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lenovo奥运频道-搜狐奥运

《走近我们的奥运》实录:毕文静想着奥运冠军

http://2008.sohu.com 2007年06月01日11:55 搜狐体育

我来说两句

    搜狐体育讯 主持人:各位搜狐的网友大家好,欢迎大家参与搜狐的走近我们的奥运系列节目,这次是我们的特别节目,也就是网上大讲堂,坐在我身边的这位美女,可能跟我岁数差不多大的人都记得,她有一个非常文静秀气的名字就是体操世界冠军毕文静,欢迎来到搜狐,跟网友打个招呼。

好久没有跟大家见面了。

  毕文静:大家好,我又重出江湖了,很喜欢跟大家交流,有什么问题,大家可以问。愿意跟大家多交流一些。

  主持人:你说重出江湖,这段时间在家闭关练什么功呢?

  毕文静:也不是,因为现在又是奥运,我的工作又跟奥运有一些关系,所以我现在经常接触队伍,经常接触与奥运会有关的事情,所以觉得有点重出江湖的感觉。

  主持人:您98年达到了自己职业生涯的顶峰,当时拿到了世界被体操高低杠世界冠军,拿到了之后,也算是急流勇退,当时觉得我终于成为世界冠军了,我的梦想可以圆了,觉得我可以离开了?

  毕文静:98年我拿冠军的时候,已经算是比较大了,是17岁,我最好的状态是16、15岁,15岁是奥运会,那个时候又是刚参加奥运会,还是偏小一点,我状态最好的时候是97年,98年又坚持了一年,拿到了冠军,再坚持到99年,99年以后就退役了。

  主持人:当时没有想过我再努力一下,看一看悉尼?

  毕文静:我有想努力。高低杠项目是中国的特色,高低杠始终都是很强的,后面又有很多人有超过我了,他们的成绩比我好,也是队里的决定,决定要用新人,而且我可能整体状态,虽然名气还在那里,但是整体状态肯定不如年轻人。

  主持人:有没有觉得要是奥运会不是正好96或者2000,如果是98年多好?

  毕文静:是,这就是年龄合不合适,这都很重要,还有一个比赛的年龄限制。

  主持人:大家非常熟悉的霍尔金娜,她在体操比赛场上统治很多年,在高低杠项目。04年在雅典的时候,从杠上掉下来了。当时大家记得很清楚,是25岁的时候,是非常高龄的一个运动员了,当时俄罗斯队一个她,一个涅莫夫,在雅典可以说并不是非常完美,我记得很清楚,涅莫夫比赛完了,当时全场起立,为他鼓掌,我还写过一篇文章,非常感动。我感觉中国运动员走得比较早,虽然2000年在悉尼拿了冠军,也走得比较早。

  毕文静:是,霍尔金娜在96年、2000年、2004年,在我们走下坡的时候,人家走了两届,不知道是不是人家吃的是鸡油,我们吃的是黄油,他们的体能非常好,他们练的方法。除了俄罗斯这几个,其他的也很少。还有罗马尼亚有几个,他们是被生活所困或者退役之后不知道干什么。中国队员基本有一句老话见好就收,知道练前很危险,就会退下来。

  主持人:而且退下来的生活也很丰富多彩?

  毕文静:是,挺好,前段时间刚重出江湖的时候,就有一种冲动,因为我退下来才知道奥运会比我想象得还要大。

  主持人:还要重要,那个时候光在队里,就是一个特别重要的比赛,出来之后,大家关注这么奥运会。

  毕文静:我觉得这么大的奥运会,当时真得是没有珍惜,就退了,临近奥运会之前就给退了,多么后悔。那段时间正好在减肥,在跑步,在练体能,我觉得体能有一点上来的时候,有一种冲动,我说要不要再回去练一下。我就问了几个队友,有几个队友说,没有什么表达,他们说支持你,都支持我。我问到一个关系比较好的,他就是说文静,我知道你这个人,如果我说同意的话,或者有更多人同意的话,你没准真去了。他说别,要冷静。每天睡觉的时候都在想,现在的难度不用做莫氏空翻,也不用做很高难度了,可以做一些我想象中能够接受的动作。但是也就是想了一段时间,过了一段时间冷静下来,就好一点。

  主持人:当时真的没有先上杆子上试一下,先看翻转动作能做多少?

  毕文静:这个不行,这个估计得大半年或者一年才能看出,这是今年年初的时候,过完年减肥的时候,再过一年,我才能恢复上来,恢复时间很长。体操不是很好练的。现在思来你能做什么,我能做什么,你不能做什么,我也不能做。我跟普通女孩一样,只要不练,退得很快。

  主持人:我相信你能劈叉,我打小不能练。

  毕文静:不是,就像古代的功夫一样,要每天练,但是一旦退下来,就跟平常人一样。

  主持人:很多网友没有想到,毕文静在今年年初,算起来今年26岁了,曾经真得想过重出江湖,如果真是那样的话,真是体操界的奇迹,说句实话,你说奇迹真得不能发生吗,在去年体操世锦赛之前,有多少人想过中国女队把团体拿下来,53年没有拿下来了。如果当时坚持一下,可能书写一段神话?

  毕文静:我觉得这是不冷静的想法,如果再练的话,想一想家人,想一想现在的工作,想一想将来的生活,一想到这里,还是别练了,万一摔断了胳膊,摔断了腿,连对象都找不着。一旦想到生活、家庭的时候,想一想做出这么危险的决定,有很多责任在里面,就不敢再去想了,让自己把这个想法消灭。

  主持人:对于体操的热爱和冲动,在一瞬间,可能让人觉得什么都顾了,什么都没有关系了,都想拼一下,试一下。

  毕文静:那几天就是不太冷静,现在想一想可以热爱这个项目,热爱体操,但是可以帮助他们做贡献,但是不要再去练。

  主持人:这个至少提醒我们现在体操运动员,退役这个决定还是不要太轻易做出来。

  毕文静:对,会后悔的。

  主持人:当时练的时候,觉得太苦了,今天这么苦,明天这么苦,后天这么苦,当你不苦的时候,觉得这段时间太值得怀念了。跟毕文静接触时间不是很长,但是感觉你的名字跟你本人差距很大?

  毕文静:是吧。大家都这么说,让我改成“不文静”。

  主持人:是不是父母当时希望是非常可爱文静的女孩子。

  毕文静:我家到我这代是静字辈了,让每个人的名字有一个静字,什么文静、安静。

  主持人:当时你母亲叫你冷静会好一点。

  毕文静:对。

  主持人:你当时在队里应该属于耍宝开心果之类的,因为你的性格特别爽朗。

  毕文静:那个时候玩得太过头了,作为大人,领队,教练觉得这个孩子这么闹,天天耍宝,我觉得大人肯定不喜欢这样的女孩子,男孩子可能喜欢,那个时候不太讨领导、教练他们的喜欢。

  主持人:这样的性格特别适合参加比赛,有些运动员性格很文静,真得是文静,但是在赛前有很多压力给自己,又化解不了,像你这样,估计比赛前睡觉很踏实的人。

  毕文静:我是比较动又能静的人,教练陆导对我比赛特别放心,基本上比赛之前、中间不用跟我说什么,不用做心理的辅导,都会很好,我从来大赛不失败,教练觉得这点挺好。现在好多小队员他们比赛就耸,平时玩得欢,我不是这样,平时玩得欢,比赛也不失败,教练不会说。

  主持人:这就说明当时退役不冷静,要不然真得在悉尼看到你跟刘璇两个人带领小队员冲击悉尼,如果能够从悉尼回来的话,可能心里真得放下了。真得是有点后悔?

  毕文静:有一点吧。当时自己的情况很清楚,已经力不从心了,下面的小队员成长很快,你不得不让出这个位置给别人。当时是这样,现在想如果说再咬牙,再坚持,实际上也可以坚持的,但是很多决定都是领导的决定,当时状态又不好,所以就让出来了。

  主持人:这次原本有一个既定的话题,但是可能我们聊得有点偏了,就是当时霍尔金娜,因为高低杠作为中国女队的强项,但是霍尔金娜出现以后,很长时间这个项目实际上被她垄断了。包括你、莫慧兰、凌洁、杨云,刘璇也比过高低杠,只有你战胜过她一次,就是你获得世界冠军的98年。我们知道霍尔金娜在体操界算一个奇才,因为她的身材非常高,有时候看她在高低杠之间老想腿会不会打到矮杆,但是她的动作给你感觉特别优雅,特别漂亮,她在翻甚至是微笑的感觉。这么多年在她退役之前,你战胜她,真得是挺不容易的,像你之前好几批运动员跟她比?

  毕文静:奥运会基本上昙花一现,就比一场,我比的世界杯,虽然这个金牌比奥运会小得很多,但是比起来是很辛苦,要比四站,再参加总决赛,在四站里参加排名,这个比赛很奇怪,一旦拿了冠亚军,每次跟霍尔金娜都是冠亚军,我们俩再重赛,每次都是这样一次再决一次,其实比很多次,才拿到最后的入场券,再拿到冠军,这是很长的过程。

  主持人:霍尔金娜我看到很多报道,因为体操这个项目是打分的项目,印象分特别重要,比如同样一套动作,霍尔金娜没有失误,她的得分比另外一个选手同样没有失误就高?

  毕文静:体操是观赏性项目,不像田径那是速度,体操就用整体印象分还有艺术分结合起来的,所以这个分数比重多一些。

  主持人:不知道当运动员的时候,有的时候觉得有点委屈,因为我表现挺好,凭什么判得比我高?

  毕文静:其实还可以,从总体来看,他先天性的天才和表现力和完成就是做得好,裁判就给她冠军,没有遇到很委屈的时候,怎么给我压分,现在还没有。

  主持人:现在你也是裁判,你在裁这些比赛的时候,裁判有没有比较偏爱某个选手的情况?

  毕文静:从裁判执法操守来说不可以这样,但是从心理来说……

  主持人:比较喜欢这个动作的感觉。

  毕文静:裁判可以根据你欣赏的角度,欣赏的感觉去评分,这是允许的,但是不允许对本省运动员有偏差,但是我现在是代表公司,而不是代表山东的话,代表公司,我算是个体,我个体裁判不会偏向谁,他们教练都说,文静你是最中立的,谁也不偏向,我确实是这样。

  主持人:其实我觉得当裁判也有一本很难经的经,可能当运动员感觉不到,当裁判的时候,你会想可能很难权衡,两个选手都挺不错的。

  毕文静:因为他毕竟是一个一个做,而不是两个人全做完以后一块评分,我们是严格卡规则,这个动作没有做好,规则上扣0.5,不会说都扣那么多,要不然少扣点,不行,铁面无私,做不好就要扣,做好了,就可以加分。

  主持人:有没有想过希望有一天在奥运会上执法?

  毕文静:一直很想,我在2000年,那个时候还在大学里,我是自费去广州考的国际裁判,也考过了。后来又执法了全运会,九运会,十运会,去年的时候,又考了第二次国际裁判,因为是每四年更新规则的时候,要重新考,我又考了一次,第二次考国际裁判,这次考的目的性很强,希望在国际大赛上露面,现在是很年轻,记性很好,现在又学英语,就想自己这些努力,这些付出能够体现在奥运赛场上,国际赛场上,肯定以这个为目标。

  主持人:08年有点赶不上吗?

  毕文静:有一点吧,因为平时的比赛还要积累,因为裁判不是你考了国际裁判就打国际分,要评级,四级、三级,我到二级才能打国际分,中间可能要去国外参加几次以后,你的表现,国际体操联合会会给你评分,达到了二级,就可以去参加奥运会的评分,但是这中间也有很多,像优秀裁判很多,竞争很强烈的,你要表现比他们更好,更有资格去参加的时候,人家才让你去。

  主持人:现在到北京,时间有点紧张,但是完全可以去期待2012年伦敦奥运会,那个时候在奥运赛场上看到毕文静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毕文静:我会努力的。08年不能做现场的执法裁判,还有很多编辑的工作人员,如果说只要参与奥运会,又能在自己专项的项目上出一份力的话,我也很高兴,现在我一直在争取。

  主持人:肯定是,有你这种不服输和努力争取的机会,会有这样的机会,毕竟在中国,这个机会谁也不愿意错过的。像你们当时算同一拨运动员,比如莫慧兰,现在在做主持工作。大小双比你时间稍微早一点。

  毕文静:他们是97年那会的。

  主持人:他们现在也是在做商业,是比较成功的商业人士。你们当时在一起的时候,有没有想过退役后的道路完全不同呢?

  毕文静:那个时候小双哥比我们大很多,他们是70,我们是80后的,他年纪比我们大,那个时候看他们都害怕。

  主持人:不是崇拜吧?

  毕文静:有一点崇拜,他们是大哥哥,我们是小孩,肯定不会想这个问题。一直到我退役,上大学毕业,才会想到将来的发展怎么样,一开始在这方面的思维很短,觉得我退役应该上大学,就上大学,上完大学,要工作,就找工作,但是并没有想到将来会做什么生意,跟谁合作,这个头脑没有。

  主持人:那个时候小双,因为他成名很早,当时单杠稳稳落地,那个时候是不是挺严肃的大哥,在队伍里?

  毕文静:小双哥是非常刻苦的人,教练说练这个就练,别人练完就走了,他不,教练说练就练,练完之后再加练,这点是女孩没有的,女孩相对来说被动一点,教练说练什么,勉强完成。男孩子自觉性更高一些,根据自己的情况,自己努力。现在虽然在商圈做一些工作或者服装生意,但是他自己的高尔夫球打得很好,他平时训练的时候,手上绑着胶布,绷带,跟他拼搏的天性有关系。

  主持人:我干什么事都得干得最好的。因为像体操都是年岁比较小的孩子凑在一块,特别是女孩子,肯定在一块唧唧喳喳闹翻天。

  毕文静:对,我们基本上以打闹、开玩笑,在队里一块看片子,哭,玩。

  主持人:看片子还哭呀?

  毕文静:对,在一块看恐怖片,看喜剧片。跟普通孩子一样的,可能玩得更欢一些。

  主持人:大家住宿舍的经验都知道,晚上躺在床上都不睡觉,闲聊,我估计你是属于特能说的。

  毕文静:是。

  主持人:你退役之后经过很长时间,方方面面经历了很多事情,你觉得自己跟以前有变化吗?

  毕文静:性格上还是有所收敛,开玩笑有个度,以前我不管,我怎么开心,我让别人怎么开心,我就怎么干。现在不是,毕竟女孩子大了,可以稍微注意一点。

  主持人:有点文静的样子。

  毕文静:开玩笑稍微注意一点,因为一个人的整体形象很重要。

  主持人:有一个很大的疑惑,去年杨威拿到全能冠军之前,那个时候队伍里领军人物是小鹏,那个之前队伍领军人物都是李家军,不知道考虑什么?

  毕文静:姓李比较多,再加上李大双李小双是两个人。

  主持人:李宁,李月久、李春阳、李敬,大双小双再到小鹏,是因为中国姓李的人多吗?

  毕文静:都赶上了。

  主持人:比如选苗子,假如有十个人在这里,有一个姓李的,就选他了。

  毕文静:这纯属巧合。

  主持人:但是女队没有这个传统,但是女队来说成功的人不是大姓,都是比较偏姓,像你姓毕,莫慧兰姓莫,还有陈翠婷,陆莉,最早的马艳红,现在像程菲,范晔,都是特别偏的姓,感觉男队跟女队差别特别大。

  毕文静:你总结了一下我发现是这样,但是也是巧合。本身练出来的人很少,就这么几个。

  主持人:这实际上是体操队蛮有意思的现象。去年像杨威终于从千年老二的位置上离开了,你们从事体操的人估计觉得他特别不容易,岁数不年轻了,可以早就退役了。

  毕文静:他年纪比较大,他练的是六个项目,人家是主攻几个项目就可以,他攻六个项目,确实很辛苦,付出比别人多,得到的我觉得是应该的。

  主持人:大家都希望他能够在08年再去辉煌,那个对他才是最圆满的结局。

  毕文静:但是不要给他太大的压力,因为体操这个项目偶然性太大了。比如六个项目比下来,有一个项目有点差错或者怎么样,没准就没有了。反正压力是很大的。

  主持人:体操每次在你真正完成动作落地之前,任何0.1秒都能毁掉你之前所有的努力,挺残酷的。

  毕文静:比赛的时候,整个人不受控制的,整个人在一个机械的状态,你根本不能控制自己去干什么,不像足球,有90分钟那么长,我们一套动作下来,也就是30秒、20秒,几十秒下来,在这么多秒里做几十个动作,十几个动作,两秒钟要做一个动作,跟你没有办法想我没有错差,脑子里已经是空白状态了。所以好难。

  主持人:那个时候你选择练体操的时候,当时没有想过这条路这么难走?

  毕文静:没有想过,那个时候觉得体操很好玩,大家都在玩,不知道,如果一下子给我送到国家队,我一看,摔下来,一会要受伤了,断胳膊断腿,肯定一下子就跑了,那个时候大家都在玩,觉得很好玩,就进入体操生涯了,过三年刚起步,再过五年刚刚变得专业一点,五年的付出,五年的感情,不能说体操,对一个人来说是一个很长的感情,很舍不得放下,何况最后练到十多年的时候,那是更深的感情了。也舍不得离开了,也喜欢这个运动了。体操这个项目挺有乐趣的,挺好玩,让我做游泳跑步,天天让我重复做一个动作,没有意思。体操很有意思,我们身上有这么多肌肉,每块肌肉有自己的记忆,今天做成这样,后天有点进步,以后再完成,然后再拿到赛场,整个过程很有成就感。

  主持人:每年到过年的时候,各个队伍都要开晚会,迎新年晚会,体操队的晚会最漂亮的,教练随便安排一下跳个舞,各种各样的表演很漂亮,不像其他的队伍,你们在这方面是属于有先天优势的。

  毕文静:是,而且我们有组织,有纪律,教练说话我们都很听,要把节目做好,讲相声,我是95年刚进国家队当年就讲了一个相声。

  主持人:你是逗的还是配的?

  毕文静:我是配的。

  主持人:你这么爱讲话,当捧人可能没话说。

  毕文静:当时我刚进国家队,当时有一个经历,现在也说相声,体操队员在这方面挺可爱的,又小,做什么都很好玩,跳舞、演相声,唱歌都好玩。

  主持人:我采访过陆善真指导,带女队时间特别长,说跟这些小孩在一起,永远不会觉得自己变老,永远看着十几岁的小孩。

  毕文静:陆导跟我们这么多年,陆导对我们还是蛮严肃的,我问他,六一儿童节了,不给他们放个假。他说放什么假,都已经不是儿童了。他们都有18、19,程菲、范晔、张楠都是20多,不给放假。

  主持人:过儿童节的心情,就算岁数再大,都会怀念起童年过儿童节的快乐,我们并不在乎我们现在多少岁,而在乎我们永远有一颗儿童的心。你现在跟奥运有一些相关的领域有交叉。当你作为一个观众或者作为一个参与者看奥运会的时候,是不是心情跟你当时去比奥运会有很大的差别呢?

  毕文静:是。看奥运比赛的时候,跟他们比的时候差不多,我们就求求别失败,一定要拿冠军,比如说这个的时候,比如说我摸着谁的手,这个人没失败,比得很好,下一个做的时候,还要摸他的手,希望好的一直好下去,不要失败,挺紧张的。

  主持人:而且是属于有劲使不上的。

  毕文静:而且我跟他的生命系在一块,他失败了,我也不好。 整个队伍比好了,整个队伍很开心,现在也是,他们比好了,体操事业更好的话,现在又是为体操事业做服务,做贡献的人,也会跟着一块沾光,有这种感觉。也是为他们捏把汗,希望比好。

  主持人:很多网友都很关心像毕文静这样一个女孩子的个人生活问题。

  毕文静:个人生活很检点。

  主持人:准备什么时候给大家一个交代,人家都说中年好?

  毕文静:我不是很着急这个问题。趁着年轻,事业还是比较重要的。因为我从那时候做事比较稳,我练体操要把体操练好,我再上学,我上学一定要把学好,不能上一半没毕业就跑掉了,我要把学上好,现在是工作,我要把工作做好,做不出个样来,不好意思有什么交代。

  主持人:这可能是狮子座的天性,一定要对自己所从事任何一项工作和阶段有极强烈的统治力。我不知道毕文静是否有固定的男友,如果有的话,估计你也是属于当家作主类型。

  毕文静:因为从小就管自己,比如从小是家里给钱,比如给你200块钱,怎么分配它,给200块钱要半年家里不来人或者不给钱,怎么分配花这笔钱,每周买多少次水果,从小就这样规划。后来有成绩了,又花钱了,除了给自己家里,自己那些钱怎么分配好,自己基本不买东西,出国买一些纪念的,后来上四年大学自己怎么花这个钱,交学费,要把它算好了。现在又工作了,工作想赚钱不太可能。工作不是很高的收入,但是要维持,在外面要做一些投资。

  主持人:从小就有理财观念。

  毕文静:有一点,因为从小管钱管习惯了,我们从小就拿钱,比如怎么样赚点钱,有点投资,财经方面有的时候也研究一下。

  主持人:谁说女人天生没有理财的天赋,这个观点今天被毕文静博倒了。回到体操上,体操的规则在变化,现在取消十分起平,体操变得越来越难,难度增加,对运动员来讲风险增加,你这样看是这样吗?

  毕文静:我老去馆里,看他们训练,现在的训练越来越科学,以前的训练早上要跑很多步,以前很刻苦,因为没有那么科学的教学,只能是靠苦练,重复练,多练,现在是练得越来越少,成绩越来越好,而且现在有一些新的科技进来,有心理老师,这样走捷径了。有人老比赛比不好,教练就体罚,多练,可能是错误的道路,现在有心理医生一调就调过来了,有力量教练,教你拉升,尽快恢复,也省了很多时间,越来越科学。难度因为科学的训练会越来越大,但是会比较简单。

  主持人:在体操比赛当中,选手会不会更多采取相对危险,相对分值比较高的动作?

  毕文静:现在都按照规则去做了,选择分值又高又不容易失败观赏性又强的动作。像危险性的动作现在很少。

  主持人:你的毕氏转体用得比较多,包括当年莫慧兰的莫氏空翻用得比较少,她的难度更高一些?

  毕文静:对,以前是需要有一个绝招,需要有一个高难度的动作在成套里,整个分数会上去。现在是基本上选择比较吃香的,观赏性好看的。

  主持人:就是连接上要做得更好一些。相对来说难度比以前在降低吗?

  毕文静:那个时代那样的动作是难度,现在这个时代又换了,比如做一些真掏反掏的动作,两个腿在杆上看着很漂亮,这样的动作在我们那个年代没有的,我们年代这个动作的分值很低,观赏性不强,现在分值低,观赏性可能强了,从来没有人做过,男孩子有人做了,现在这个动作加在女孩子动作里,分值很高,又很漂亮。

  主持人:你现在做裁判,是不是希望当做更长期的职业还是商业上的工作作为更长期的选择呢?

  毕文静:工作还是很重要的,因为这个工作是整个的生活的保障,但是像裁判,是我个人,纯属个人的爱好,有时候会有一些冲突,你总不能说请十天假去做裁判,但是公司还是很支持我的,首先准我这个假,而且还有一些路费的支持,这对我来说是帮助最大的。如果我做裁判,没有城市帮我出费用,还要自己出费用的话,会很麻烦。现在有后台支持我去做,我特别爱好去做,我觉得很开心。

  主持人:不管怎么说,日后大家经常在体操比赛赛场,在场边看到一个美女裁判,而且像毕文静这种性格又开朗又活泼而且非常爽利的性格,对于你日后不管是个人生活的发展还是工作上的发展都会是最好的支撑,因为一个人性格即命运,你有这样的性格,必然前程会是非常灿烂,而且非常地多彩,你的生活一直都是像彩虹一样有七种色彩,而不像那么单调的生活。

  毕文静:是,我还是喜欢过得比较轻松一点,上大家觉得跟你在一块好玩一些,轻松一些,我觉得这样比较有意义。如果大家都不爱玩,你不爱玩,我不爱玩,你呆着,我呆着,就不好。我喜欢出去玩,尤其跟朋友在一块玩,我才能更高兴,如果让我自己玩,我也不爱玩。

  主持人:是典型的比较凑热闹,社会性的动物。很多人都很想知道,因为大家都关心明年北京奥运会中国拿多少块金牌,去年体操给我们交上非常满意的答卷,不管是团体、全能还是各个单项,您觉得在明年北京奥运会上,这支队伍给我们什么成绩?

  毕文静:去年是锦标赛,这么多年的情况,很多欧美国家,他们都是以学习、生活为主,他们做体操是一个副业,我有时间就去练,有大赛才去练,平时不练,锦标赛可以不参加。但是在奥运会的时候,这些人会突然冒起来,像我们,体操一直在领先的位置,后面突然有人追上来的时候,有时候会措手不及,他们是短期的,突然冒出很多人不认识,很厉害,就是杀手锏的那些人很厉害,世界锦标赛不能作为奥运会的根据了,奥运会因为会冒出很多强手出来,主场压力更大一些,可能会占有一定的优势,我看他们肯定在努力,在训练,不要给他们太大的压力,能拿个两三块就可以了。

  主持人:两三块就可以了,毕文静的要求倒不高,但是我想广大体操迷,比如希望二加三或者二乘三。不管怎么说,相信中国体操队所有的小伙子和姑娘们都会努力为明年最多为中国带回来金牌去努力,毕文静也会她能够出现在2008年体操赛场上而努力,也期待所有体操迷们一起来关注明年中国体操队给我们带来什么成绩回来,也期待着明年北京奥运会让所有的人都感受到这是历史上最成功的一届奥运会,相信会是这样,希望网友们参与,我们下次大讲堂再见。

  毕文静:再见

(责任编辑:dudu)

【相关新闻】

用户: 匿名发表: 匿名发表:

*用搜狗拼音输入法发帖子,体验更流畅的中文输入>>

设为辩论话题 

精彩推荐

奥运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