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lenovo奥运频道-搜狐奥运

专家解读扬州非遗工作 传承中需要创新形成风格

http://2008.sohu.com 2007年07月28日10:18 搜狐体育

我来说两句

    搜狐体育讯 扬州新闻网讯 (记者 肖固 陈跃 晔敏) 近期,本报对扬州第一批6位国家级“非遗”传承人进行了报道,不少读者打来电话表示,看得过瘾!希望站在更高的层次上全面了解扬州的“非遗”、“非遗”保护与经济、继承与创新等方面的情况。

  昨天下午,本报专门邀请了这六位大师以及非遗保护中心、工艺美术行业的专家进行了一次面对面的碰撞交流。

  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的是“文脉”,是一种文化,一种精神

  “‘非遗',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扬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副主任管世俊引用温家宝总理的话说,非物质文化遗产为什么能历经千百年而不绝?就在于其有灵魂、有精神。一脉文心传万代,千户不绝是真魂。今天,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就是传承民族文化的文脉。这一点,对于有着千年文化底蕴的扬州来说,有着尤为特殊的意义。扬州的雕版印刷,一个版片,既有文物价值,又有收藏价值,既有工艺价值,又有版本价值,但总的来说,都是文化价值,如果自毁家门,用机器压制版片,那么可以想象,“非遗”的保护也就失去了意义。因此,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不仅是一种文化教育,也是一种精神教育。

  “没有对漆器艺术呕心沥血的热爱,没有几十年的综合文化素养,是做不出一件好的作品的。”扬州漆器传承人张宇告诉记者,他从事漆器创作设计已经近五十年了,几十年孜孜不倦,为了创作作品《江天一览》,险些摔下悬崖。这样的精神在如今的小辈身上,又有几个能够做到?

  现在,正是“非遗继承发展的春天”,在全国,扬州对“师带徒”给予的津贴最高,还有多项优惠政策,这些外在条件都有力地促使“非遗”在扬州得到了更好的传承,“如果把传承仅仅看作是一种技艺,那就太小了,我们传承的是文脉,是文化,是精神。”座谈会上,专家领导们发出一致的呼声。

  没有在传承中的创新,没有形成自己的风格,那么大师也就不能成为大师,扬州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就可能“走样”、“变味”

  “如果仅仅把这六位大师看成是承前启后的传承人,你们就错了。”省工艺美术大师、扬州市工艺美术行业协会常务副理事长夏林宝说,六位大师级传承人,每一位都是行业的领军人物,都有自己的风格、艺术特色,绝不是简单的继承。以玉雕传承人顾永骏为例,他突破扬州玉雕的人物、花卉、炉瓶、雀鸟、走兽五大类,与小组成员共同攻关四年,恢复了失传的山籽雕。眼下,山籽雕成为了扬州玉雕的品牌。

  玉雕传承人江春源,同样大胆突破,他将采用的原料从“和田白玉”变成翡翠,细心观察白菜的形态,以翡翠制成“白菜”,全国最大的“白菜王”就出自他手。

  漆砂砚,汉代扬州流行,清代失传。而漆器传承人赵如柏不畏困难,用了三年时间,使失传200年的漆砂砚工艺在他手中复活。

  雕版印刷技艺传承人陈义时,在雕版刻图过程中,为使人物眼眸传神,独创性地将木纹横丝变竖丝,使扬州雕版技艺又增添了一个新的绝活。

  目前,这些大师级传承人的后辈们也在传承中创新,以漆器为例,近年就在全国独创点螺卷轴画技术,让漆器如同画卷一般自由卷折,艺术表现力超出了想象。

  只有通过一个个团队的传承,形成一个个梯队,并进行抢救性、规范性、长效性保护,扬州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才能跨过“断档”这个槛

  剪纸传承人张秀芳是家传剪纸的第六代传人,剪纸手艺在张家已连绵三百年不绝。“现在我着急的是,怕在我手上传承断档。”

  省工艺美术大师张长明说,玉器有五大类工艺,漆器有十大类工艺,实事求是地讲,许多老师傅的技艺没有完全传承下来,如漆器中的针刻技艺、浅刻技艺、漆宝砂技艺就没有恢复。

  扬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王克认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为活态文化,其精粹是与该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分不开的,因此对传承人的保护应该是保护工作的重点。

  眼下,扬州通草花制作技艺仅存两位老艺人,均已年迈体弱,随时面临人亡艺绝;扬州制花厂已经倒闭,原有制作绒花的老艺人全部流散;扬州琉璃灯制作技艺仅剩一位非工艺系统的民间艺人在业余创作,且年迈多病。

  “抢救性保护”是眼下的当务之急,如何解决断档难题?专家们提出,要对传承人进行档案登记、数字存录,分级建立起专门的图文影像数据库;要组织专家对传承人的成就和传承工作进行学术性、专门性的分析、总结,对其优秀成果进行展示、展览、展演,让他们的技艺与市民“零距离”,尽可能地安排他们通过授课、带徒等方式培养传承人。

  能否整合出一个类似“印象-刘三姐”似的“非遗”展示大平台,让“非遗”找到属于自己的新坐标

  曾几何时,扬州传统工艺在计划走向市场的过程中也曾遭遇发展低谷。但扬州漆器、玉器以“扬弃”的态度挖掘传统精华,坚持技术创新,通过师带徒、原产地保护等一系列保护政策,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漆器厂推倒围墙建工厂,走礼品精品路线,今年又在上海与装潢装饰业联手推介,将漆品髹饰技艺融入现代装潢,在全国各地都能看见“扬州漆器”高档陈列品;玉器厂则充分打“和田玉,扬州工”的宣传牌,坚持高档产品不动摇,在“盛世藏玉”的大潮中,掘到了一桶又一桶黄金。

  外地的刻纸一刀能刻三十张,而张秀芳的剪纸,一剪只能剪四张。我们扬州剪纸要不要产业化生产?“那就不是扬州剪纸了。”王克说,对项目的保护首先是把这项遗产连绵不绝地传承下去,不能强求以此取得经济效益,我们首先考虑的是社会效益。

  能不能整合出一个类似“印象?刘三姐”似的“非遗”展示大平台?专家们认为,在走向市场的过程中“非遗”项目一定要注意保持其“原汁原味”,可以打造这样的一个展示平台:游客来到扬州,可以在短短的两小时内感受到扬州文化的精髓,在这里,我们展示扬州剪纸雕刻的绝活,让他们了解扬州清曲、弹词、评话的独特韵味,与现存于世的物质形态文化遗产相辅相成,共同展示扬州地域文化、城市精神的鲜明特色。

(责任编辑:小婧子)

用户: 匿名发表: 匿名发表:

*用搜狗拼音输入法发帖子,体验更流畅的中文输入>>

设为辩论话题 

精彩推荐

奥运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