说2000年我们拿了,我们就是神,我们怎么刻苦了,24小时训练了,好象付出了很多很多似的。2004年没有比好我们就一无是处,天天没有训练,一切都是非常负面的,不管我们是什么样的,但是我们的努力都是一样的。比赛嘛,有输赢才叫做比赛,没有常胜将军,不管比成什么样,我们的努力都是一样的。

  桑兰:你这之后是怎么振作起来的,怎么调整好自己的。

  黄旭:我们不是败给日本队,而是败给自己,我们有实力,也有信心战胜自己,在2004年之后一段时间,包括我,包括所有的队员都会有一段沉寂的时间,下届奥运会,我觉得我们几个还有机会展现出来,而且关键是2004年的惨淡,也是想再回过头来证实自己,关关键键的一点,就是2008年。

  桑兰:2004年雅典奥运会那一次的失败不是一件坏事,你有那一次的失败,在2008年的时候,大家可以更好的吸取教训。

  黄旭:对,我们现在回来以后,高导的口号就是一切从负开始,现在开始,任何世锦赛上,比赛上取得再辉煌的成绩,我们都不会认为它就是一个高点,我们在奥运会上取得的成绩才是真正的成绩。

  桑兰:特别是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

  黄旭:2004年是一个负点,2008年奥运会上要取得一个高点。

  桑兰:作为专业运动员的角度,你觉得北京奥运会应该具有什么特点?

  黄旭:肯定是中国特色的奥运会。

  直播员: 桑兰:能讲的细一点吗,你心目中的北京奥运会应该是什么样的,有什么梦想吗?

  黄旭:空前的盛大,而且我们人口也是最多的,也是最能够团结起来的,最大的特色,其实像昨天看完奖牌发布会,从那个上面我就完全看出真是中国特色的奥运会。奖牌的设计,我觉得会比任何一块奖牌都要吸引人。

  桑兰:哪一点?

  黄旭:金牌金和玉的结合。

  桑兰:你有没有自己有的时候在房间里休息的时候想,如果奥运会当中,这里会有一些什么样的装饰,自己以前想过的东西能够放进去的,带有中国特色的元素放进里面。

  黄旭:对于我们来说的话,我们想如何能够更好的把自己的本质表现出来,我们参加的两届奥运会,虽然我们参与奥运会,但其实我们对奥运会场外的了解,和对每个项目的理解都是最晚和最封闭的,因为我们每天除了比赛、回来,比赛、回来,奥运村的电视设备也会比较缺少,每个房间都没有电视,只有团长的房间有电视。外面的氛围其实真的很想去感受一下,这次北京可以让我感觉一届真正的奥运会,不光从赛场上,还有场外,应该比2000年和2004年更能感受奥运会的气氛。

  桑兰:中国人应该向世界传递出国人一种什么样的个性?

  陈一冰:我想应该是一种,我们都说是“龙的传人”,我想这是一种精神,不服输,顽强拼搏的精神。

  直播员: 黄旭:热心,友好,希望所有国外的朋友到了中国感觉像到家一样。

  桑兰:我们体操人应该展现出什么很特别的个性,每个项目不同,虽然大同小异,但是每个项目都会代表不同的风格,精神在里面,你觉得我们体操运动员更应该展现出什么样的风采?

  黄旭:蓬勃向上,积极向上进取的精神。

  桑兰:大家都说体操的观赏性比较强,优美的动作。

  黄旭:给观众一种美的享受。

  桑兰:参加奥运会对每一个运动员都是一个很大的期望,现在在家门口参加奥运会都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你们对北京奥运会都有什么样的梦想和希望?

  陈一冰:期望当然是把自己训练的在比赛中发挥出来,非常好的去完成我们的任务,能够回报家乡父老就可以了。

  桑兰:你们觉得北京奥运会对于你们来说最大的意义是什么?

  黄旭:体现自我价值。

  桑兰:每一届奥运会都是这样?

  黄旭:这一届奥运会更是这样,在北京,自己家乡父老面前主场作战,现场会有更多的人给我们呐喊助威,再加上全国还有海外华人,我们的心都是连在一起的。

  桑兰:旭哥参加了很多世界锦标赛,拿了很多冠军,也参加了两届奥运会,也拿过金牌,2008年北京奥运会,对于你来说,运动生涯也应该是走到最高峰的时期了,你有什么样的梦想,希望自己在2008年奥运会取得什么样的成绩?

  黄旭:肯定是弥补2004年的遗憾,把男团夺下来,这是最大的目标,也是整个体操队最大的心愿,我个人最大的目标。然后就是能够表现自己,奥运会能够在北京,在自己的地盘上,我必须要有自己最出色的表现。

  直播员: 桑兰:旭哥最大的梦想就是第二次拿到男团的第二次金牌,单项上有没有觉得在哪个项目上能拿金牌,有这方面的实力吗?

  黄旭:现在正在朝这方面努力,创造一个夺金牌的实力?

  桑兰:我听说你双杠的难度很高?

  黄旭:现在正在把能力提高,熟练性,刚刚开始,先的套路还要经过一年的磨炼,我想到2008年应该是去冲击。

  桑兰:你有信心吗,你觉得自己在整套动作当中完成的非常完美,最后下马站稳了,你觉得你能拿吗?

  黄旭:想完落地站稳以后不用想别的,就是恍惚,就是鲜花,如果把最完美的一套,下马落地站稳,其他的就不用想了。而且现在中国体操队的实力比以往都是更加的强大,而且它在每一个项目上都有冲击,因为现在体操的规则已经改变了很多,现在越有实力越能体现价值,越有实力,顺利完成自己的项目,落地站稳,结果应该是预料当中的。

  桑兰:一冰呢,在2008年奥运会当中希望自己取得什么样的成绩?

  陈一冰:首先还是男团,这是最重要的一块儿金牌,现在体操队团结一心,这个目标是最重要的,再是个人。团体拿下来以后就是看自己发挥了,我也希望是最完美的一套发挥在2008年奥运会的比赛上。

  桑兰:刚才旭哥讲到现在的体操规则不断的在改变,特别是每个运动员在项目当中难度体现,对每个运动员来说有很多的机会,为什么只是在难度当中体现,以前还有质量,动作的优美度,这些角度难道不考虑吗?

  黄旭:考虑,现在难度和质量是并存的,特别像世锦赛,以前世锦赛进入决赛的前八名选手都有实力争夺冠军,现在的前八名选手可能只有排在前面的两、三位有竞争力,后面的就算完成的再完美,没有一点瑕疵也不可能进入争金的行列当中。有难度的情况下,并存的是质量,这两个如果有的话就是最大的法宝。

  直播员: 桑兰:现在这种规则的改变对于我们来说是有利还是弊?

  黄旭:大家都是在同一起跑线上,目前的情况来看,中国体操队对整个规则的研究也是非常的透彻,也能够充分的表现某个运动员的特点。

  桑兰:刚才一冰和旭哥都说到2008年奥运会两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梦想,就是拿男团的金牌,现在队里面的领导有没有给你们下指标,希望你们取得什么样的成绩?

  陈一冰:我想队里面领导第一是让我们没有包袱,放开比,有包袱不可能比好,大家都能感觉到这个压力,期望越大,压力也越大,首先是让我们放开包袱去发挥自己练的,而我们需要完成的就是一次次巩固,完成好自己的动作,这就是我们需要做的。等到真正比赛的时候我们会尽全力。

  桑兰:现在开始有没有觉得压力?

  黄旭:适当的压力应该是好事。

  桑兰:什么样的压力?每个细胞都沸腾?

  黄旭:不是沸腾,而是提升。

  桑兰:之前的训练还没有完全的提升?

  黄旭:在比赛当中如果太沸腾的话就不好了,就失去了自我控制的能力,要在自我控制范围之内。中国队参赛心理状态不管遇到再大的压力,也要能够自我排除。

  桑兰:2008年奥运会对于你来说,相对来说比一冰更有压力一些,因为他还年轻,他还有更多的机会去参加下一届,再下一届的奥运会,对于旭哥来说,可能2008年是很重要的机会了,后面还有几次不知道了,对于你来说,是不是比年轻的运动员压力大一些。

  黄旭:别人我不知道,但是对于我个人来说,我是一个个人比较能够自我解压的人。平常不管什么时候,不一定是在体操,在任何事情上不会给自己很大的包袱,但是我会尽全力去做。

  桑兰:真正解压不是那么简单的,这需要有一个过程,你的心态是怎样的,自始至终都是保持那么好吗?

  黄旭:我觉得我可以,你应该想到,你熟悉人员的面孔都是这些,只是把名头变大了,你可以完全不用管这个名头,只要发挥出自己的水平,场上那些对手又不可能有多少强手突然冒出来了,都是你平时了解的对手,没有必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桑兰:一冰呢,我自己感觉,是不是会更紧张一些,更有压力一些,但是他已经完全否认,一冰你作为年轻的运动员,2008年又是第一次去参加奥运会,这种心情应该不会像旭哥一样压力比较大,相对来说会更加轻松一些。

  直播员: 陈一冰:新鲜感比他们多一些,压力方面来讲,我想我们的目的和目标都是一样的,都想在家乡父老面前完成一届非常完美的奥运会的比赛,不管我是年轻运动员还是老运动员及对于我来讲,参加这届奥运会就是这次比赛,既然参加了,就是要比好。

  桑兰:有压力吗?

  陈一冰:肯定有一些。

  桑兰:是不是年轻的运动员对其他国家的运动员不太熟悉,你相对来说这方面的经验不如老运动员,这方面你会担心吗?

  陈一冰:我所担心的,想象到我第一次参加奥运会,面临着一次盛大的,空前的,没有经历过这种大赛,第一次参加就是在家门口,

  直播员: 陈一冰:我能想象到当时有非常非常多的人为我们加油,这是非常有激情的事情,但是我想也是很有压力的事情,现在开始我们会注意一些。

  直播员: 桑兰:不要有包袱,不要有压力,一切都会很好,现在中国体操队是不是已经开始紧张的备战了?

  黄旭:现在已经处于临战状态了,大家练的那种氛围,热情非常高涨,训练的水平不断的往上攀升,去年世锦赛我们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是过完一个冬天以后,每个人,每个准备在一线的队员,都在自己不同的项目上都有自己不同的提高,而且每个人都会有提高。

  桑兰:我非常关心你们一件事情,你们现在都有伤病吗,身体情况都好吗?

  黄旭:我年龄大一点,主要困扰我们的就是伤病,如果我们没有伤病的话,会练的更加轻松一些,对于我们来说,首先防的就是伤病,杨威负伤了,他目前情况还不错,但是有些伤病是防不胜防的,我们发展难度的同时,每个动作也要细心注意。

  桑兰:你们现在还很好?

  黄旭:我目前还不错。

  陈一冰:我平常就是很佩服这些老人家,他们不但要保证自己的竞技状态,其实对于他们来说,伤病是非常困扰他们的,对于他们来说,竞技状态他们都会自己调控,相对来讲,我虽然年轻,经验相对比较少一些,我也会非常注意我自己的身体,经常训练注意一些意外的伤病。

  桑兰:一冰说到自己的伤病相对来说少一些,也就是说,你身上有一些伤病,哪里有伤病?

  陈一冰:我是吊环比较强,练这个项目的特性就是肩,都是一些劳损。

  桑兰:平时怎么好好的保护呢?

  陈一冰:专门练一些小力量,小关节的力量,还有一些针灸。

  桑兰:这样就好,我自己也是当运动员出身的,运动员如果有很多伤病的话,无论是备战,还是比赛都是非常的残酷。

  陈一冰:非常影响心情,不能敞开比,敞开练。

  桑兰:所以我也担心年轻运动员,在比较年轻的时候就落下了一身的伤病,这样对今后的发展也都会有很大的影响。刚才有一个问题,旭哥已经提前回答我了,讲到奥运金牌,奥运奖牌也是代表运动员的成绩,对于每个都是有特殊意义的,刚才旭哥回答我了,他对北京奥运奖牌的设计,他觉得特别有意义,特别好看,我想把这个问题也问一下一冰,你觉得北京奥运会的奖牌设计有什么感受吗?

  陈一冰:我觉得金牌非常好看,我非常喜欢金牌,昨天我也看发布会了,晚上新闻的时候,说实话并没太在意银牌和铜牌玉的颜色和形状,我只是非常仔细的看了一下金牌,非常漂亮。

  直播员: 桑兰:你好象有一些偏见,只看金牌,为什么不看银牌,铜牌呢,这样会对奥运会有一个全方面的了解,有没有想过了解更多呢?

  黄旭:说明他的信心比较坚决,只拿金牌,不拿银牌和铜牌。

  陈一冰:我想是这样,要做就做到最好。

  黄旭:好象是颜色不一样,有一个镜头是彩色对比比较明显的,整体的构思和设计,我觉得真的是非常得心应,而且真的是加入了中国特色元素在里面,特别有纪念意义的那种,而且我想这个奖牌应该是最漂亮的一块儿。

  桑兰:你是不是跟一冰一样最喜欢金牌,觉得金牌设计最漂亮?

  黄旭:应该是,整个构思可能是颜色搭配不一样,玉的颜色。

  陈一冰:他说了每块奖牌都有自己的颜色特色,还是金牌比较亮一点。

  我跟你聊天当中有一个很大的感受,虽然你们平时训练很紧张,但是生活当中也是非常关注北京奥运会的一点一滴。

  黄旭:对,现在平常大部分时间都看中央五台。

  桑兰:关注哪些事情?

  黄旭:只要我们有时间看到的,都会有很大的兴趣去关注,我们经常做治疗会很晚,有时候看一下新闻,比较细的观察可能会很难,就是一些动态的,体育场馆那些都非常的漂亮。

  桑兰:总之只要有一时间就会非常的关注。

  陈一冰:像福娃发布这些大事情我们都会知道,我知道最清楚的恐怕就是每天的倒计时,我们不管走到哪里都有一个倒计时,包括住的公寓和训练馆。

  桑兰:昨天是北京奥运会倒计时500天,你们有没有好好的庆祝一下,很紧张的。

  黄旭:我们是每天都在滴滴答答,没有时间长短的分别。

  桑兰:最近训练状态怎么样?

  黄旭:还不错,在正常范围之内,对于我们来说,不怕慢,就怕停,如果能不断的在训练,就是非常好的时期。

  直播员: 陈一冰:他们是老将,有丰富的经验,自己可以调整状态,我现在还年轻,要发展的动作还很多,我以吊环为主,并不是代表我不练其他的项目,其他的项目我一直在补差,一直在练其他的项目,还算可以吧。

  桑兰:总之也是跟旭哥一样,一切状态正常就可以。

  黄旭:我们所有人员都保持正常的状态,能够选拔到一届大名单里面,只要能保持正常状态,比赛的时候都能发挥出自己最好的水平。

  桑兰:现在你们有没有再发展一些难度,还是现在的这些难度动作就已经够2008年奥运会实力了?

  黄旭:还在不断的变化。

  桑兰:也就是说现在还在不断的增加难度当中,在短时间内可以吗?

  黄旭:今年冬天每个项目,每个选手都有增加,最少增加一个动作,学一个新动作,有的一个项目就发展三个,单杠一发展就是三到四个难度,别的项目像鞍马是一个,还有自由操。

  桑兰:老运动员也是这样,年轻运动员也是这样,一冰觉得难吗?

  陈一冰:有一些难度,说实话,我那几项基本功稍微差一些,以前练的时候吊环比较强,其他的项目比较差一些,其他项目发展起来难度慢一些,但是也都在进步。

  桑兰:发展难度对年轻运动员来说又稍微轻松一些,但是对于老运动员来说,再不断的发展难度,而且是六个项目至少要发展一个动作,旭哥觉得难吗?能完全掌握它吗?

  黄旭:难也要迎着困难往前冲,像单杠要叠腰,我们这个老腰叠,还得拼命,这个动作又不是练一次掌握了就不练了,腰肌劳损,我们的腰节的真是疼的直不起来,治疗有治疗,训练还不能停,互相综合起来,不断的一点一点往前走,走的步伐会慢一点,但是要保持。

  桑兰:老运动员在柔韧性方面比你们要差一些,一冰你觉得运动员发展难度方面最艰苦的是哪些?

  陈一冰:现在他们这些大队员都能一直在坚持着,不管自己的伤病,只要是能坚持的都一定在那儿坚持练,我这些伤病对于他们来讲不算什么,他们起到了非常好的带头作用,我发展难度只需要去考虑这个动作的熟练性,或者是适不适合我这些方面,其他的方面没有什么特别难的动作。

  黄旭:他们学动作只要去学,我们现在的思想会比较复杂一些,这个有没有什么威胁,这个做完以后有多大的把握,发展一个难度胆子比他们小一些。

  陈一冰:不是小,我们年轻,比较经磨,我们腰比他们好一点,我们做十次腰还没有什么反应,他们要是做十次,反应就会很大,这些都是不一样的地方。

  直播员: 桑兰:这些就是你们之间的差别。

  陈一冰:但是努力都是一样的。

  桑兰:下面一个问题对于二位5月份全国体操冠军赛暨奥运会的选拔赛紧张吗?

  黄旭:这个对于每个人都会比较重要,我们都会人为地对待每一场比赛,特别是奥运会前任何一次比赛,我们都会全力以赴,紧张的话谈不上,只是非常认真的去对待,以前对于冠军赛这种不是百分之百的重视,但是从现在开始,对待任何一个小的比赛都要百分之百的努力。

  陈一冰:我跟旭哥差不多,任何一个比赛都非常接近于奥运会,把它当成是一次比赛,都会去累计经验,尤其是发展一些新难度,都会在比赛当中磨合这些新难度,所以不但要比赛比好,而且要特别认真对待那些新动作,在以后的大赛中更加能完善自己。

  桑兰:的确是这样,现在马上就四月了,到五月就一个月的时间了,心里会不会紧张,这次全国比赛没有比好,可能对你参加奥运会都会有一定的影响,心情会非常紧张,不像是以前对待全国比赛了,跟以前对待全国的比赛来说,有什么不一样?

  黄旭:对于我们来说,我们没有那么多杂念,其他任何东西都不一样,可能就像是我们去看一冰,或者看杨威去比赛的同时,我们比他紧张得多,我们也是运动员,我们比赛的时候不紧张,但是看他比赛会紧张,会想到很多东西,现场选手自己准备比赛的时候,思想杂念是非常非常少的,只是想好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要领,其他对于他来说都进入不了他的脑中。

  陈一冰:比赛的时候不管是什么比赛都要以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完成,一个项目一个项目完成,再小的一个比赛也是六项,十个动作是一套,再大的比赛也是这样,不会多加哪些东西,我想这些成功失败都是在于平常去磨炼,失败了就好好总结,成功了也要好好总结,这些都是运动员应该做到的,其他的东西我也没有想太多。

  直播员: 桑兰:9月1号在斯图加特开始的第40届世界体操的锦标赛,也是今年最重要的体操大型赛事,也是奥运会前最重要的练兵机会,他的成绩会不会影响到2008年奥运会的成绩?

  黄旭:应该不会,2003年和2004年的概念就会知道,他的成绩不会受到任何影响,2003年我们也是取得了历史上最辉煌的世界锦标赛的成绩,我们希望在2004年奥运会上达到最高峰,但是2004年我们失败了,对于我们来说,他只能作为一个踏板起跳,但是奥运会上一切从零开始。

  陈一冰:今年的世锦赛,奥运会的选拔赛,入选赛,只要是能进入奥运会,这个主要目的完成就可以了,今年就算取得了14恩枚金牌,男女队全都包了,也不代表明年我们全都包了,我们只要进入了明年的资格赛,一块没有拿,但是不代表我们明年没有冲击力,这些都是两个概念的事情。我们不管面临什么样的困难,我们的努力都是一样的。

  桑兰:你们在世界锦标赛当中,有没有给你们下什么指标,有什么目标吗?或者你们心目当中希望取得什么样的成绩?

  黄旭:目标就是从领导到教练,希望我们每个队员能够发挥出自己最好的水平,结果自然而然就是非常理想的了。

  陈一冰:现在比赛也是比过这么多年了,黄导带我们也是非常有经验的一位领导,比到现在,比赛是越来越简单了,不管赛前想多少,赛后想多少,关键都是比赛当中的动作。赛前开会说你一定要拿14块金牌,领导给我们压力,但是没有比好,就完成不了这个目标,开会之前如果说放开比,我们都发挥了,最后取得了多么好的成绩,其实都在于比赛当中的一些动作,而不是取决于几句话就能代表什么。

  直播员: 桑兰:刚才也提到这一次的世界锦标赛也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练兵的机会,你们觉得这一次的锦标赛对于你们来说,最重要的目标是什么,会起到什么作用呢?

  黄旭:今年冬训所发展的难度肯定要在这一次用上,这是奥运会前最好的测验,适合和不适合的在这一次比赛当中应该都能够体现出来,如果非常适合的话,就不太会大变动,如果不适合的话,还有时间另外再改变,编排。

  陈一冰:我跟旭哥是一样的,编排的这些动作都是在比赛上,越大赛的时候,锻炼做新动作的心理,另外还可以观察一下对手的情况,因为是资格赛,必须去努力奋斗,对手也会非常努力的去比,去拼搏,对于我们互相摸清对方的实力非常有帮助。

  桑兰:今天非常感谢两位来到我们直播间,在这里我非常衷心的祝愿保重自己的身体,把自己的伤病养好了,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时候取得优异的成绩,我也会在现场观看两位比赛,谢谢两位!

  黄旭:谢谢!

  陈一冰:谢谢。

(责任编辑:史卉)

【相关新闻】

用户: 匿名发表: 匿名发表:

*用搜狗拼音输入法发帖子,体验更流畅的中文输入>>

设为辩论话题 

精彩推荐

奥运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