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lenovo奥运频道-搜狐奥运

许海峰看淡零的突破 奥运会望现代五项再创辉煌

http://2008.sohu.com 2007年08月10日13:48 中安在线-安徽商报

我来说两句
图为中国射击队“神枪手”许海峰
图为中国射击队“神枪手”许海峰

  许海峰应该算是一个真实而又认真的人。跟他约专访,他总会边自己分析什么时候有空,然后嘴里冒出一些三个字三个字的粗口。

  许海峰也应该算是一个有趣而不落伍的人。他给自己手机录的语音信箱,一字一句中带着一股跟他平时不一样的感觉,并且他还知道网络电话怎么打。

  这位让中国奥运实现金牌零的突破的神枪手,在被媒体普遍描述为“贬”到自行车击剑中心去做一位“闲人”后,似乎并不太在意。每天开车到单位,来到自己并不豪华的办公室,坐在和国家领导人的合影像框下,对记者嘟囔:“零的突破,我都说腻了!”

  荣耀

  “零的突破”带来的是压力

  许海峰说腻了的日子,是1984年7月29日。

在很多资料上都写着“1984年7月29日是中国奥运史上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在第23届奥运会洛杉矶郊外的普拉多射击赛场上,升起了鲜艳的五星红旗,奏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许海峰获得男子自选手枪60发射击冠军,成为洛杉矶奥运会首枚金牌得主。同时他也成为中国历史上的首位奥运会冠军,打破了中国奥运史上金牌‘零’的纪录。”

  “其实,当年零的突破,在后来的工作中带给自己的都是压力,主要是名气给自己造成了一些影响。”许海峰说。中国历届奥运冠军里多年不倒的常青树,许海峰是最“青”的一棵。但他并无丝毫兴奋,“这些年我被问得最多的问题,就是关于这个冠军,每年我都要说无数遍。当然,这肯定带给了我很多东西,包括到现在大家还把我当明星,比如要我签名合影之类的,我也觉得很光荣,但确实,它也给我带来了一些我不想要的东西。”

  许海峰本人对这块金牌的态度是,既来之则安之,不过他说自己其实很清楚这块金牌跟别人的没啥不同。他说:“事实上,我自己也清楚,我只是时机比较好,正好拿的金牌是那届奥运会的第一块,又是中国的第一块,假如换成别人的项目,那今天这个荣誉就是别人的。”许海峰尽管现在成为了管理层,但出席外界活动时,他最多的头衔仍然是中国第一位奥运冠军:“我要有一点事儿,还会是这个头衔给我带来的‘关注度’。”他苦笑着说,但显得很平静。

  沉浮

  荣辱都是别人说的

  许海峰的人生,媒体都喜欢用 “沉浮”来形容。

  他自称的“训练不刻苦”,加上巨大荣誉的影响,让他在后面的两届奥运会上都没再延续金牌梦,这是他的第一次沉;他退役后开始当教练,先后培养出了李对红和陶璐娜等奥运冠军,成为金牌教练,这是他的浮。随后因为坚持让状态低迷的弟子陶璐娜去雅典,丢掉了雅典的夺金重点项目女子10米气手枪,回来后被从射击中心调到了冷门项目的自行车击剑中心,分管的还是更冷门的现代五项!这是他的又一次沉。

  当然,许海峰是不承认这种说法的:“什么人生的沉浮?外界爱怎么说怎么说去,不能说我一定要去理睬外界的想法,真的一天到晚听他们怎么说,那我工作就别干了。”

  不承认这种说法,许海峰一直坚持认为自己在射击中心干得还不错:“到现在大家还关注我,并不仅仅是因为零的突破,更主要的是我夺冠后还在这个行当内,而且也还做出过成绩,如果我拿到金牌之后就干别的去了,用不了多久我也会被遗忘。”

  对于离开从事了这么久的射击中心,许海峰很坦率地说,不是跟王义夫有矛盾:“假如那时不调我走,我也知道教练肯定是不干了,我已经推荐了王义夫做总教练,我想继续做中心副主任,分管射击。有人猜我走是因为跟他关系不和,但事实上我们连架都没吵过,我对他没有什么不好的看法。离开射击队我当时确实是很矛盾,但现在没有了。”

  现在的许海峰,自称过得很轻松。没有当射击队总教练那会儿忙了,每天开车上下班,目前倒计时一周年的庆典有很多活动,他才忙了许多,“有一堆的事儿等着,要去这里参加活动,到那里参加活动的”,“平时还行,像以前根本没时间接受采访,现在就可以,专门抽时间,一上午接待四个采访。”

  奥运

  刚刚接手现代五项

  刚刚上任,上海的钱震华就拿到了这个中国超级冷门的弱项的世锦赛冠军,这让许海峰“挺兴奋的”。

  “我刚来时,大家都说,啊,你怎么怎么厉害,我就客气地说,那都是过去了,现在新的岗位新的职责,我还不太了解,大家要给我提意见,”许海峰告诉记者,“但大家还是没太多意见,那我只能自己下工夫来了解这个项目,确实是下了一番苦功的。”

  记者问他对现在自己的工作状态能打几分,他回避了这个问题,说:“做十年教练,都不敢保证说他一定了解这个项目,何况我只是一个管理者。不过,我知道的是,现在自己了解一些了,应该说,是按照我自己的计划在进展。”

  “现在就是备战奥运会,是一个关键时期。现代五项虽然拿了世界冠军,但是跟世界先进水平相比还是有差距的。而且这种比赛,原先我们就不好,偶然性又大,所以,不是我想怎样就怎样的,争取奥运会上能有个好结果吧。”许海峰开始和别的中心领导一样,避重就轻地回答问题,这时候,他又恢复了狡黠的一面,“没有目标,就是争取最好成绩……其实是内部有目标,但怎么能告诉你?”

  许海峰现在和记者喜欢谈现代五项,远超过对射击的回忆:“我做运动员时很辉煌,做教练也很辉煌,做总教练还是很辉煌的,我希望做下面的工作照样能做好。”

  许海峰又是那种淡淡的口吻,配合淡淡的微笑:“我有个笨算法,我们五个项目,射击、击剑、游泳、马术、跑步,我把每个项目最好的组合起来,不就肯定是世界冠军了?信心,就是自己给自己送来的!” (本报北京专电特约记者陈宏)

(责任编辑:海盗)

用户: 匿名发表: 匿名发表:

*用搜狗拼音输入法发帖子,体验更流畅的中文输入>>

设为辩论话题 

精彩推荐

奥运图库