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lenovo奥运频道-搜狐奥运

儿子不知妈妈是奥运冠军 葛菲从未看过奥运开幕

http://2008.sohu.com 2007年05月28日07:35 新华报业网-南京晨报

我来说两句

  儿子眼里,葛菲就是点火炬的

  不在奥运赛场的葛菲更像一个幸福居家的小女人,拥有相敬如宾的丈夫和活泼可爱的儿子,生活甜蜜又幸福。5月24日晚上,在小记者费思琦、费思媛的牵线搭桥下,晨报记者采访到葛菲和她的儿子孙文骏。

  面对可爱的儿子,一向低调不健谈的葛菲却有了说不完的话题。

  儿子不知奥运冠军

  当运动员那会儿,葛菲身边有“二俊”,恋人孙俊和搭档顾俊。如今,同葛菲最亲密的人也是“二俊”??已经成为丈夫的孙俊和儿子孙文骏。

  今年4岁的孙文骏聪明又可爱,正在上幼儿园中班。因为平时葛菲和孙俊工作太忙,很少在家,文骏都是外婆带着。所以当记者问文骏:你喜欢爸爸,还是妈妈时,小家伙思忖了半天,冒出两个字:外婆。一旁的葛菲立刻说,这是不假,因为平时都是外婆带他,尤其在他生病不舒服的时候,他就谁也不要,只要外婆。在家里也是和外婆最亲。

  小文骏并不知道妈妈是 “奥运冠军”,因为他压根儿不懂“奥运冠军”是什么意思。有一次孙文骏看到妈妈在运动会上点燃了火炬,于是幼儿园老师问他,你妈妈干什么的?他就说:“我妈妈是点火炬的。”葛菲说到这里自己都乐了。小文骏有时候拿着家里的金牌问葛菲,“妈妈,这是什么?”葛菲就说,“这是冠军,冠军就是第一名。”葛菲常常对儿子说,吃饭要快,要争第一,第一名就有奖牌。

  晨报的小记者费思媛问:“葛菲阿姨,你去过很多国家,你准备用外国的教育方法教育你的儿子,还是中国的教育方法教育呢?”这个问题一下子难住了葛菲。葛菲说:“我还没想过呢。你们建议我用哪种呢?”“我们也不知道。”大家都被这一问一答逗笑了。

  小文骏更像孙俊

  葛菲的性格很文静,她的儿子却很调皮,这点上更像爸爸孙俊,因为当年孙俊的外号就是“猴子”。接受采访时,小文骏一直在妈妈身上上窜下跳的,面对儿子的如此“折磨”,虽说是世界冠军也只能忍耐。

  4岁的文骏很机灵。面对小记者的摄影镜头不理不睬,怎么让他摆POSE他都不肯。可是一见我们的摄影记者带着大炮筒来了,并听说拍了能上报纸,立刻来了劲头,又是做鬼脸,又是摆造型,每拍完一张,还要到相机回放里审核一下,看看自己有多帅。看完后,还给了评价说:这次拍得不错。大家被他自我评价逗得哈哈大笑,没想到这个小大人这么爱臭美。

  谈到儿子的趣事,葛菲说:十运会的时候,带他去参加开幕式,当时也有很多记者采访,第二天看报纸的时候,有很多他爸爸的照片,没有他的,他在家急得直嚷:怎么没有我啊。小记者费思琦很神秘的建议葛菲说:“葛菲阿姨,你知道你儿子以后最适合当什么吗?”“什么?”“电影明星。”“因为他很会摆POSE。”听到小记者对文骏这样的建议,葛菲哈哈大笑,说:考虑一下这个建议。看看是不是以后让他当明星呢。”

  当记者问葛菲,有没考虑让儿子继承他们的羽毛球事业,葛菲说:“这要看孩子的自己爱好了,不过文骏从小确实很有体育天赋,2岁学打网球,就有模有样了。今年暑假准备让他学习游泳,先让他什么方面都学一点,具体以后的发展看他自己的爱好了。”

  一碗面条难倒两个冠军

  除了儿子孙文骏,葛菲说起老公孙俊来也很开心。这对在球场上所向披靡的“神雕侠侣”,在家庭生活中竟然会被做一碗面条而难倒。葛菲说,自己10岁就到了南京练羽毛球,从小吃食堂,一个碗加一个勺子,差点连筷子都不会用了。她觉着,这一辈子都不会做饭也挺遗憾的。

  不会做饭让两个世界冠军闹了笑话。有一次夫妻俩在家尝试着做碗面条,结果两个人为了先下放哪个调料而争吵起来,谁都不服谁,声音还很大,被对面一户人家的保姆看到了,朝他们笑开了。两人顿时觉得好丢脸,葛菲连忙示意,轻点轻点,关上窗子。

  其实,孙俊当运动员那会儿还挺“贤惠”,他曾经最得意的就是在葛菲面前做一手像样的饭菜因为在孙俊家,爷爷、爸爸都是做饭的主力,如今,老孙家的这一“光荣传统”怎么就被孙俊搞丢了呢?

  不过,打从和葛菲谈恋爱起,孙俊的另一项“光荣传统”到现在都没丢,那就是每逢节日都不忘给老婆送花送礼物。葛菲20岁生日那天,孙俊送给她第一份礼物??一只长着很多脚的丑丑的毛毛虫玩具如今还保留着,之后的十几年里,孙俊常常因为不知道送什么而发愁,能想到的创意都用光了。

  今年的5月8日是孙俊和葛菲结婚5周年纪念日,那天孙俊正好带着羽毛球队去秦皇岛打比赛,葛菲也没特别在意。没想到,上了火车后,孙俊给葛菲打来电话说,老婆,结婚纪念日快乐。

  做行政做出了白头发

  从国家队退役后,葛菲和孙俊都进了南京体院工作,孙俊在省队当教练,葛菲任训练处处长。在外头,孙俊经常开玩笑称“葛菲是我领导”。那么在家里,谁是谁的领导呢?葛菲笑着说:“这都是他开玩笑说的,在家里,我们挺民主,相互尊重对方的意见。至于家庭分工嘛,谁在南京谁就管得多一点。他每个月都带队出去比赛,我也经常出差,我妈妈在家比较辛苦。”

  今年年初,葛菲到南京市体育局挂职锻炼,任局长助理。当了官,葛菲丝毫没有官架子,倒是觉得压力特别大。“刚上任的时候长了好多白头发,朋友看到我都说,哟,你看起来好像老了好多。”葛菲说,以前只跟竞技体育打交道,如今要全方位了解南京体育事业的发展和整体规划,要学习的东西很多。“好在领导和同事们都很支持我,工作逐渐顺手了,孙俊也经常跟我聊工作上的事情,他希望我能心情愉快的工作。”

  除了领导和家人的帮助,葛菲还有一群“智囊团”??她在党校学习期间的同班同学。刚入学那会儿,班里的同学看到名单都不敢相信,去问班主任,这个葛菲就是那个奥运冠军葛菲吗?“我在班里最小,年龄最大的同学比我大18岁,最小的也比我大5岁,刚开始我想,跟他们能有什么共同语言呢。没想到毕业时,全班37个同学感情好得像一家人,彼此都称呼‘姐啊’、‘哥啊’。”毕业了大家也时常聚会,有时帮葛菲出谋划策,“他们都是要求上进的人,有丰富的阅历,给我的工作提出很多中肯的建议。”

  从没看过奥运开幕式

  虽然拿过2届奥运冠军,但葛菲从来没有在开幕式上看过现场点燃奥运圣火。1996年,中国运动健儿们穿着统一的制服奔赴亚特兰大奥运会,不料,葛菲脚后跟被皮鞋磨出了水泡,穿上球鞋也很疼,为了防止发炎感染,团部特批葛菲可以穿拖鞋在奥运村走动。运动员们参加奥运开幕式,通常要提前进场,一站就是几个小时。葛菲作为“重点保护对象”自然没去参加开幕式,只在团部的电视里看了现场直播。

  就在几天后的比赛中,葛菲、顾俊首次问鼎羽毛球奥运女双冠军。4年后再次参加奥运会,葛菲想,第一次没去看开幕式拿了冠军,这次还是不要去了吧,结果真的又拿了冠军。2008年奥运在北京,退役的葛菲终于有机会去现场亲眼看一看奥运圣火点燃仪式了。

  虽然结束了运动员生涯,但葛菲对着运动赛场还是有深厚的感情,“也许将来我还可以去当教练,把自己的经验教给年轻的运动员,把他们送进国家队。”以前在体院工作时,葛菲每天都会到羽毛球队里去转转。“队员们跟我关系很好,我跟他们一起聊天,他们还会跟我说生活中的一些事情。我回头告诉孙俊说,你不知道吧。他就会说,真有这回事情啊!”

  在工作之余有限的闲暇时间,葛菲喜欢逛街购物。孙俊不太喜欢买衣服,都交给葛菲来打理了。葛菲也曾计划着学游泳、打网球,可总是抽不出时间来。此外,她还要充电学习,“从内心讲,我是想要很用功的,但从时间上来讲确实说不准的。但是,我还算是认真的吧,只要我有时间,就尽量学习。”晨报记者 梁琪 孙璐

  

(责任编辑:dudu)

用户: 匿名发表: 匿名发表:

*用搜狗拼音输入法发帖子,体验更流畅的中文输入>>

设为辩论话题 

精彩推荐

奥运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