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lenovo奥运频道-搜狐奥运

李宗伟:北京奥运之后就退役 17岁时就看好林丹

http://2008.sohu.com 2007年07月12日05:11 四川新闻网-成都日报

我来说两句
  四川新闻网-成都日报讯 :

  作为中国羽毛球队的主要对手,他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作为马来西亚队的头号主力,他时刻都在想念着中国恩师李矛;作为一个只有25岁的世界顶尖高手,他已经盘算着在2008年之后激流勇退……他就是李宗伟。
前天晚上,根据事先的约定,记者在成都银河王朝大酒店咖啡厅里,与马来西亚名将李宗伟进行了长时间的交流,生性腼腆的他有问必答。

  祖籍福建能讲流利汉语

  采访之前,记者一度为翻译的问题而烦恼,但坐下来跟李宗伟开聊时,才发现他的汉语讲得很流利。李宗伟说:“我从小就会说中国话,现在除了会讲马来语、英语,还会讲普通话、广东话和福建话。”

  很长一段时间,中国媒体习惯性地将他写成“李崇伟”,面对记者对他是否改了名字的疑问,李宗伟笑着说:“我的名字一直都是"李宗伟",不知道为什么你们会把我写成"李崇伟"。”李宗伟是马来西亚华裔,所以家里人都会讲中国话。李宗伟家里至今还保留着一些中国的传统习俗,“我们那里也会过春节,也是初一开始,不过只过三天。”

  李宗伟在中国有很多朋友,这次他在成都用的手机卡就是中国队队员魏轶力帮他买的。等打完比赛,中国队的朋友们还要请他去吃火锅,他期待了很久。李宗伟说:“听说成都的火锅很好吃,比赛完了就可以大胆地吃了。”

  17岁时我就看好林丹

  李宗伟并非从小就开始打羽毛球。“我从小是练篮球的,8岁开始,打前锋,水平也不错,后来进了州队,相当于你们的省队。”李宗伟不紧不慢地说。12岁那年,“我父母觉得我打篮球太苦了,就不让我继续打了。”

  李宗伟的父亲喜欢打羽毛球。一次他和父亲去当地俱乐部打球时,被一个羽毛球教练相中。李宗伟成才的故事有些俗套,但不同的是他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进了州队,并被国家队看上,在进国家队三个月后就拿到了全国冠军。

  “中国队的队员都是我的对手,但最难对付的还是林丹。”实际上,早在李宗伟17岁时,他就曾与林丹交过手。“那一年亚锦赛,我在决赛中输给了林丹。”李宗伟第二次见到林丹,是在当年的一次军体比赛中,当时还没成名的林丹代表八一队去马来西亚参赛并拿了冠军。李宗伟说:“那时我就觉得林丹以后会不得了。”李宗伟不曾想到,就是这个林丹,会成为他职业生涯中的最大对手。

  李矛就像父亲一样对我

  李宗伟说,他的羽毛球生涯中,三个男人对他产生了重要影响。第一个是他的父亲,父亲把他带上了羽毛球的道路。第二个人是吉隆坡当地的一名爱好羽毛球的富商,“我很小就从槟城到了吉隆坡,没有亲人,这个富商鼓励我并在经济上帮助我。”而第三个人就是中国教练李矛。在李矛2005年到马来西亚队执教之前,李宗伟只能说是一个高手,但还不能算顶尖高手,在李矛去了之后,李宗伟一度排名男单世界第一。

  “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教练,他就像父亲一样对我。如果他回到中国,中国的男单或者女单可能会更强。”李宗伟说,他可能并不清楚李矛与中国羽毛球队的瓜葛,但他知道李矛是一个非常好的教练。“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回中国当教练,但他后来去了韩国,走得很突然。”李宗伟直到现在都还为李矛的离去而难过,“李矛走了,我觉得非常可惜,他的东西我才学了一半。”

  退役之后想做生意

  “2008年奥运会之后,我就想退役了。你们肯定感到很惊讶,因为我还很年轻。但我真的觉得累。我要面对的是整个中国队。就像去年的澳门公开赛,我赢了鲍春来,赢了陈金,接着又要碰林丹,每次比赛我都在中国队的包围中。”这番话表明了他职业生涯深深的无奈,强大的中国队是李宗伟运动生涯中无法绕开的障碍,于是他只好选择离开。

  17岁离家后,李宗伟每年只有过年才回家一次,“我很想家,想陪在家人身边。在马来西亚,打8年羽毛球已经算是很长了。退役后,我想回老家去做一些小生意。”

  因为打球,李宗伟一直没有谈恋爱。他的队友钟腾福正在与中国队的张洁雯谈恋爱,记者问他是否也会找一个中国队员时,腼腆的李宗伟脸红了,“我不想找一个打羽毛球的。”

  陈宏出局 陶菲克引发争议

  昨天,2007年中英人寿羽毛球大师赛进行了首轮争夺。中国选手表现各异,其中张宁、鲍春来以及郑波/高崚均苦战三局后才取胜;林丹、谢杏芳则双双完胜各自对手;而“个体户”陈宏、卫冕冠军陈金和小将朱琳则首轮出局。

  陶菲克无疑是昨天的焦点人物。在男单首轮比赛中,陶菲克遭遇丹麦选手佩尔松。双方前两局战成1∶1,在第三局战至15∶12时,陶菲克的一个杀球被边裁喊了“出界”。此时,陶菲克上前与裁判理论,三言两语外加一通比划之后,裁判当即改判,比分变为16∶12。但裁判的改判却令佩尔松十分不满。双方就这个球是否出界争执不下,比赛也因此中断。最终,主裁判维持了“界内”的判决,陶菲克最终以2∶1赢得了比赛的胜利。

  “太不公平了!”赛后,一名丹麦队的官员非常不满。而此时,陶菲克正处于媒体的包围之中。面对那个有争议的判罚,陶菲克的回答非常狡猾:“我只是提出了我的异议。”

  采访手记

  一生的对手 一生的朋友

  去银河王朝酒店的路上,记者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闪进了路边的商场——那不就是李宗伟吗?

  电梯里,李宗伟不好意思地对记者笑了,因为刚才他在翻译的带领下“偷嘴”去了。25岁的他有两大爱好:逛商场买衣服和吃好吃的东西。虽然第二天就要比赛了,但马来西亚队却并不紧张,全队都出去玩了,因为要接受记者的采访,李宗伟还是第一个赶回来的。

  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祖籍又是福建,但李宗伟认定自己是地道的马来西亚人。李宗伟为中国人所熟悉,是因为羽毛球这项运动。在中国羽毛球队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席卷各项比赛的冠军时,也正是他和陶菲克、盖德等少数几个人还在向强大的中国男单攻击群发起挑战。自17岁时首次和世界头号男单林丹交手以来,8年时间过去了,李宗伟已经记不清到底和中国队队员交手了多少次。

  50多分钟的交谈,李宗伟丝毫没有流露出任何对中国队员的“恨意”。在把林丹、鲍春来和陈金等人视为对手的同时,他也将他们当作朋友,中国羽毛球队去马来西亚比赛时,很多队员都会找到李宗伟,狠狠地“敲”他一把,反之李宗伟到中国来之后也一样。感觉这和围棋高手间的惺惺相惜有点类似——一生最大的对手也是你一生最好的朋友。

  李宗伟想退役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是个节点,成绩好的话他也许会留下,成绩不好的话他就将非常潇洒地离开。他退役的计划似乎太早了。或许,随着李宗伟、陶菲克和盖德的离开,失去了强敌的中国羽毛球队真的会独孤求败,这是羽毛球运动的悲哀,也是中国羽毛球的悲哀。没有了强大对手的挑战,或许真的要像李永波说的那样,“中国羽毛球队就该解散了,可以去为人民服务了”。

  尊重和善待我们那越来越少的对手吧,中国羽毛球。

  本组稿件由记者 胡锐凯 陈浩 采写

(责任编辑:海盗)

用户: 匿名发表: 匿名发表:

*用搜狗拼音输入法发帖子,体验更流畅的中文输入>>

设为辩论话题 

精彩推荐

奥运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