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lenovo奥运频道-搜狐奥运

重操船桨为奥运梦想而战 赛艇老将:我们回来了

http://2008.sohu.com 2007年08月22日21:01 华奥星空

我来说两句
  离开,回来。曾经销声匿迹,曾经退役,赛艇界的一些传奇人物如今又回来参赛了。他们将面对年轻的脸孔,面对后来者的挑战,这些挑战者正变得羽翼丰满。但是,赛艇运动融入了他们的血液,比赛欲望在血管中流动,持续已久的能量燃烧着他们的金牌梦想,支持着他们走上越来越近的北京奥运之路。


  卡斯林·伯伦,德国人,37岁,8枚世锦赛金牌,4次奥运会夺冠。

  詹姆斯·托姆金斯,澳大利亚人,42岁,7枚世锦赛金牌,3枚奥运会金牌,如今回到了男子八人艇上。

  埃斯克里德·艾伯森,丹麦人,35岁,6枚世锦赛金牌,2枚奥运会金牌,回来参加男子轻量级四人艇。

  德里克·波特,加拿大人,39岁,1枚世锦赛金牌,2枚奥运会奖牌,回到了男子双人双桨艇上。

  卢米亚娜·内科娃,保加利亚,34岁,2枚世锦赛金牌,2枚奥运会奖牌,回来参加女子单人双桨比赛。

  这些选手年龄都在35岁上下直至40多岁,为什么他们放弃了轻松平静的退役生活?为什么他们又回到伴随紧张训练而来的痛苦之中?

  “作为一个水上人,那种和水在一起的感觉相当上瘾,我永远都离不开水。”波特说。悉尼奥运会获得男子单人双桨第四名后,他退役了。“船桨划破水面,清晰地知道它什么时候再破水而出,推动船只向前,这种感觉什么也比不了。”

  “有一个目标,有一件事情自己真的想做,有一个梦想让自己的生活充满意义,对我而言,参加奥运会并赢得奖牌,就是我这几年的追求,也给我带来满足。”艾伯森说。“我认为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非常重要。”雅典奥运会后,艾伯森非常肯定,自己愿意再来一次,并努力做好一切。

  面对难以捉摸的奥运会金牌,内科娃回来要做的事情很多。她的打算很明确:“在北京接受挑战。”为了这个目标,再大的困难也算不了什么,甚至在几个月前第二次做母亲后恢复训练也不在话下。内科娃全家都积极支持她的体育追求,她的丈夫斯维伦做她的教练,她的父母帮他们带两个孩子。

  “如果你觉得自己身体还在巅峰状态,又享受赛艇,那就是最大的动力。”托姆金斯说,他指出一点:“年龄对于退役有决定性作用吗?充满活力,积极参赛,的确能让人保持健康,给你动力,使你在努力工作之外得到享受。”

  尽管离开了赛艇赛场好几年,身体状况良好已经成为一种优势。

  波特说:“悉尼奥运会后我已经几年没有摸船桨了。”奥运会后,他参加了澳大利亚铁人赛,并参加了奥运会距离的铁人三项赛:“我住在温哥华,全年游泳、跑步、骑车、越野滑雪很容易保持体形,我的心血管功能保持得相当好。”

  在丹麦,艾伯森在全国铁人两项(山地车、跑步)赛中排名第二,并赢得过几次铁人三项、铁人两项和山地自行车的比赛。“如果你是一个优秀的赛艇运动员,那你转项参加这些运动也很容易。”他这样解释自己的结论:“最大摄氧量这个因素在赛艇运动中非常重要,在自行车、跑步中也同样重要。我发现在这些运动中,自己还有很多能量来参加训练和比赛,这使我意识到,我也能够忍受赛艇艰苦训练中的痛苦。”

  如果没有挑战,没有雄心勃勃的目标,回来参加高水平国际比赛的想法就不会产生。“磨出泡,冬训,不想训练的时候参加训练,”这些是波特描述的回来后不那么令人愉快的事情。而托姆金斯承认自己要面临日益成长的年轻人的挑战。

  虽然艾伯森调换到了新的艇上,他却认为许多事情都还是老样子:训练方式、每天的日常安排和自己以前没什么不同。最大的挑战反倒是安排好家庭生活,重新开始训练。家里有妻子、2岁和5岁的孩子,雅典奥运会后他停止了赛艇运动。他能够重新出山,可能是因为他停止了工作,找到了赞助商,这使他有足够的时间训练并和家人在一起。

  这些选手都在努力奋斗并使自己拿出最好的表现,“这样你才能让人相信你还有潜力,相信你的目标是很现实的。”艾伯森说。“决不放弃,也不要把目标设定得太低”,这似乎是托姆金斯的座右铭。波特说得更有哲理:“我的动力可能更主观,那就是:少想着获胜、战胜对手,更多关注自己在准备工作中的表现,尽量做到最好,然后看看这能使自己走多远。”

  虽然还没有成绩,但可以肯定:国际比赛将向这些老将敞开怀抱,无论完全准备好了没有,他们都回来了。(高进)

(责任编辑:王春燕)

用户: 匿名发表: 匿名发表:

*用搜狗拼音输入法发帖子,体验更流畅的中文输入>>

设为辩论话题 

精彩推荐

奥运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